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龍重慶戰斗生涯︰為找水挖出“紅軍井”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俞榮新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6-13 15:12

12月19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湖北大村召開會議,決定放棄恢復湘鄂邊根據地,贊同賀龍向渝東南的酉、秀、黔、彭地區發展,創造湘鄂川黔邊新蘇區的主張,並制定了首先佔領黔江的軍事部署。12月22日,紅三軍在賀龍、關向應的領導下從湖北咸豐向黔江進發,次日攻佔黔江縣城。紅三軍入城後,一面派出小分隊繼續掃蕩逃散之敵,一面向群眾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及紅軍的性質任務,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粉碎了敵人的謠言,贏得了群眾的信任。紅三軍的嚴明紀律深得黔江廣大群眾的愛戴,他們也盡力支持紅軍,如主動為紅軍部隊帶路、協同紅軍捕捉敵兵、幫助紅軍抬傷病員、冒著炮火給紅軍送飯等等。

紅軍攻克黔江的勝利,極大地震懾了川東之敵。劉湘慌忙派其第五師向黔江反撲。12月29日,紅三軍放棄黔江縣城,向湖北咸豐轉移。

1934年1月3日,紅三軍攻下利川縣城後,又兵分兩路進入重慶境內。一路到萬縣柏楊游擊,牽制擬調防石柱的川軍李宗煌部,賀龍則率領紅九師于1月8日從利川進入石柱。1月10日,紅三軍抵達石柱縣城附近的沙谷鄉貓圈坡,一面進行部隊休整,一面組織發動群眾,宣傳紅軍土地政策,提出“窮人不還富人債,佃戶不交地課(租)”等口號,深得群眾的支持和擁護。當年冬旱非常嚴重,接連40多天未下雨,石柱井水干涸,群眾飲水遇到很大困難。賀龍得知情況後,派衛生員向群眾宣傳衛生飲水知識,並親自帶人尋找水源,很快挖出了一口水質清潔的井,解決了當地群眾和紅軍的飲水困難。紅軍離開後,這口井長年不干,取水不盡,群眾稱之為“仙井”、“龍井”、“紅軍井”。

紅三軍在湘鄂川黔邊的活動,使劉湘等四川軍閥和當地土豪劣紳大為恐慌。1934年初,蔣介石由江西南昌行營電令劉湘主持“會剿”。3月,為粉碎敵軍的“圍剿”,賀龍與關向應主張紅三軍回師酉、秀、黔、彭,使鄂川邊成為游擊中心區域。4月初,紅三軍直屬單位和紅九師從湖北來鳳縣進入酉陽縣,並經黔江往咸豐與紅七師會合,隨後向酉陽、黔江方向開進。5月8日紅三軍攻佔彭水縣城後,進至酉陽南腰界一線。賀龍、夏曦、關向應認為南腰界地處川黔邊界,與秀山、松桃、沿河、德江、印江毗鄰,戰略地位比較重要,且境內層巒疊嶂,幅員寬廣,人口較多,糧食富足,在軍事上有廣闊的回旋余地,有利于開創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從此,紅三軍以南腰界為大本營,積極進行開拓川黔邊革命根據地的工作。

1934年10月初,賀龍從敵人報紙上獲悉,任弼時、蕭克、王震領導的紅六軍團已于8月離開中央蘇區西征。他分析其可能是來和紅三軍會合的,隨即率主力南下迎接,于10月15日在沿河縣境內與紅六軍團參謀長李達率領的先遣隊相遇。賀龍得知任弼時、蕭克、王震還處在危難之中的消息後,立即與關向應、夏曦、李達商討接應辦法,決定夏曦帶領黔東獨立師在根據地留守,賀龍率部隊朝梵淨山方向南下接應。很快,賀龍部隊于24日在印江縣境內與任弼時、蕭克、王震率領的紅六軍團主力會師,並在南腰界舉行了隆重的慶祝會師大會。會後,紅三軍奉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命令,恢復了紅二軍團番號,賀龍任軍團長,任弼時任政委。兩軍團統一行動,由二軍團代行指揮職能。後經中革軍委批準,成立了兩軍團總指揮部,賀龍任總指揮,任弼時任政委。

為策應中央紅軍長征,1934年10月28日,賀龍、任弼時率領紅二、紅六軍團從黔東出發,向湘西地區發動攻勢,吸引和牽制了蔣介石圍堵中央紅軍的一部分兵力,大大減輕了中央紅軍的壓力,出色地完成了中革軍委交予的任務。

1935年2月至8月,賀龍、任弼時指揮紅二、紅六軍團反“圍剿”,在陳家河、桃子溪、忠堡、板栗園連獲大捷,殲滅了整師整旅的敵人,粉碎了10萬國民黨軍隊的“圍剿”,開闢了湘鄂川黔邊革命根據地。

9月,不甘心的敵人又調集130個團的兵力,對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發動更大規模的“圍剿”。11月19日,賀龍、任弼時領導紅二、紅六軍團開始長征。他們突破國民黨軍隊的重重圍追堵截,轉戰湘鄂川黔滇康青甘,終于1936年7月1日勝利到達甘孜,與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

7月5日,中革軍委命令︰紅二、紅六軍團、三十二軍,組成紅二方面軍,賀龍任總指揮,任弼時任政委。賀龍與朱德、劉伯承、任弼時、關向應等對張國燾分裂黨、分裂紅軍的陰謀進行了堅決的斗爭,維護了黨的團結,促進了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7月11日,賀龍率紅二方面軍由甘孜北上,于10月22日在會寧與紅一方面軍勝利會師,結束了歷時1年的長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