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援︰反制日本右翼,為釣魚島等地址申遺

來源︰國防參考作者︰羅 援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5-06-25 12:07

世界記憶遺產(Memory of the World)又稱世界記憶工程或世界檔案遺產,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1992年啟動的一個文獻保護項目。其目的是對世界範圍內正在逐漸老化、損毀、消失的文獻記錄,通過國際合作並采用最佳技術手段進行搶救,從而使人類的記憶更加完整。世界記憶遺產是世界文化遺產項目的延伸。

5月13日,日本南九州市長霜出勘平、“知覽會館”館長兼南九州世界記憶遺產推進室室長上野勝郎、“知覽會館”管理主任桑代睦雄卻在東京的外國記者俱樂部召開新聞發布會,再次為“神風特攻隊”申請加入世界遺產(下文簡稱申遺)作解釋說明。日本給“神風特攻隊”申遺是對人類文明傳承的褻瀆,不僅與世界遺產申報制度的宗旨相違背,更是對人類公理的挑戰,既展現出日本右翼分子丑陋、野蠻的一面,也暴露了日本文化中尚存在一種善惡不分的劣根性。

“神風特攻隊”是日本軍國主義的產物,是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化身。將其作為日本的精神遺產世代相傳,反映了日本右翼分子反動的歷史觀和榮辱觀。無怪乎,日本右翼分子屢屢參拜靖國神社,把戰爭罪犯當作英雄來頂禮膜拜。如果把邪惡當成神聖,把罪行當成善行,那麼,這個民族將是很可悲,也很可怕的。

如果“神風特攻隊”都能登大雅之堂,那麼被他們屠殺的受害者又情何以堪?說什麼給日本“神風特攻隊”申遺“是為了避免悲劇重演”,完全是騙人的鬼話。果真如此,為什麼不給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申遺?為什麼不給滅絕人性的化武大屠殺申遺?為什麼不給喪盡天良的奴役慰安婦申遺?這些悲慘的歷史才是人類良知不能忘卻的集體記憶。

其實,日本此次申遺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將其與參拜靖國神社、修改教科書、給集體自衛權松綁聯系起來,其目的昭然若揭,就是“五化”︰強化自己戰爭受害者的形象;淡化甚至逃避發動戰爭的責任;虛化國際法庭的裁決;美化日本軍國主義分子;毒化日本年青的一代。這值得日本人民和世界人民高度警惕。

對于日本逆歷史潮流的申遺活動,我們光靠事後被動抗議是無濟于事的,必須采取積極的反制措施,將申遺為我所用,打好主動仗、掌握話語權,以文明理性對抗野蠻無良。

建議將釣魚島申遺。釣魚島在明清兩代,是中國大陸連接其番屬國琉球國的必經之地,作為保障海上安全的主要標志物,同時又是見證祖國與琉球國友好交往的標志物,有其重大的地緣價值和人文價值。作為證實中國最早發現並管轄釣魚島的古籍,如《順風相送》《籌海圖編》,以及中國冊封使蕭崇業所著《使琉球錄》等應該一並申遺。

將芷江、南京中央軍校大禮堂等日本投降地申遺,以期把日本恥辱的瞬間變成永恆的記憶。

將“九一八事變”發生地北大營、“七七事變”發生地盧溝橋、南京大屠殺發生地、731細菌部隊遺址申遺,讓人們牢記歷史,譴責罪惡,珍惜和平。

將松江大橋、上海四行倉庫、平型關、台兒莊等抗戰紀念地申遺,讓人們弘揚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在史冊上留下中國人民不屈不撓的記憶。

將《遠東國際法庭判決書》《拉貝日記》《魏特琳日記》,以及美國牧師約翰•馬吉1937年拍攝記錄下的、長達105分鐘的南京大屠殺膠片申遺,還歷史以真相,將日本法西斯主義者的罪行牢牢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作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我們有許多悲慘的集體記憶,也有許多悲壯的集體記憶,我們應該通過申遺把它們固化下來,公之于世,傳承于世。我們申遺不是為了傳承仇恨,而是為了不讓歷史悲劇重演,是為了揚善抑惡,以正壓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