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兵三個半小時爬完一線天!讓人感動的還有更多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卜金寶責任編輯︰袁帆
2018-08-14 11:48

8月上旬,我陪老教導員郭洪臣到著名風景區嶂石岩。這里層巒疊嶂,危崖絕壁,溝谷縱橫,叢林茂盛,是避暑的好去處。8月9日,八旬老領導攜78歲的老伴一鼓作氣攀登險峻陡峭的一線天,共計12000步,歷時3個半小時。當地人稱,還沒有听說有如此高齡的老人全程爬完一線天。有戰友將此曬在朋友圈,引來一片叫好聲。曾任8年團長的老營長楊富亮充滿深情地贊嘆當年的老搭檔︰郭教導員,您是最棒的!

郭教導員夫婦(右4、右2)登山途中,在山里擺攤的岳師傅(右3)驚嘆︰還沒有八旬老人全程爬山的!

7月19日至22日,原陸軍30師90團一營部戰友在呼和浩特相會。時任教導員郭洪臣、營長楊富亮等領導,以及在營部工作過的干部戰士參加。分別30多年的戰友回憶懷揣夢想的青春歲月,追尋戍邊衛國的軍旅足跡,皆感慨萬千。同年入伍的鄉友安栓柱在電話里特意告訴我,老教導員還像當年那樣,聲音洪亮,腰板挺直,一身軍人氣質。

英姿勃發的少尉排長郭洪臣。

我1976年曾在營部當戰士,後來在一連當班長、排長,受諸位營首長的關照和幫助,特別是郭教導員鼓勵我訓練執勤之余多讀書,使我受益終生。1979年底我離開一營,任團政治處組織干事、二營四連副指導員、炮兵營火箭炮連指導員,郭教導員到團里任政治處主任、副政委,多次給我傳授帶兵經驗,彼此結下很深的友誼。1983年,我調任師政治部組織科干事,郭教導員在團副政委崗位上轉業到鞍山,我們的聯系就中斷了。

90團的好多老人相聚,都念叨郭教導員,敬佩他的品格和為人,也在通過各種途徑尋找這位德高望重的老領導,均無果。原來,郭教導員1983年轉業回鞍山,在棉染分廠、合成縴維廠任總支書記、紀委書記。1989年隨著企業改制,他脫離體制,開始了悄無聲息的平民生活。直到去年夏天,郭教導員任軍務股長時的保密員姚允強(內蒙古安全廳退休干部)、任團政治處主任時的二營營長吳斌(沈陽市公安局退休干部)等同志終于獲得他的確切信息,並在第一時間分別從呼和浩特和沈陽趕到鞍山看望。至此,潛伏30多年的老領導再次進入90團老同志的視野。

郭教導員夫婦登山途中。

這次戰友聚會,郭教導員離開呼和浩特後,攜老伴來京看我。恰逢北京最悶熱的時節。愛人給我出主意,陪老領導到張家口懷來黃龍山莊、石家莊嶂石岩風景區游玩,那里氣候宜人,既可避暑,還可陪首長暢聊。

于是,有了我與老領導的10天相聚。

期間,郭教導員和老伴觀光、爬山、采風。他們興致極高,和我談家庭,聊社會,悟人生,在大自然中享受快樂的時光。

相聚雖然只有短短10天,我卻深深地被感動,以至于幾個夜里失眠。

豁達淡定。郭教導員1958年2月入伍,先在大連炮兵7師防化連服役,第二年當副班長,第三年當班長、代理排長,不久被選送到內蒙古軍區干部學校深造,畢業後被分配到內蒙古軍區老三團(90團的前身),任參謀、連長,後任團軍務股長、一營教導員、師軍務科長、團政治處主任、副政委,每個崗位上都盡職盡責,十分出色,曾三次榮立三等功。但他對于“上位”卻看得很淡。回到地方後,他也干得風生水起。後遇企業改制,亦毫無怨言,坦然面對。他對我說︰“我出身農民家庭,舊社會沒有鞋子穿,能有今天,足矣。”

酷愛科學。郭教導員小時候家里貧困,父母咬牙供他讀書至初中,那會兒已經算是有文化的了。他把部隊當作學校,無論在哪級任職,都十分注重學習。在地方因企業改制下崗後,他開闢了一個全新的領域,身居斗室,遨游書海,全身心投入對磁場的研究,常常寢食難安。2009年,他的長篇論文《基于磁場力的發動、發電機研究》分4次在《中國新技術新產品》刊出,引起業內人士關注。該刊加按語贊嘆︰“我們推崇郭洪臣先生的這種科學精神。”他的兩項發明“堅果破殼夾”“可伸縮高度的登高凳”獲國家專利。真可謂︰老驥伏櫪,壯心不已,痴迷科學,碩果累累。

郭教導員的論文刊于《中國新技術新產品》2009年18期。

笑對疾病。郭教導員早年在部隊工作時,因戰備執勤施工緊張,生活極不規律,身患胃病和心髒病。對此,他沒有絲毫的悲觀,而是遵守醫囑,堅持服中藥、做按摩以及各種鍛煉,至今他還很感激當年教他與疾病抗爭的團衛生隊軍醫胡守禮。幾十年來,他的身體狀況愈來愈好。這10天的日子,我和愛人天天陪他和老伴爬山。8月9日,攀登嶂石岩一線天返回山下時,偶遇原總參防化團的幾位老兵。他們得知郭教導員已經80歲高齡,紛紛伸出大拇指︰“太了不起了!”“堪稱奇跡!”“咱們當過兵的人就是不一樣!”郭教導員笑笑,淡淡地說︰“這還要感謝軍隊,是軍隊鍛煉了我的體質,磨煉了我的意志。”

(8月13日凌晨于北京家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