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 | 一位退伍老兵轉戰脫貧攻堅戰場的自述

來源︰中國國防報微信公眾號作者︰單森林責任編輯︰袁帆
2018-07-05 11:01

我是湖北省建始縣縣委宣傳部駐高坪鎮汪家槽村第一書記單森林,于1999年應征入伍,在空軍某部服役期間,獲得嘉獎10余次,榮獲三等功1次,2012年退出現役。自精準扶貧號角吹響後,我從保家衛國的戰場轉到扶貧攻堅的戰場。這為我人生的經歷增添了無限的精彩。

去年我的幫扶對象是汪家槽村的單仕胡、單仕斌。回想起第一次入戶的情景,至今記憶猶新。那天細雨朦朦,我走在一條崎嶇的小路,右邊是一大片荒蕪的水田,左邊是一條被洪水沖垮的河道,因為地處偏僻很少有生人過來,兩家人看到我顯得格外興奮。通過交流了解到,由于交通不便,他們賣豬都要找人幫忙抬出去;市場上別人賣七塊,他們賣六塊五,都沒人願意買。另外家門前的河溝也是一直存在的問題,2016年下大雨單仕斌的小孩在上學經過河溝時,一不小心掉到水里,差點就出大事。

從兩戶人家出來,我便立刻前往村委會找村干部核實情況。村書記說,2016年他們就做過工作,但兩家舍不得老屋,故土難離,不願意搬遷,再加上找不到合適的宅基地,這事就一直擱置著。思索一番後,我決定要做通兩家易遷的工作。當天晚上,我就聯系了單仕胡遠在深圳務工的兒子,請他幫忙給兩家戶主做工作。第二天中午,我利用周末時間,再次登門做工作。一直說到晚上,兩家人才勉強同意搬遷。此外,我還幫他們協調到了兩處宅基地。2017年10月兩家歡歡喜喜的搬進了新家,並參加了汪家槽村果品專業合作社種上了甜柿。

單森林為幫扶困難戶健全資料、講解國家政策

汪家槽村一面坡,地域狹長,特別是三組、四組距離村委會有8公里。為了迅速完成各項工作任務,我把自己的車開到了村里,供大家使用。今年我帶領尖刀班多次對全村198戶農戶進行走訪,召開群眾大會4次,召開屋場會20余次,健全了所有農戶的資料,並對所有農戶家庭情況一口清。

一組單興發2017年在外務工受傷後回到村里,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十分困難。得知情況後,我們通過今年的低保動態調整及時把他納入進去。類似的情況在汪家槽村還有五戶,全部都得到妥善解決。雖然汪家槽村于2017年整村出列,順利通過國評考核,但是我們尖刀班沒有放松對工作的要求。對每個農戶的困難和需求,我們都當成大事來解決。講到這,我眼前浮現出了一幅幅動人的畫面︰80高齡的貧困戶侯著學步履蹣跚,把自家的土雞蛋硬要送給幫扶責任人;隆冬時節,三組劉衍章拉著幫扶責任人的手,不去吃殺豬飯不讓走;老問題戶黎永福經常到尖刀班噓寒問暖。通過一年多的扶貧工作,我們和所有農戶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不過,在我心里最對不起的是我愛人和母親。我是今年1月結婚,2月就接到駐村工作的通知,父母和愛人都很不理解,為什麼單位那麼多人非要我來駐村。經過耐心地做工作,她們給予了理解與支持。

6月初,母親查出腫瘤,需要進行手術。父親和哥哥遠在青島務工一時趕不回來,嫂子要在家里照顧八十幾歲的奶奶和兩個幼小佷子,只有我愛人在醫院照顧母親。

6月3號我回建始陪母親做檢查時,母親用渴望的眼神看著我說︰“你是不是星期一要上去啊,做手術的時候要簽字,你有不有時間?”我知道母親的心思,但是沒辦法。因此我安慰她道︰“星期一村里要開會,脫不了身。我會讓小艷(我愛人)和雪蓮表妹來陪著您的。另外我已經問過醫生,說這是個小手術,您就放心吧!”話罷,我表哥當場就訓︰“你搞扶貧是大事,家里人都支持你,但是你媽做手術你不在這里合適嗎?你有幾個媽?”母親扭過頭悄悄的擦去了眼淚,我心里當時無比的難受。母親說︰“你去吧,莫影響了你的事,有她們在,你不用擔心”。

長達5個小時的手術結束後,我和愛人視頻連線,看到了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因疼痛而不停呻吟的母親,我只能大聲的說給她听“媽,手術很成功,我星期五下午下班了就回來陪您!”

單森林照顧臥病在床的母親

有母親和愛人的理解支持、尖刀班全體同志的並肩戰斗、村支兩委的密切配合,我會繼續發揚軍人“召之即來、來之即戰、戰之必勝”的優良作風,迎接一切困難和挑戰,圓滿完成各種任務,同全體鄉親一起把汪家槽村建設得更加美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