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肅獲評2015《感動中國》人物

        著名藝術家、空軍政治部文工團創作員閻肅獲評中央電視台舉辦的2015《感動中國》人物。不幸的是,閻肅因病醫治無效,已于2016年2月12日3時07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歲。斯人已去,但精神長存!

閻老一路走好,天堂里紅梅盛開唱挽歌

  著名藝術家、空軍政治部文工團創作員閻肅,因病醫治無效,于2016年2月12日3時07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歲。

中國軍網記者獨家紀實︰赤子閻肅

        有的年輕人雖沒看過歌劇《江姐》,但卻知道閻肅。在今天的文藝舞台上,歌劇還有些“小眾”,閻肅卻很“大眾”。他太出名了,上到八十歲的老頭老太太,下到十幾歲的青蔥少年,不少人拿他當“偶像”。但不了解《江姐》,就走不進閻肅內心世界。

更多》
更多

閻肅︰當兵當了60多年,我們也有"風花雪月"

        我熱愛這支听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隊伍。當然,我們也有“風花雪月”,但那風是“鐵馬秋風”、花是“戰地黃花”、雪是“樓船夜雪”、月是“邊關冷月”。

閻肅︰總結人生有“四悟”,乘著東風飛向前

        在人生道路上、在文藝創作中、在為兵服務的日日夜夜里,閻肅一直認為他的進步屬于黨的關懷、軍隊的培養、民族文化沃土的哺育,而社會的發展,則是他永不止步的東風。

閻肅︰為了創作《江姐》兩下江南三進川東

        1962年,年輕的新中國國民士氣亟待振奮,閻肅從當時流傳廣泛的紅色小說《紅岩》中得到靈感,利用探親機會,閉門18天完成《江姐》劇本。

更多》

妻子︰我的奢望就是你能陪我聊聊天

        山楂花開花落,一年又一年。54年了,我們攜手走過青年,走過中年,走進了白發蒼蒼,走來了步履蹣跚。多想,再拉著你的手,看那茂密的山楂樹花滿枝頭。

閻肅受大家待見的“三大法寶”

        這些年,電視觀眾一定會發現,逢年過節,但凡有個晚會,那總撰稿或總編劇總是少不了閻肅。為此,同行們稱他為“春節晚會專家”,他也笑說自己成了“晚會專業戶”了。

18天,《江姐》的唱詞一氣呵成

        在一間不足9平方米的小屋里,他趴在床頭上奮筆疾書。思緒像奔涌的泉水,像爆發的火山,從筆端、從心中傾瀉而出,整整寫了18天,歌劇《江姐》的唱詞一氣呵成!

自稱“閻老肅”,人叫“老爺子”

        閻肅不牛,重要的是他這麼做,不是因為“知”,而是因為“是”,他就這個脾性。這個“是”,種子出自他的天性,後來成長為一種境界。

閻肅夫人李文輝︰老閻一直讓著我

        我看過他中學時代的照片,身板挺直的。30歲前,老閻連一個休息日都沒休息過。常常是一杯茶、一支煙,一本書看一天,由于長時間伏案學習,慢慢地老閻就變成了“羅鍋”。

兒子眼中的閻肅︰老閻就是普通人

        老閻其實就是個普通的人,做的也是這些普通的事,但一生堅持下來可能就不普通了。我想用王維的兩句詩自夸一下我們家老爺子︰“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里。”

更多》

“江姐”,一個時代的精神符號

歌劇《江姐》創造了一個幾代人向往的精神高地,為社會主義文藝事業開拓出一個新的領域和高度,也在中國民族歌劇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成為廣大人民心中抹不去的“文藝符號”。

“我帶來的太少,帶走的太多”

回溯閻肅65年的藝術之路,翻閱他那一冊冊厚重的人生畫卷,可以看到一段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可以看到他對黨對人民的絕對忠誠;可以看到他的藝術追求始終與時代最強勁的脈搏一起跳動、和諧共振。

海拔5千米寫《雪域風雲》

1964年12月,他去西藏體驗生活,坐在解放牌大卡車的駕駛室里走了18天,到達海拔五千多米、零下四十多度的一個空軍氣象站,晚上蓋5床棉被都冷得睡不著覺,高原官兵的奉獻精神使他深受感動,一口氣寫出了劇本《雪域風雲》。

一生最愛服務官兵

從20多歲創作第一首空軍題材歌曲《只因為我的銀燕是祖國造》到《我就是天空》、《送我們的英雄上藍天》、《雲中漫步》、《夢在長天》……他一生創作的文藝作品有三分之二是寫部隊、唱空軍的,這些源自藍天的作品,在空軍部隊和廣大人民群眾中經久傳唱,激勵鼓舞了幾代人。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