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長征“用兵真如神”背後的故事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李伶責任編輯︰傅啟勝
2014-03-05 15:21

(原標題:“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敵情依據)

四渡赤水,飛奪瀘定橋、強渡大渡河,突破烏江,奇襲臘子口等一個個成功戰例,足以說明,就作戰指揮而言,正如蕭華在其《長征組歌》里所說︰“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從現有資料看,毛澤東用兵的決策依據主要來自截獲和破譯的敵軍的空中情報。本文所要記述的是紅四方面軍電台對中央紅軍長征的貢獻。

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說︰“我們配合中央紅軍的軍事行動, 是1934年12月間開始的。估計中央紅軍將與紅四方面軍在川北以西地區會師,我們義不容辭地要策應他們。“我們事實上放松了對四川軍閥作戰。僅有的偵察電台,日夜不停地工作,只有小部分時間用在偵察四川敵情。多數時間用來偵察中央紅軍行進所在(地)及其四周敵情。中央紅軍行進到廣西貴州邊境地帶時,我們即開始供給中央紅軍情報。這是一件相當繁重的工作,偵察電台每天都譯出大批密碼電訊,再由參謀人員扼要做成通報,經我鑒定後拍發給中央紅軍,我們的電台須守候中央紅軍電台出現,有時從晚7時余守候到翌晨3點左右。有時我自己也守候在電台旁,解答對方的疑難。

“至少約有兩個月的時間,中央紅軍是完全依靠我們供給情報(特別是他們由遵義向雲南方向行進時)。他們日夜在行進中,因而電台沒有時間作偵察工作。每當他們宿營或休息的時候,立即與我們通報。根據我們所供給的情形,決定行動,發布命令。而我們這種行動,等于(為) 著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極盡了耳目的作用。”張國燾的這種說法,是自我吹噓還是果有實情?

曾任紅四方面軍電務處處長兼電台台長的宋侃夫在他的回憶錄《電台工作的日日夜夜》里說︰“1934年底,中央紅軍在貴州被敵人堵截、追擊,每天行軍很緊張,沒有時間收听敵台廣播,我們就跟蹤敵人電台,逐步查清了中央紅軍前後左右的敵情,整理後,先送總部領導看,然後再發給中央紅軍電台。會師後,見到中央紅軍電台的同志,他們說︰紅四方面軍電台提供的情報很快、很準,對一方面軍擺脫敵人的圍追堵截起了一定作用。為了勝利,我們每天都在昏暗的小油燈下堅持‘戰斗’。有一天晚上,蔡威、王子綱和我,三個人都患了瘧疾,我發燒體溫升高到三十九、四十(攝氏) 度,總部突然打電話詢問敵情,我打開收音機,堅持收听敵台廣播,及時向總部報告了重要敵情。

徐海東、程子華同志率領紅二十五軍長征過陝南,我們專門組織一架收音機,收听敵台廣播,掌握他們的活動情況,報告總部和中央。紅二方面軍長征入川,我們也是通過敵人電台,了解到他們少糧缺衣,生活艱難。”

毛澤東、朱德對紅四方面軍電台的高度評價

曾在紅四方面軍從事電台工作的陳福初在其回憶錄《懷念侃夫同志》里說︰“1938年,侃夫同志回到了延安,我們去看望他。”“沒過幾天,毛主席就親切地接見了他。毛主席對他說︰你們四方面軍的技術偵察工作做得很好嘛,特別是我們長征到貴州,四渡赤水時,天天行軍很緊張,你們提供了許多重要情報,對我們幫助很大,要感謝你們呀!”

曾在紅四方面軍從事電台工作的蕭全夫在其回憶錄《我的好局長———宋侃夫》里也有同樣的記載︰“長征結束後,毛澤東在延安曾對宋侃夫講︰你們紅四方面軍電台的同志辛苦了,有功勞呀!在我們困難的時候,特別是長征在貴州期間,是你們提供了情報,使我們比較順利地克服了困難。”《宋侃夫傳略》里載有朱德與宋侃夫的一段對話︰“在部隊南下轉戰途中,朱總司令曾同宋侃夫進行過一次意味深長的談話。朱德總司令說︰‘宋局長,你還記得吧,四方面軍撤離鄂豫皖蘇區以後,敵人包圍著你們,你們日夜行軍,很少通報,我們就利用一切機會搜集敵情,及時把敵人兵力部署和行動方向告訴你們。’宋侃夫回答說︰‘記得!記得!我們一過平漢路,就遇到敵人的圍追堵截,在棗陽新集打了一仗,多虧了一方面軍電台準確及時地通報敵情。’

“‘我也記得清清楚楚,’朱總司令接著說,‘我們一方面軍離開中央蘇區,進入湘、滇、黔、川地區,以及四渡赤水時,對周圍敵情搞不清楚,是你們四方面軍電台的同志們,也包括你宋侃夫同志,經常在深夜,把破譯敵人電報的情況,整理電告我們,這深刻體現了一、四方面軍之間的戰斗情誼,天下紅軍是一家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