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網專題>>正文

第四次戰役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雷雨2014-03-26 15:30

1951年1月下旬,當中朝軍隊正轉入休整,準備兩個月後再發動春季攻勢之際,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展開了反攻。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為制止敵人攻勢,爭取時間等待後續兵團到達,以進行反擊準備,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了第四次戰役。

第三次戰役後,我軍按照計劃轉入休整。此時,我軍經三次戰役的勝利,已取得了一定的對現代化裝備之敵的作戰經驗,士氣異常高漲。但是,我軍減員很大,兵員沒有得到補充,而且第9兵團尚在元山、咸興一帶休整。我軍第一線兵力只有志願軍六個軍二十一萬余人,人民軍三個軍團七萬余人,而敵人有二十三萬余人(美軍7個師、韓軍8個師、英軍2個旅),我僅略佔優勢。同時,隨戰線南移,我軍運輸線已長達五百五十公里至七百公里,在敵機狂轟爛炸下糧彈物資補給十分困難。

“聯合國軍”在中朝人民軍隊連續打擊下,丟失漢城退至三十七度線附近地區,內部愈加混亂,失敗情緒愈加嚴重。為挽回頹勢,保住美國在遠東的軍事力量,美國在國內大力擴軍備戰,在戰場上加緊作戰準備,從美國本土和其他地區迅速抽調大批老兵補充在朝部隊。同時美國操縱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通過所謂“立即安排停火”的“五步方案”。

美國依仗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和迅速的運輸手段,對在朝軍隊進行了補充。1月15日,敵軍為消耗疲憊我軍,查明我軍情況,開始采用“磁性戰術”(始終與同我保持接觸,以消耗戰制約我軍的一種戰術)在水原和利川間實施試探性進攻。此時敵人已發現中朝人民軍隊糧彈物資補給困難,同時發覺我軍第一線兵力不足。

在這種情況下,敵人為了晚會其失敗影響,緩和內部矛盾,積極準備實施反撲,企圖奪回漢城,將中朝軍隊壓回”三八線“以北。

1月25日,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馬修•李奇微指揮美軍第1、第9、第10軍和韓軍第1、第3軍團共16個師又3個旅、1個空降團,計23萬余人,由西至東逐步在全線發起大規模進攻。同時,針對志願軍迂回穿插的傳統戰術,改變過去只沿公路冒進的戰法,采取互相靠攏、齊頭並進、穩扎穩打的戰術。

戰役開始後,志願軍確定“西頂東放”的戰略部署,以一部兵力在西線頂住向漢城攻擊之敵,集中主力于東線,待敵深入後對西線之敵進行迂回包抄,從而一舉粉碎敵人進攻。如反擊受挫,就放棄三八線以南地區,待戰略預備隊到達後再舉行下一次進攻戰役。

敵進攻開始後,我西線第38軍和第50軍負責在漢江南岸一線阻擊向漢城進攻的美第1軍。在天寒地凍、糧彈供應困難、工程器材異常缺乏的條件下,我志願軍依托一般野戰工事,頑強堅守陣地,每一要點都要和敵人反復爭奪,使敵付出重大代價。漢江南岸阻擊戰進行了20余天,是志願軍戰史上最艱苦的防御戰之一。我志願軍也從防御作戰中吸取教訓,在前沿對部隊實行疏散配置,火炮也進行分散隱蔽,並總結了“兵力配置前輕後重,火力配置前重後輕”的原則,同時對白天失去的陣地,夜間再以反擊奪回。

美第1軍經過14天進攻,只前進了18公里,並付出重大傷亡。2月10日佔領人民軍主動放棄的仁川,但漢江南岸陣地仍在我志願軍堅守之下。2月中旬,漢江已經開始解凍,為避免背水作戰,第50軍和第38軍一部才于2月18日前全部撤至漢江以北。

敵軍于1月31日開始,集中8個師開始東線的攻勢。美第2師和韓第5、第8師分向砥平里和橫城方向發起進攻。志願軍鄧集團和人民軍金集團各以一部兵力節節阻擊,誘敵深入。至2月9日,韓軍第3、第5、第8師和美2師一部已進至橫城以北,形成突出。

按照預定計劃,2月11日17時,中朝軍隊6個軍(志願軍第39、第40、第42、第66及人民軍第3、第5軍團)開始戰役反擊,以迂回穿插戰術,向突出之敵發起進攻。我軍在夜間利用敵人間隙大膽穿插,給橫城之敵以沉重打擊。經激戰,我軍殲滅韓8師全部三個團、美2師一個營、美韓軍四個炮兵營和韓第3、第5師各一部,共殲敵一萬二千余人,其中俘虜7800余人(大部分是韓軍),是朝鮮戰爭中我軍俘虜韓軍最多的一次戰斗。

橫城反擊戰後,東線“聯合國軍”除在砥平里的部隊駐守未動外,其余部隊被迫後撤。志願軍于2月13日乘勝向橫城以西的砥平里發起攻擊。

砥平里有美軍第2師第23團全部和1個法國營、1個炮兵營、1個坦克中隊,共六千余人,並且構築了較堅固的防御工事。13日晚,鄧集團以第39、第40、第42軍的8個團兵力發起進攻。由于事前對敵兵力和工事估計不足,倉促投入戰斗,加之參加攻擊的部隊建制多,通信聯絡不暢,協同動作差,以致當夜僅殲敵一部,未能解決戰斗。14日,鄧集團調整部署,以6個團再次進行攻擊,並將“聯合國軍”壓縮在不足2平方公里的狹小地區。但敵已形成據點式防御,兵力、火力集中,而且我軍火炮稀少(只有十幾門炮、數百發炮彈),仍未能將敵殲滅。15日,敵增援部隊到達,同時敵人在原州、武陵里一線形成了新的防御。我軍向原州等方向發展攻勢受阻。鑒于殲敵時機已失,志願軍遂于當晚停止進攻,逐步向北轉移。至2月16日,戰役第一階段結束。

2月17日,中朝軍隊決定全線轉入運動防御,準備爭取兩個月時間,集結兵力,改善交通運輸,囤積作戰物資,在“聯合國軍”深入後再行反擊。防御部署是︰第一梯隊由西向東依次為人民軍第1軍團主力,願軍第50、第38、第42、第66軍和人民軍第5、第3、第2軍團,共8個軍(軍團),在西起漢江口,沿漢江北岸經楊平、中元山、橫城、烽火山、酒峰至下珍富里一線展開,並要求在縱深25∼30公里的防御地幅內抗擊1個月。第二梯隊為人民軍第1軍團1個師和志願軍第26、第40、第39軍共3個軍1個師,在西起汶山里,經議政府、鑄錦山、青雨山、座防山、洪川江北岸至洪川、豐岩里一線展開。

2月19日,敵軍首先在東線發動進攻。中朝人民軍隊在糧彈供應困難的條件下,依靠一般野戰工事,節節抗擊,遲滯敵人的進攻。敵人進展緩慢,至3月6日推進到楊平、橫城、下松濱迄東海岸之江陵一線,始將東西戰線拉平。美第9軍軍長布萊恩特•穆爾在指揮其部隊進攻中,于2月24日墜機身亡。

3月7日,西線敵軍以5個軍共14個師3個旅又2個團的兵力,發動代號為“撕裂者行動”的大規模進攻,企圖從中間突破,造成對漢城的迂回包圍。我軍堅持兵力配置“前輕後重”、火力配置“前重後輕”的原則,進行大規模機動防御作戰,對敵節節抗擊。

3月14日,人民軍第1軍團主動放棄漢城。此時,我第3兵團(司令員兼政委陳賡)已集結于安東、鳳城地區,準備立即入朝;第9兵團主力亦準備向金化、平康地區開進。我第一線部隊8個軍轉入第二線休整,第2梯隊3個軍又一個師(第26、第39、第40軍和人民軍第19師團)接替了第一線運動防御的作戰任務,並在阻擊作戰中給敵以大量殺傷。其中第26軍在3月28日扼守七峰山、海龍山的戰斗中,與敵反復爭奪陣地11次,殺傷敵人一千余名,並創造了一個班以反坦克手雷擊毀敵坦克9輛的模範戰例。

敵軍發覺志願軍大批新銳部隊到達,加上連續作戰部隊損傷嚴重,基本上停止了進攻。4月21日,“聯合國軍”被阻止在開城、長湍、高浪浦里、文惠里、華川、楊口、元通里、桿城一線,我準備發動的戰役反擊即將開始,第四次戰役遂告結束。

第四次戰役此役歷時87天,殲敵7.8萬余人,使敵人平均每天要付出九百人傷亡的代價,才前進1.3公里。中朝人民軍隊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勝利完成了防御任務,贏得時間,掩護了戰略預備隊的集結,為進行第五次戰役創造了有利條件。此役,我軍戰斗減員五萬三千多人,敵我傷亡對比1︰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