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痴匠”郭崗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姜寧 祁登峰責任編輯︰陳婕
2016-06-27 11:59

郭崗(右一)

看過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的人一定會記得,故事中的牛奶箱吧,它是整個故事中的溫暖所在——浪矢爺爺將所有解決煩惱的答案都放在里面,變身為茫茫夜色當中為人們提供困境指南的心靈驛站。

而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的飛控大廳內,也有一位答疑解惑的暖男歐巴。只不過,他總說自己就是一名普通的軟件程序員,做著最基礎的工作,解決著最直觀的需求。可是,一句“來來來,配合宣傳好好拍照,我們都是影帝!”的幽默話語從他那書生氣的臉龐脫口而出時,竟然毫無違和感,反而更卸下了對程序員固有的所謂種種認知。但是,當你了解他,了解他所從事的工作,和他身上那份獨有的俠義之情後,你不再認為他是他口中的程序員,而更像是一名師傅,匠心獨運,技藝高超。

能夠勝任掌管長征七號火箭首飛任務軟件總體主任設計師這一重任,是需要多年的積澱與歷練,不斷的加速與重復。而軟件系統又是整個任務的基本平台與核心基礎,是飛控中心的“軟裝備”,涉及面廣、復雜性高,只要出現一個微小的失誤,都可能影響整個首飛任務。一個程序模塊的變化都需要軟件科技人員對整個系統進行協調處理,才能確保任務指令之間的嚴絲合縫。這個幫大家解決問題又為大家實現問題的圓夢者就是這次軟件總體主任設計師——郭崗,一個憨厚樸實和書卷儒雅氣質集聚的俠之大者。

那句“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的‘夢想體’成為眾多追夢人傳遞正能量的精神口號時,郭崗早已把他心愛的軟件編程、可視化操控、數據處理和軟件測試等“愛好”融入到了他現實的工作中,並且把他的這些技術愛好完美的與現實對接,給予別人答案的同時,也給予自己一個收獲的回答。在長七任務準備的階段,郭崗作為搭建軟件平台的負責人,他的工作主線就是將任務需求轉化為軟件需求,就像演一部戲,首先要必須了解劇作、人物作用和故事發展一樣,做軟件也必須要了解軟件能干什麼?能提供怎樣的服務?能如何實現成本的最大優化?這都需要郭崗夜以繼日去搞清機理關系,去梳理信息語言,去消除性能瓶頸……

面對多目標飛行的長征七號首飛任務,由于任務本身自動化程度高,地面控制操作少的情況,郭崗還要做好異常情況下的應急處理工作。歷時2個月完成的《軟件系統設計方案》,參考了大量軟件資料,學習了幾十本任務需求的文檔,他從軟件的視角把任務場景構建出來,明確了各崗位各階段的主要職責;為了尋求軟件平台的平穩可靠,又對任務上升段上百種交互信息的格式、頻率進行了反復測試與檢查,在監視系統、發現問題和及時定位中解決問題。

平均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6個小時,編寫代碼超過幾百萬行,與幾十個軟件配置項,500多個軟件接口項打交道,將總體、仿真、實時、遙測、遙控、顯示這6個崗位統一管理起來,沒有一絲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品質,是很難扛得住躁的。

超負荷的工作外,還要解決很多棘手的問題。程序上遇到的各種疑難雜癥,大家第一時間找的都是郭崗,他只需在鍵盤上快速敲幾個命令,問題便迎刃而解。穿著藍色工作服端坐在大廳軟件操作台的郭崗剛喝了幾口熱水,就被幾個同事團團圍住展開討論,這一次討論的話題是火箭上升段,面對像洪水洶涌般的超大數據量涌現時,該如何小心翼翼分析處理才能不干擾任務的正常進行……

離開繁忙的飛控大廳,想到了《蘇菲的世界》中有這樣一句話︰“要成為一個優秀的哲學家,只有一個條件︰要有好奇心……”也許要成為一名優秀的軟件專家,第一個條件也是︰要有好奇心。沒有一半的好奇,就沒有一半的痴心;沒有一半的堅持,就沒有一半的卓越。

郭崗,這個平凡的名字,就如同在這個星球上渺小的我們一樣,存在著,存在過……但是,那份孜孜以求、持之以恆的工匠品質和燃燒的溫情取暖都是世間最耀眼的光輝。

很多人認為工匠是一種機械重復的工作者,其實,當你做某件事的時候,你要跟它建立起一種難割難舍的情結,你要把它看成是一個有生命、有靈氣的生命體,要用心跟它進行交流。這才是真正的工匠。郭崗有著程序員、俠者的多重身份驗證,我更願意認同他是一個有溫度有熱情的大工匠。

在飛控中心見證他與軟件孤獨成長的日子里,有十年磨一劍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也有永葆平凡之心鍥而不舍的“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郭崗,在我眼里他是一位鮮活可愛可敬的大國工匠,他代表著一個偉大時代特有的氣質,那就是堅定、踏實、精益求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