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編劇”趙鳳才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姜寧 祁登峰責任編輯︰陳婕
2016-06-27 10:57

趙鳳才(左一)

發射入軌、升軌控制、在軌測試、變軌調相……一連串精確的飛控動作在太空完美展現,猶如一場場太空“大片”展現在觀眾眼前。

趙鳳才正是這部大片的編劇,用航天專業術語描述,作為長征七號火箭首飛任務飛控總體主任設計師,他要負責設計遠征1A上面級及有效載荷組合體的各項飛行控制任務實施過程和在軌科學探測試驗的測控支持工作。

任務準備初期,最難的就是方案設計。戰斗早在一年前就已打響。為了編好《飛控總體技術實施方案》這個“劇本”,趙鳳才每天都需腦補各類技術資料,每一個早晨,趙鳳才睜開雙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腦海里過一遍當日的方案進度和技術會議安排,利用洗漱和早飯的時間思考方案里還沒解決的問題。每一個深夜,在關燈離開辦公室前,他還總忘不了在工作筆記上整理一天的工作成果和新發現的問題,梳理調整明日的工作計劃和思路建議。常常是大腦高速運轉一整天,睡覺時也停不下來。

對趙鳳才來說,這種工作狀態並不陌生,甚至早已成為習慣。趙鳳才曾擔任我國探月工程嫦娥二號、三號任務飛控總體主任設計師,由他擔綱撰寫的一本本飛控總體技術方案,成功演繹出一幕幕中國探月的激情大片。然而,這次擔任長征七號火箭首飛任務飛控總體主任設計師,趙鳳才卻有著不一樣的感覺。

從“嫦娥”到“長征”,變換的不僅僅是一個名字,還有從探月工程到載人航天工程的角色變換,還有嶄新的技術狀態和任務要求,還有更加艱辛復雜的“編劇”歷程……

相對于中心以前執行的歷次航天任務來說,長征七號火箭首飛任務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研制單位多、任務目標多,特別是很多型號研制單位是首次承擔載人航天相關任務,首次承擔載荷抓總研制任務。由此給北京中心組織協調、統籌計劃和擬定方案帶來了很多困難。有時為了明確一個技術狀態或任務接口,趙鳳才一天要跑很多趟型號研制部門,不厭其煩的查閱技術資料,翻來覆去的同型號專家們進行研討交流。

任務準備一年來,他先後翻閱各類專業書籍和技術資料達兩百多套,背記技術資料100余份,參加各類技術研討會、狀態協調會、方案交流會達30多次,撰寫工作筆記、會議紀要長達3萬字。最多的時候,一次他要連續10多個小時跟各系統專家們討論確定問題。正是通過這一分分資料、一次次討論、一本本筆記、一個個問題,趙鳳才方能對任務狀態了如指掌,方能在“長七飛天”這部太空大戲中撰寫出精彩的飛控劇情。

“鳳才就像這次任務飛控工作的‘活地圖’一樣,不論我們有什麼疑惑,有什麼問題,只要去找他,總能說的一清二楚。”趙鳳才的同事韓紹金告訴記者說,“找鳳才比查資料還快!”

 除了任務本身帶來的困難外,趙鳳才還面臨一個全新的挑戰。中心為了適應任務型號制度要求,進一步提升飛控實施方案的條理性和可操作性,決定將以往“計劃實施方案”“遙控注入實施方案”“應急控制實施方案”等多個方案融合為一本“飛控總體實施方案”。“這對飛控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創新和有益的嘗試,但是對飛控總體主任設計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北京中心副總工程師周立這樣評價。為了科學有機融合各個方案,趙鳳才需對每個崗位、每個專業的技術狀態、外部接口、應急預案和實施細節等都要了如指掌。就仿佛原本只需要翻越一座高山,而現在他需要把周圍群山都要走一遍,工作量和難度何止增加一倍。

成功源于艱辛付出,創新來自汗水澆灌。當 2016年5月19日,中心《長征七號火箭首飛任務飛控總體技術實施方案》成功通過專家組評審時,大家都不由自主想起了飛控會議室里那個倔強、堅持的身影︰在堆滿資料的辦公桌前,趙鳳才時而埋首翻越資料,時而緊蹙眉頭思索,時而緊盯屏幕敲字, 啪的敲擊鍵盤聲和嘩嘩的翻閱資料聲仿佛匯聚成一曲深夜里最動人的飛控交響樂……

如果說五年前的趙鳳才只是“小編”一枚,那麼今天他已然成為金牌編劇。300多天的任務準備,180多頁的飛控總體技術實施方案,30余個版本的修改完善,還有那數不勝數的不眠之夜,此刻,在中心飛控大廳的戰位上,在長征七號放飛九天的瞬間,都化作為趙鳳才心中的智慧和期盼,臉上的自信和從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