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堅守|一名老兵和一座展館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何勇 胡婧怡責任編輯︰袁帆
2018-08-10 10:49

原沈陽軍區退役大校徐文濤籌建軍區後勤史館,13年義務講解千余場——

一名老兵和一座展館

徐文濤在為孩子們講述紅色歷史。資料照片

手機響了,徐文濤收到一條短信。

“您真正起到了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退休後仍作奉獻,為我們樹立了榜樣!”發短信的是一名老黨員。13年來,這樣的短信徐文濤收到過很多。

今年67歲的原沈陽軍區後勤史館館長徐文濤,曾是軍區聯勤部師級干部。2004年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後,他一手籌建後勤史館,自2006年開館以來講解1500余場次。

以史育人,徐文濤以一名共產黨員的責任感、使命感,感動影響著遼沈大地千千萬萬黨員群眾。

篳路藍縷,籌建史館

一座軍史館就是一所學校,一件文物就是一個故事,一個人物就是一本書

2004年,原聯勤部機關食堂3500平方米場地的鑰匙,交到了徐文濤手里。

當年11月,徐文濤主動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接受建館任務。別人說他傻,可徐文濤不以為然︰“黨和軍隊不是一步走到今天的,丟掉歷史,就丟掉了魂。建史館,我覺得值!”

從零開始,徐文濤白天走訪老干部、調查研究、搜集文物,夜間讀書思考、撰寫布展大綱。一個人既當館長又當編輯,既是設計師、工程師,又是文物征集員。

2006年,一則“老漢有樁心事,給歷史文物找個家”的消息吸引了正在籌館的徐文濤。消息說,一名退休工人的父親在1945年冒著生命危險,為我黨存放5斤彈藥。彈藥取走時留下的11張收條,60多年沒扔。徐文濤當即找到對方聯系方式,比全省14個檔案館早一天拿到了收條。

他曾為查證1945年我軍接收日軍532倉庫的準確位置詢問了幾百人,跑了50多家軍內外展館。一段短短四五十字的內容,背後可能是幾十萬字的文獻積累……

在徐文濤努力下,僅用一年半時間,就擁有2個綜合展廳、6個專業展館、近1000件文物、2000余張照片、5萬余字講解詞的沈陽軍區後勤史館,就呈現在人們面前。徐文濤如燕子銜泥般,壘起自東北人民自治軍總後勤部成立以來60余年的風雨歷程,從軍隊後勤保障的角度,展示了整個東北地區黨政軍民團結奮斗、解放東北,以及和平時期戰勝各種自然災害、促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艱苦歷程和輝煌業績。

“一座軍史館就是一所學校,一件文物就是一個故事,一個人物就是一本書。”徐文濤說。

用心講史,感染觀眾

感動一個人,就能感動一個家庭;講好紅色故事,才能入腦入心

“林羅劉︰廿日十五時電悉。你們可以位于錦州、打虎山、營口等地之五個縱隊于廿三日出發,取捷徑夜行曉宿蔭蔽迅速行進……”7月2日上午,沈陽和平區126中學數十名黨員教師到史館組織黨日活動。像往常一樣,講到解放戰爭,徐文濤總要用力地、深情地背誦一段毛主席指揮平津戰役時的電報。

他的嗓音有些沙啞,音調也不如往常那般慷慨激昂、鏗鏘有力。細心的126中學黨總支書記陳玉娟發現,徐文濤的衣服底下藏著一個尿袋。

“七一”前後,來參觀的人數激增。徐文濤因勞累突發前列腺炎,多次發生尿瀦留,需要住院治療。曾經擔任沈陽軍區202醫院副院長的徐文濤,當然知道休息對于治療突發性尿瀦留的重要性,可他對提前約好的講解從不缺席,更舍不得讓後勤史館在“七一”前後這一時期休館。于是他就帶著尿袋,忍著劇痛講解。

史館入口處有一本記錄參觀人員的筆記,自2006年8月開館以來,從上百人團體到單人游客,徐文濤“零拒絕”。平均每場2個多小時的講解,听者站得腰酸背痛,徐文濤始終精神飽滿。有老同事勸他︰“這麼大年紀了,領導來你親自講講,一般參觀者來就讓別人講吧。”徐文濤卻說︰“感動一個人,就能感動一個家庭;感動一個領導,就能感動一個單位!”

退役上校高建明受徐文濤感染,義務來史館做副館長,曾任沈陽軍區司令部情報處長的他,對徐文濤的講解心生嘆服︰“歷史故事很多人都能講出來,但真正像老徐那樣講得入腦入心,讓人熱淚盈眶,確實不容易。”

針對不同人群,徐文濤每次都進行再創作,調整講解內容、角度。“讓青少年學生一跨進史館,就更珍惜幸福生活、決心報效祖國;讓戰士一跨進史館,就立志愛崗敬業、獻身國防;讓老同志一跨進史館,就能重燃青春激情。”徐文濤說。

13年堅守,示範帶動

知史才能愛黨愛國,信仰不能缺失,紅色基因要代代相傳

“我們的紅色基因要代代相傳。知史才能愛黨,知史才能愛國。”這是徐文濤一直堅守、堅持的信念。

2015年,因為軍隊體制改革,原沈陽軍區聯勤部撤銷,後勤史館沒了編制,也沒了經費保障,只有徐文濤每天都在。13年來,後勤史館先後獲得遼寧省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國家國防教育示範基地等多項榮譽。前不久,沈陽市和平區委為後勤史館掛牌“紅色基因講習所”,計劃組織全區4萬名黨員干部參觀,接受教育。

“6月26日掛牌當天,區委常委都來這里上了一堂黨課。順勢而為,盡力而為,擔當敢為,徐館長就是我們黨員身邊的榜樣。”和平區委組織部部長趙中軍說,“現實是平面的,歷史是立體的,觸動心靈的感動能記住一輩子。”

在徐文濤看來,最大的財富就是無數參觀者的感動。“後勤史館給了我們一個平台,讓孩子們明白英雄從未褪色,英雄就在身邊。”參觀者王清清和上四年級的兒子一起參觀史館,兒子從此就樹立了自己崇拜的偶像,還自己整理寫出了《我心目中的英雄徐文濤爺爺》。

“傳承紅色基因是興黨之本、興國之要。”徐文濤認為,人們從來不缺少對紅色歷史的興趣,只是不少講解者缺乏紅色基因的魅力,“紅色展館要有紅色後人。現在許多講解教育把大道理講成空道理,實道理講成虛道理;我要把大道理講成實道理,把實道理講進群眾心坎里。”

徐文濤的家國情懷感染了一批志願者,從小學生到退休干部,他們義務加入到建設、宣傳史館的隊伍。盛海英是一位“00後”孩子的媽媽,為了孩子的教育加入志願者隊伍,“如果我們的孩子毫無國防意識、毫無危機意識、毫無英雄意識,將來何以保家衛國?”如今,後勤史館的紅色志願者已超過500人,網上相關文章點擊量過萬。

“我幾乎放棄了所有周末和節假日,但我是快樂的。我想用畢生之力,激活更多人的信仰,點燃更多人心底的火種,一起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添磚加瓦。”徐文濤說,“我更在乎其中的人生價值。”

(《人民日報》2018年07月31日06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