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海拔更高的是精神!老兵楊歡演繹雲端輝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金兵 郭紫陽責任編輯︰袁帆
2018-07-25 10:47

那次高原反應,死里逃生,老兵楊歡也曾萌生退伍的想法,但他說既然身著軍裝,再苦再難也要一往無前。因為,比海拔更高的是精神。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老兵楊歡

雲端輝煌

■王金兵 郭紫陽

“班長,快看!下雪了!”列兵劉利浩看到飛舞的雪花,頓時來了精神,忍不住驚呼起來。

“這才哪到哪呀!”領班員楊歡認真幫小劉整理著裝,思緒回到了他剛上山的那段日子,“那年六月天飛雪,營區門口的雪有半米多深……”

楊歡是武警青海總隊昆侖山隧道守護中隊一名上士。中隊駐地位于可可西里無人區,海拔4800多米,這里常年狂風暴雪,空氣含氧量僅有海平面一半,被人稱為“生命禁區”。

12年前,青藏鐵路全線通車,剛從湖北入伍的楊歡和36名戰友作為先遣隊,頂風冒雪來到昆侖山,成為了昆侖山隧道第一批執勤官兵。楊歡站的就是第一班哨,這是他一直掛在嘴邊、引以為傲的事。

那年入夏風雪交加,氣溫驟降到零下20多攝氏度。楊歡頂著風雪、一步一喘地拾級而上。哨位位于110 級台階上,大概相當于五六層樓的高度,平原上輕輕松松就爬上去,放到這高寒缺氧的昆侖山格外艱難。

3階、2階、1階……用了10多分鐘,楊歡終于爬了上來,打開哨位上的氧氣瓶,吸上氧氣,滿懷新鮮感,精神抖擻地走上哨位。

然而,新鮮是一時的,艱苦才是常態。建隊之初物質條件有限,尤其是遇上大雪封山,他們只能到河里鑿冰取水;給養難以送達,許久吃不上新鮮蔬菜,楊歡一度口腔潰瘍、指甲凹陷。

“無人區的人,個個都是神;無人區的兵,個個是精英。”楊歡常常默念中隊官兵編的順口溜,告訴自己一定要挺下來,堅持下去。

最難挨的還是高原反應,用楊歡自己的話說就是“簡直痛不欲生”。有一次,他由于劇烈的高原反應頭疼嘔吐、臉色發紫,情況十分危急。中隊立即安排車輛送他下山,可他卻死活不願上車︰“我能挺下來!我不當逃兵!”最後,戰友們硬是把他抬上了車。

雪山之巔,凡事都要“慢三拍”。可鐵道險情得不到及時排除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有一次,隧道西出口出現山體滑坡。緊急搶險中,一塊山石突然從山上滾落下來,正好砸在了楊歡的腳上。衛生員急忙上前包扎,他卻擺擺手︰“我沒事!搶險要緊!”險情排除了,他的鞋早已被鮮血染紅,襪子也被牢牢地粘在了傷口上,只能用剪刀剪開。

有人說,在昆侖山上躺著都是奉獻,可楊歡從沒有這樣想過。受傷後,他主動申請擔任生態溫室種植員,自學高原溫室蔬菜種植技術,光筆記就記了密密麻麻兩大本,把十幾種常見蔬菜的生活習性背得滾瓜爛熟。他還結合高原環境特點,改良了“季度輪作”技術,確保了蔬菜產量。痊愈後,又回到了領班員崗位。

寧讓生命透支,不讓使命欠賬。12年來,楊歡始終牢記忠誠奉獻的錚錚誓言,用“苦礪精兵”為自己的青春注解,榮立三等功1次,培養出20余名帶兵骨干,其中有3人考學提干、15人立功入黨,2015年,他所帶的班榮立集體三等功。

“那年我來到昆侖山下,當兵走上雲端哨卡;青春的浪漫在雪絨花前,士兵的風流在關山月下……”要是你有機會來到雪山之巔,听楊歡深情唱起這首《雲端哨卡》,你的內心一定會頓時變得豪放透亮。

(圖片攝影︰溫杰鋒)

心聲 

比海拔更高的是精神

■楊 歡

那次高原反應,死里逃生,我也曾萌生退伍的想法,但既然身著軍裝,再苦再難也要一往無前。因為,比海拔更高的是精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