兩棲裝甲車班長房建立︰告別戰車時,他用油污大手掩面痛哭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孫偉帥責任編輯︰袁帆
2017-11-29 10:13

新時代新擔當•走近三軍平凡戰位人物系列之二︰

東部戰區陸軍某合成旅

兩棲裝甲車班長房建立——

告別戰車時,他用油污大手掩面痛哭

■中國軍網記者 孫偉帥

眼眶一紅,淚水突然涌了出來。顧不得手上還沾有油污,他連忙雙手掩面。

這一刻,兩棲裝甲車班長房建立的情感大壩決堤了。心中積蓄已久的傷感之情,如洪水般傾瀉而出。

這一刻,四周的空氣似乎凝固了。老班長的哽咽之聲,讓在場的戰友心頭一顫。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在訓練場上斷過腿、掉過皮,哼都沒哼的鐵打漢子哭了,哭得如此傷心。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再過15天,老班長房建立就要和他心愛的兄弟——兩棲裝甲戰車說再見了,“這一別,不知何時再相見”。

陪伴戰車兄弟的最後15天,也是他16年軍旅生涯的最後15天。

戰車兄弟,春風十里不如你!猶如一份刻骨銘心的甜蜜愛情,到了不得不分手離別的時候,誰能忍得住心中揮不去的悲傷?

房建立與他的戰車兄弟“廝守相伴”走過13年,2017年11月15日這一天,也許是他最後一次給他的戰車兄弟做護理保養。在我的再三請求下,老班長允許我臨時客串他的助手。

離別時刻越近,人們越容易回憶起甜蜜的開始。房建立與戰車兄弟的“情緣”故事頗有些傳奇色彩,他軍旅生涯的成長歷程就是現實版的“許三多”。

“你肯定猜不到,我之前在部隊是養豬的。”站在裝甲車庫的門前,房建立一邊抬起卷簾門,一邊笑呵呵地對我說。

 當!卷簾門被抬起,一股濃烈的柴油味撲鼻而來,一輛輛外型嶄新的兩棲裝甲戰車躍入眼簾。

卷簾門開啟的一剎那,房建立記憶的“閘門”也隨之打開了。

新兵訓練,意外骨折,他躺進了醫院。出院之後,因身體原因,他被分到某農場去養豬。

“開始我也鬧情緒,憑什麼讓我去養豬?後來想通了,養豬就養豬,我也要干出點動靜來,不能給自己丟臉。”房建立頗有些驕傲地回憶。

大年三十那天,大伙都在屋子里“貓冬”過節。房建立和往常一樣,端起飼料盆往豬圈走。

遠處,傳來一聲聲爆竹聲,空氣里彌漫著節日的味道。一年前的這個時候,還是新兵的他得到了“最珍貴的三分鐘”——給家里打電話。電話一接通,听到了母親的聲音︰“喂——”房建立剛張開嘴巴,還沒說一個字,就品嘗到了淚水的咸。“那天啥都沒說,就在電話里哭了三分鐘。”

一年後,房建立長大了,成為連隊有作為的“豬倌”。看著自己養的豬一頭頭膘肥體壯,心里“老有成就感”了。

當房建立咧著嘴對自己養的豬樂呵時,背後忽然有人說話︰“小伙子,大過年的怎麼不在屋歇著啊?”

一回頭,發現是團長,房建立大聲回答︰“報告首長,過節了,必須先讓豬吃好!”

團長一听,哈哈大笑。隨後,寒風里房建立跟團長聊起了自己的“養豬經”。

這次偶遇,讓團長看到了一名肯吃苦願鑽研的好戰士,房建立的軍旅成長軌跡由此改變——團長回去後,安排他過完年去學戰車駕駛。

再次回到連隊,房建立沒有辜負團長期望,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考核,成為工兵連的一名班長。從此,他與他的戰車兄弟結緣。

那一年是2004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