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戰》原型人物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地道戰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杜康 龍禮彬 李龍勤責任編輯︰呂欣彤
2015-07-22 18:36

“告訴你們一個真實的地道戰”

———訪電影《地道戰》原型人物、老八路陳學文

■本報記者 杜 康 通訊員 龍禮彬 李龍勤

資料圖︰抗戰時期游擊隊利用地道作戰時的情景。

7月上旬,記者一行走進江西省吉安軍分區干休所,拜訪電影《地道戰》原型人物、老八路陳學文,听他講述自己親身經歷的地道戰故事。

陳學文,1926年出生于河北饒陽,1937年10月參加抗戰,194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抗戰時期,他擔任冀中軍區第九軍分區24團通信連班長,參加了五一反掃蕩等多場抗日戰役戰斗。解放後,陳學文曾作為井岡山第一任人武部部長和毛主席合影。

“當時的地道並不像電影里條件那麼好”

老人一生戎馬,八年抗戰打完,又投入到解放戰爭中,期間多次負傷。現在雖然身體帶病,但精神很好,說話思路清晰,鏗鏘有力,軍人氣魄十足。他說,從軍多年,讓他最難忘的是1942至1944年這一段經歷。

1942年,太平洋戰爭全面爆發,日本鬼子開始在冀中平原進行大掃蕩,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大平原待不住,大部隊都鑽地道,以前作為號兵的陳學文也轉為戰斗班班長帶頭挖地道。

陳學文告訴我們,當時的地道並不像電影里條件那麼好。通道只能容一個人爬過,很艱苦,而且很擔心——擔心出去打不到敵人;擔心地道暴露,一死就是十幾號人;擔心自己死得不值得,沒有殺鬼子賺回來。

“我在地窖里躲過敵人掃蕩。”陳學文回憶到,1942年3月的一天,他在戰斗中右腿不慎受傷,被安置在南國縣夾河村一戶叫楊耀德的老鄉家中養傷。由于敵人大掃蕩,村民紛紛逃離村莊,當時他因腿腳受傷,行動不便,老鄉便把儲存白菜和山藥的地窖打開,向里鋪上一層棉絮,讓他躲在地窖里隱藏起來,敵人走後,又將他從地窖里接應出來。就這樣,陳學文躲過了敵人6次掃蕩。

“傷好後,我帶領戰士將老百姓家的地窖挖長、挖深、挖大,將地窖改為地道。”陳學文告訴記者,到後來他們直接把地道挖通,從鄰家,到整個村,最後,他們把鄰近的村子也用地道相連,不僅利用地道保護傷員,還利用地道的有利地形,與敵人展開戰斗,就成了後來有名的地道戰。

“地道戰,狠狠打掉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抬頭見崗樓,邁步是公路;無村不戴孝,到處是狼煙!”

“這是當時冀中根據地的真實寫照。”陳學文告訴我們,1942年至1944年,是冀中平原戰斗最艱苦的3年,敵人在公路上、崗樓上的據點像蜘蛛網一樣,遍布各個角落,5萬多鬼子進村入戶進行大掃蕩,拉網式搜查。

“那時,我方戰斗人員吃喝拉撒睡全在地道里,白天在地道里待著,晚上再出來打游擊。”陳學文說。

“鬼子據點防範功能齊全,有壕溝、公路,部隊和炮樓200米內不能種莊稼。冀中平原的秋天,青紗帳起來了,我們躲在青紗帳里,專門打炮樓里站崗的鬼子。我帶領班上的幾個戰士從地道出來,夜里奔襲三四十里路,臨近清晨,摸到青紗帳里,在離炮樓200米處把槍架好,消滅掉一個鬼子後立即撤離。為了防止敵人報復,我們在南邊的村莊打了以後,往東走,再往北走,迂回幾個大彎後,趁著夜色再回到地道,留下鬼子在據點里鬼哭狼嚎。”

“地道戰,狠狠打掉了敵人的囂張氣焰。”陳老說這話時,雙手緊握拳頭,臉上充滿自豪。

“冀中人民是真正的英雄”

“曾經的我還是個‘叫花子’呢!”說這話時,陳老笑了笑,讓我們摸不著頭腦。

“那時,由于我年紀不大,比較容易混進老鄉中,就化裝成討飯的‘乞丐’,深入敵區摸情報,掌握敵人的動向。鬼子一有軍事行動,我就及時通知部隊轉移。有時我還配合當地的‘紅色聯絡員’從敵區弄一些緊缺的藥品和食鹽,送到地道里去。”陳學文說。

陳學文告訴記者,當時為了騙過敵人,故意找一些破爛衣服穿,把頭發、臉上、身上弄得髒兮兮的,踫到鬼子巡查時,有時還得撿垃圾堆里的東西吃。

“為了弄情報,殺鬼子,什麼身份方便,我就裝扮成什麼。”陳學文告訴記者,在他當偵察員期間,不止裝過乞丐,還扮過樵夫。

在向記者講述中,陳老特別投入,邊講邊用手比劃當時的殺敵情景,仿佛又回到那個烽火連天、殺敵立功的歲月。每每講到成功殺死敵人時,他的臉上洋溢著驕傲的笑容。陳學文說,在冀中,由于官兵們神出鬼沒,敵人防不勝防,個個膽顫心驚,一听說八路來了怕得要死,躲在據點里不敢出來。

“好多人都說,我們是功臣,是地道戰的創始人。但沒有當地人民群眾的聰明智慧和大力支持,沒有軍民共同挖地道、殺敵人,地道戰不會取得那麼大勝利,因此,冀中根據地的人民群眾才是真正的英雄!”陳學文說。

“地道戰嘿地道戰,埋伏下神兵千百萬,嘿埋伏下神兵千百萬。千里大平原展開了游擊戰,村與村戶與戶地道連成片。侵略者他敢來,打得他魂飛膽也顫……”臨近采訪結束,陳學文哼唱起電影《地道戰》主題曲,聲音洪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