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軍旅∣會唱《天仙配》的“書法家”

來源︰老兵e家微信公眾號作者︰湯紅星責任編輯︰袁帆
2018-05-28 15:24

那年冬天,我從江蘇入伍來到山西大同,下了火車爬上部隊接兵的大卡車,塞北的寒風就一直在耳邊呼嘯。到部隊已經是深夜,新兵下車到操場集合。我和另外3個江蘇同鄉被分到指揮排,班長把我們帶到營部食堂,一人吃了一大碗牛肉面,一下子把我們的身體填得暖暖的。

指揮排的兩個新兵班住在兩大間緊挨的平房里,新兵班長一個姓余,一個姓秦,都是安徽人,還是同年兵,配合得非常默契,訓練時兩個班不分彼此,合二為一。課余時間,兩個班長常和我們在一起海闊天空地聊天,不過一到訓練場上,面孔就板起來,親切全無。一次,我們在雪地里站軍姿,寒風中我的清鼻涕都快滴下來了,可看著身前身後轉悠檢查的兩個班長,我愣是沒敢伸手去擦,任憑鼻涕在鼻尖結成了冰。後來我把此事寫到了訓練總結里,被新兵連連長張大民點名表揚。

記得一個周日的下午,余班長過來問我︰“湯紅星,元旦快要到了,你準備出什麼節目?”我報了書法和戲曲表演。大家讓我先露一手,我張嘴就來了一段黃梅戲《天仙配》,唱到女聲部分時,我幾乎是捏著嗓子尖聲“叫”完的,听得秦班長捂著肚子哈哈大笑︰“我的那個乖乖!這個‘殺傷力’太大,上戰場你可以不用帶槍,只要對著敵人唱上一段就行!”

不過,我對自己的書法更有信心。打小父親每年春節時都幫鄰居寫對聯,得空時也常教我練習。余班長從營部文書那里借來毛筆、宣紙和墨汁,我擺開架勢大筆一揮,寫下“軍魂”兩個大字。秦班長一把搶了過去︰“這個我得帶回家掛在牆上,等你成了書法家,可就值錢了!”

作者(後排左二)與戰友合影

一晃二十幾年過去了。不久前,在南京的新兵班戰友謝中堯打來電話,說余班長來南京旅游,讓我們另外3個江蘇戰友速速趕去南京相聚。一見到余班長,我們幾個人立刻擁抱在一起,那種戰友情無以言表。

聚餐之余,我非常想和秦班長說幾句話,余班長幫我接通了電話,手機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老湯,你怎麼到現在才想起我?你寫的那幅字我還一直掛在家里呢!”“對不起老班長,我沒能成為書法家。”“沒事!你有當作家的潛質,你那篇清鼻涕結冰的訓練體會,後來成了我們新兵團學習的典型事跡。”余班長在一旁對著手機喊︰“老秦,讓湯紅星再給你唱段《天仙配》怎麼樣?”手機里頓時傳來熟悉的哈哈大笑聲,我身旁也是歡笑聲一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