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鋒,在另一個“戰場”︰90歲老兵朱再保的公益之路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黃柳青 陳 顯 胡爾根 許 江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07 12:23

沖鋒,在另一個“戰場”

——90歲老兵朱再保的公益之路

■黃柳青 陳 顯 胡爾根 中國國防報記者 許 江

“只要我活著一天,就要對得起犧牲的戰友”

即使在遠離炮火硝煙的今天,走在繁華街道,亦或靜坐書房,朱再保的耳畔依舊隱約會響起地雷爆炸和子彈穿梭的聲音。那場發生在異國他鄉的戰爭,徹底改變了他對人生價值的理解。

“我6歲放牛,12歲做長工。那時家里窮,不得已借了很多債,可借一擔谷子要還三擔,感覺干一輩子也還不清。”朱再保的回憶帶著濃濃的湖南口音,一下子把思緒拉回到80多年前。

“解放後,家里的債都被免掉了,我心里對黨就有了一份深情。”朱再保說,為了報恩,1951年2月,已經任區團委書記的他瞞著家人和單位參軍入伍,走上了抗美援朝的戰場。

金城戰役中,朱再保所在部隊擔負排雷任務。戰斗打響後,朱再保與戰友們迎著炮火,奮不顧身。硝煙散盡,我軍取得了金城戰役的勝利,但朱再保身邊的很多戰友不幸踩到地雷壯烈犧牲,無緣品嘗勝利的喜悅,朱再保的右膝蓋骨也被炸傷。“撿回一條命”的朱再保望著寂靜的戰場,心中五味雜陳。他暗下決心,要替沒從戰場上回來的兄弟更有意義地活著,“只要我活著一天,就要對得起犧牲的戰友!”

1958年,朱再保離開戰場回到祖國。不曾想,又一場生死考驗襲來。1966年,朱再保被診斷為胃癌晚期,醫生預言他活不過5年。朱再保的軍旅報國夢因此終止,部隊將不到40歲的他安置在岳陽軍分區離職休養。

盡管被醫生“判了死刑”,但是歷經戰火洗禮的朱再保始終沒有忘記那句誓言︰“戰友們用生命完成使命,倒在了沖鋒的路上。如今我還活著,就不能枉過一天。”

然而,一個重病患者如何不枉度人生?又能作出多大的貢獻?朱再保並不計較貢獻的大小,而是在意自己能做什麼。當到處“找事做”的他發現住地附近一所中學的廁所不干淨時,就找來一把鐵鍬開始打掃,甚至接二連三地當起了打掃廁所的義工。

沒想到,這樣一次無心之舉,讓朱再保與學校結下了不解之緣。朱再保和學校師生逐漸熟絡起來,他發現自己可以給學生做拼音卡片,給他們講紅色故事。後來,他自薦成為該校的校外輔導員。幾年後,在愛國主義宣講中名聲在外的朱再保,受邀成為市區100多所中小學的校外輔導員、全市校外總輔導員。這一講,又是30多年。

“保護環境,我有‘參戰’的責任”

播種“綠色”理念,是朱再保後半生為社會做貢獻的另一個“戰場”。

上世紀80年代,國人對“環保”一詞還普遍感到陌生。一次,朱再保在收听廣播時,“國家在青少年中推行環保教育”的新聞觸動了他的幾段回憶。當年他隨部隊從朝鮮戰場回到東北,由于部隊駐地附近的養豬場肆意排放廢水,致使當地水庫受到污染,部隊官兵和周圍村民一度受疾病困擾。幾年後,朱再保回到家鄉,發現被稱作岳陽人民“大水缸”的鐵山水庫也遭到嚴重污染,除了飼料廠排放污水,附近居民的生活排污也影響著鐵山水庫的水質。

“我親身經歷過環境污染帶來的惡果,所以十分清楚普及環保理念的意義。”朱再保決心把與污染作斗爭作為人生的另一場“戰斗”,“保護環境,我有‘參戰’的責任。”他堅信普及環保理念要從“娃娃抓起”,利用擔任校外輔導員的優勢,在各個學校開展環保教育,曾組織岳陽一中的學生進行環境考察,撰寫考察報告,還發動了全市青少年開展“保護身邊母親湖”行動。

2001年,朱再保創辦了湖南省首家民間環保組織——岳陽市環保志願者協會,將70多家岳陽市中小學作為普及環保知識的主陣地,各校校長、大隊輔導員都被他發展為協會成員。30多年來,他還在學校作“人口、資源與環境”環保宣講3000余場,編寫宣傳材料150萬字,印刷並免費發放600萬份資料……

作為“綠色中國年度人物”的獲得者,朱再保已經成為岳陽市乃至湖南省一張響亮的環保名片。

“見不得孩子上不了學,他們是一個又一個家庭的希望”

在宣講環保知識的過程中,那一雙雙貧困家庭孩子渴求的雙眼,讓朱再保意識到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那一年,在鐵山水庫勘察的朱再保,無意間來到小女孩牟美蘭的家。由于貧困,牟美蘭全家住在一個小破茅屋里,屋內還養著一頭豬。朱再保至今還記得那個小姑娘剃著光頭,光著腳丫,整個身體凍得瑟瑟發抖。那一刻,眼淚開始在朱再保的眼眶里打轉。

離開牟美蘭家,朱再保馬不停蹄地開始籌錢,找衣服和鞋子。沒過兩天,他就將新棉褲、棉鞋和大米等物資送了過去,又和許多好心人共同幫助牟美蘭重返學校。

牟美蘭的問題解決了,朱再保卻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我小時候家里窮,沒上過學,所以我見不得孩子上不了學,他們是一個又一個家庭的希望。”

還有多少這樣的孩子需要幫助?一直忙著環保宣傳的朱再保第一次放緩了腳步。由于與學校接觸較多,他把目光投向了貧困學生。讓更多的孩子有學上,成為了朱再保的另一個人生目標。

1989年9月,團中央發起希望工程。61歲的朱再保得知後,內心無比激動,他由此看到了貧困家庭孩子的希望。為全面了解這一公益事業,當年10月,他自費來到北京,咨詢了解希望工程的運作模式,並當場向中國青少年基金會捐出自己一個月的工資120元。

回到岳陽後,朱再保立即著手對當地貧困學生情況開展調查。在臨湘縣貧困的橫鋪鄉,他在11個村子找到了52名失學適齡兒童。為讓他們重返學校,朱再保當即支付了這些孩子的學費1050元,這在當時接近他一年的退休工資。

平日里進行環保宣傳時,朱再保也會把這些貧困家庭孩子的情況傳播出去,讓他們得到更多人的幫助。這些年,朱再保累計募集資金300多萬元,大米300多噸,物品80多萬件,累計資助臨湘、平江、華容、錢糧湖等16000多名貧困家庭孩子上學。1994年,他還集資在平江縣大洲鄉龍洞村捐建了岳陽市首座希望小學。

人類無法延展生命的長度,卻可以充實人生的厚度。讓余生的每一天都不枉過的緊迫感,讓余生的每一天都對得起犧牲戰友的使命感,支撐著朱再保把光和熱傳遞下去。無論在環保還是扶貧“戰場”,這名90歲高齡的老兵,一直保持著沖鋒的姿態。在他心中,只有做不完的公益事,沒有走到頭的公益路。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