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紅軍︰那些30歲上下的將領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潘娟芳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6-05-18 11:32

永遠的紅軍

■潘娟芳

光陰的年輪匆匆走過,采訪過的老紅軍很多已駕鶴仙去,幸存的都已是百歲仙翁。采訪這些老紅軍,我的靈魂經受了刻骨銘心的洗禮。

熱血青春

“1933年,紅軍一個班住在我家里。紅軍臨走那天,我去送他們。嘿,我跟著隊伍就走了。我爸爸媽媽都不知道。那時候我13歲。”這是軍委原裝甲兵後勤部副部長李春林的參軍記憶。 

算起來,我采訪的老紅軍有數十位之多。他們幾乎清一色都是十幾歲參加紅軍,很多人像李老這樣,“跟上隊伍就走了”。 

在斯諾夫人的《續西行漫記》中,“年輕”是紅軍的一大特征。“這就是中國的紅軍,平均十七八歲的戰士,由二十歲出頭的師、團首長帶領,在一批30歲上下的紅軍將領指揮下,克服千難萬險,轉戰十幾個省,長驅數萬里,完成了長征。” 

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劉華清15歲參加紅軍。長征路上,他是紅25軍政治部的科長,在戰斗中腿部中彈負傷。18歲的他硬是拉著馬尾巴往前走,瘸著拐著咬牙忍痛堅決跟上了部隊。 

軍委原炮兵司令員宋承志14歲參加紅軍,小小年紀就得了個外號叫“亡命徒”。因為他打仗不要命不怕死。他笑著說︰“‘亡命’就是拼命,‘亡命’才能革命”。 

老紅軍苟金元,四川閬中人,1933年參加紅軍。在甘肅安西,老人坐在一張舊藤椅里,又瘦小又單薄。隨行的博物館工作人員拿出了一個舊皮包,老人一看到,黯淡的眼神頓時放光。原來,當年紅一方面軍和四方面軍草地會師,互贈禮物,22歲的苟金元得到了這個皮包。他視為珍寶,愛不釋手。危難時刻,他把包埋進了一個破窯洞里,直到解放後才挖出來,奉為珍寶。後來博物館征集紅軍文物,他忍痛割愛相贈。在皮包的內側,是他親手刻下的鐮刀斧頭的黨徽,還有一段文字︰“中國工農紅軍四方面軍第卅軍89師267團團部苟金元,1935年。” 

對李春林老人的采訪,“快樂”是關鍵詞。我問他︰“參軍時才13歲還沒有槍高吧?”他說︰“我有個小馬槍,剛好和我一般高。”“紅四方面軍長征時三過草地,一次比一次更艱難,後來野菜都已經吃光了,您也挨餓了吧?”他說︰“我背個干糧袋子,餓了就抓一把面吃。”說起穿著單衣單褲在嚴寒中行軍作戰,老人說︰“我有個毯子,行軍睡覺都裹著毯子。”談到終于抵達黨中央指示的目的地星星峽,老人開懷大笑︰“嘿,到星星峽就好了,太好了,有吃的了,有車坐了,哈哈哈……” 

“什麼都沒有,除了手中奪來的一支步槍,肩上一袋沒收來的米,心上一首新歌,曬黑了的光鮮的臉上一臉真摯的微笑。紅軍正因為是極年輕的軍隊,所以才能滿溢著力量、理想、犧牲的勇氣與熱誠——而且永遠自認為快樂。”我的采訪,印證了斯諾夫人筆下紅軍戰士的熱血青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