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消防老兵回首凝望的何止是曾經的青春

來源︰軍事故事會 作者︰張磊 發布︰2019-04-09 19:58:2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圖片來源于網絡)

曹老兵摩挲著被擦得油光 亮的4號消防車,像摸著自家的孩子︰“東風141,載水3噸半,山東臨沂消防裝備廠1999年改裝,一直很爭氣,沒出過大毛病,好東西啊!”說罷,他向正在清理車庫的常小兵擺了一下頭︰“努,和他一起,都是我接回來的。”

常小兵馬上抗議︰“別老拿我和它比,我是人,它是機器。”

旁邊的人起哄,說︰“拿你和它比是看得起你,它能跑100邁,你能跑多快?它能打水40米,你撒尿能撒多遠?”

車庫里頓時亂成一片,小張指導員憋住笑走出車庫,太陽已經很高,天上沒有一絲雲彩。

今天是個好天氣,小張指導員想,該和曹老兵好好談談了。

塞上初冬,涼風微刺骨,遍山落葉紅。

天上的大雁飛來又飛去,轉眼間,小張指導員來到這個消防中隊也有半年多了。這幾個月來,經歷了風霜雪雨,摸爬滾打,他總算把這個十幾個人的中隊摸弄透了,擺弄順了,隊里的兵們也都熟悉得差不多了。在小張指導員看來,部隊雖小,但每個兵的個性卻是豐富而精彩的,眾多的個性“音符”一起奏響了《消防中隊進行曲》,哪個也少不得,少了就沒意思了。

拿曹老兵來說,他的年紀在隊里是最大的,比小張指導員整整大了五歲。在部隊這個特殊環境中,老兵是受人尊敬的,老兵的話,新兵們不敢不听。這一點上,小張指導員是自嘆不如,因為小張指導員的話,新兵們是不能不听。這“不敢不”和“不能不”之間,是有區別的,當過兵的人都有體會。

有一次,隊里兩個四川新兵吵架,吵得厲害動起手來,誰也勸不住。小張指導員和曹老兵一起去看怎麼回事。當時曹老兵二話沒說,過去一手一個,抓住兩人的衣領像拎麻袋一樣把他們分開,喝道︰“新兵蛋子,還反了天了,都給我站好!”話音剛落,兩個“小四川”馬上像耗子見貓一樣,不敢再出一聲。事後,小張指導員捫心自問,當時那種情形,自己去說的話效果會怎樣,越想心里越沒底,最後索性不想了。

曹老兵其實並不老,前兩天剛過了32歲生日。當時,他家小囡囡給他唱了一首生日歌,還是“進口”的,盡管沒太听懂,曹老兵還是隔著電話話筒狠狠親了自己閨女幾下,說囡囡乖,過幾天爸爸回去帶你去吃肯德基大雞腿,最大的那種。邊說邊咧嘴傻笑,看得旁邊坐著的小張指導員唏噓不已。

小張指導員之所以要找曹老兵談話,不為別的,只因為曹老兵過幾天真的要回去帶囡囡去吃肯德基了,而且每天都可以去。換句話說,曹老兵要復員了。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消防中隊雖然小,但畢竟也是一支部隊。每年這個小院子里都會多出一些新面孔,不見了一些老面孔,只不過今年輪到曹老兵而已。但按照中隊的傳統,這個話是一定要談的,于是曹老兵便坐到了小張指導員的辦公室里,和小張指導員一起噴雲吐霧。

不怎麼刺眼的太陽在天上挪了又挪,中隊院里訓練的口號聲歇了又響,響了又歇。小張指導員和曹老兵談了多久,談了什麼,誰也不知道。只是後來據那天廚房值班的常小兵說,當時中隊樓道里到處都是辦公室冒出的煙,不知道怎麼回事的人都說消防隊的隊部著火了。

常小兵的話導致了一個嚴重的後果,後來中隊里那些老兵和準老兵們時常主動請求與小張指導員談話,然後不管會不會抽煙都要求享受與曹老兵一樣的待遇,臨走時還要嬉皮笑臉再順走幾盒,弄得小張指導員好幾個月經濟緊張。那幾天又趕上家里親戚頻繁給介紹對象,所以老把人家女孩子往中隊旁邊的拉面館領,不到一個月就吹了三個,也算充分體現了一回軍人的高效率。

日子一天天過去,中隊的生活依然緊張而有規律,出操、學習、訓練。曹老兵的4號消防車也依然時常穿梭在大城小鎮的街街巷巷,村村落落。總之,一切都有序進行。小張指導員甚至以為今年就會這樣平淡地過去,那些即將離開的老兵們在自己的人生歷程中只會畫上一個逗號,而不是嘆號。但一件事的發生改變了小張指導員的這種想法。

那天,小張指導員正在整理老兵檔案,突然警笛大作,和往常一樣,值班人員迅速著裝、登車、出庫,小張指導員首車出動。到現場後,沒費什麼力氣,戰斗就結束了,清點器材時,一直坐在車里供水的駕駛員曹老兵卻一反常規地下車了,望著不遠處正冒著裊裊炊煙的一個村落,久久肅立。

常小兵收完器材,湊到跟前打趣說︰“曹老兵又想嫂子了?”

曹老兵頭也沒回,罵了一句︰“你懂個屁!”

小張指導員也有些看不懂。既然看不懂就等看懂了再說話,這是小張指導員工作後得出的經驗,于是他決定等一下再發表意見。

許久,曹老兵轉過身,對小張指導員說︰“這個地兒叫打虎石村。”小張指導員當然知道這個,轄區地圖掛在辦公室的牆上,每天都要看的。另外,這里的打虎石傳說是漢代那個著名的飛將軍打獵射虎的地方,至今村外山上還有一塊帶箭傷的石頭,在當地非常出名。

沒看出來,曹老兵書念的不多,也會感物傷懷,吊古嘆今。小張指導員這樣想。

但曹老兵平靜地說︰“這是我們當新兵時第一次撲救火災的地方。”

原來如此。

小張指導員大學時參加過社會調查活動,看過一些宗教儀式時,成千上萬的信徒伏拜神靈的場景,那種虔誠的神情至今難忘。而此時,他又從曹老兵眼楮里看到了相似的東西。

突然間,一股熱流在小張指導員的心中、胃中、肝中、膽中噴涌而出,在胸腔、腹腔來回沖竄,火熱灼人。他想大喊、想大叫、想唱、想跳,盡情釋放,盡情宣泄。但他是軍人,軍人有自己表達情感的方式。

“全體,立——正!向右看——齊!向前——看!敬禮!”

敬禮,向著曹老兵剛才凝望的地方。

那里,依然寒風吹冷樹,依然煙縷繞孤村。

小張指導員轉過身,老兵們都已熱淚盈眶。

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王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