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飛任務返回艙講述崎嶇不平回家路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姜寧 祁登峰責任編輯︰陳婕
2016-06-27 14:56

我叫多用途縮比返回艙,是長征七號火箭這個大塊頭把我送到了太空。

此刻,我正躺在暖洋洋的戈壁灘上,祖國母親的懷抱真的很溫暖!就在20多分鐘前,我還站在離地面170公里高度,頭頂是璀璨的星空,腳下是蔚藍色的地球家園。在那里,我告別了陪伴我遨游太空19個小時的長征七號火箭上面級“遠征”大哥,獨自踏上回家的路。

盡管,這是一條艱難的歸途,但那時我義無反顧。因為我知道,在老家中國,很多親們還在時刻注視著我,等待著我。

我不害怕高速穿越稠密大氣層時的高溫灼燒和劇烈顛簸,也不畏懼可能讓我與地面親人暫時失去聯絡的討厭黑障,唯一我擔心的是多種因素交錯影響造成的返回彈道偏差。萬一再入大氣層時偏差過大,我可能就無法落到預定著陸區;萬一測站捕捉不到我的蹤跡,地面親人怎麼開展搜救與回收。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下“遠征”大哥的特別之處。這次太空旅行,“遠征”大哥是全程自主制導控制,也就是每一次調姿,每一次控制,調多大、控多少完全自己計算決定。這種方式雖然充分彰顯了他的智慧和自信,但由于地面無法干預修正,再加上自主制導控制算法限制,火箭入軌偏差和“遠征”大哥每一次的自主控制誤差無法完全消除,最終就有可能導致我再入大氣層時的誤差較大。

就為了誤差這個事,地面的親人們可是殫精竭慮、費盡思量。特別是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的“飛控親們”,他們精確計算出我們返回制動點火前的軌道,並及時給“遠征”大哥注入了導航修正參數,從而確保了返回制動控制滿足了我和“遠征”大哥分離的精度要求。就這樣,我才站在了距地面170公里的分離點,成功踏上回家的路。

當然了,回家的路出現困難,不能只怪“遠征”大哥,也有我自身的原因。為了提升後續航天員返回過程的安全性和舒適性,這次老家的親們設計我時采取了全新氣動外形,這樣空氣的升力更大,航天員返回時承受的過載就會小很多。然而,這樣一來,給北京航天飛控制中心進行測站引導和落點預報帶來了很大困難。特別是,我還采用了小角速度慢旋的方式無控再入返回,這讓地面科技人員的力學模型創新變得更加復雜。

通俗地講,就是全新的返回過程控制方式和氣動特性,使得返回動力學計算模型更加復雜,想要精確計算我的位置引導測站跟蹤、準確預報我的落點引導搜救回收更加困難。知道嗎,我返回的落點散布範圍可是神舟飛船返回艙的28倍呢。

不過臨行之前,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的“飛控親們”給我吃了一顆定心丸。針對任務“返回要求高,落點預報難”的特點,他們創新突破了新型氣動特性條件下返回艙再入引導和落點預報技術,通過建立分離點參數誤差分析模型、返回艙氣動模型和再入大氣模型,妥善解決了我說的幾個難題,確保了返回測站引導和落點預報的精度。听說經過歷次聯試驗證,效果還是不錯的!

盡管如此,當時我心里還是很忐忑,畢竟這是我的處女旅行啊!所幸,“飛控親們”還是很給力的,我才有驚無險的回到了家里!

感謝你們,“飛控親們”“航天親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