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六軍團︰中央紅軍長征偵察開路的先遣隊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孫偉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6-06-23 17:42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8萬余人進行戰略轉移,開始了艱苦卓絕的二萬五千里長征。但是,長征的隊伍並不是同一時間從同一地點出發的,在此之前,有一支特殊的部隊按照中共中央的命令,已經先行開拔,一直往西入湘,為中央紅軍戰略大轉移探路,這就是著名的紅六軍團。

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成立于1933年6月中旬,根據中革軍委的指示,在湘贛、湘鄂贛蘇區紅軍主力的基礎上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下轄十七、十八兩個師。其中湘贛革命根據地的紅八軍改編為紅十七師,蕭克任師長,湘贛省軍區政治委員蔡會文兼十七師政委;湘鄂贛革命根據地的紅十八軍改編為紅十八師(師長嚴圖閣、政治委員徐洪),部隊陸續集中于江西永新。

自1934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廣昌、筠門嶺、建寧、龍岡等相繼失守後,中央蘇區南北門戶洞開。紅軍在中央蘇區內線打破國民黨軍第五次“圍剿”的希望破滅。中共中央決定將主力撤離中央蘇區,進行戰略轉移。博古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紅軍在作戰不利形勢下的對策。毛澤東在討論中發言,建議紅軍主力應盡快向外突圍轉移,轉移的方向不宜向東北,可以往西。會議沒有接受這一主張,只是決定派紅七軍團作為抗日先遣隊北上,派紅六軍團從湘贛蘇區到湖南中部,發展游擊戰爭並開闢新的蘇區。對于這兩支部隊的行動,周恩來于1943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言指出︰“一路是探路,一路是調敵。”這句話是對它們的客觀評價,紅七軍團主要是調敵,紅六軍團主要是探路。

在國民黨軍隊向中央蘇區腹地全面推進的危急時刻,為吸引國民黨軍的兵力,以減輕中央蘇區壓力,1934年7月初,中央決定以紅七軍團組成抗日先遣隊,北上閩浙皖贛地區,開展抗日民主運動,創造和建立新的根據地。7月6日,紅七軍團從瑞金出發北上。紅七軍團過閩江後,中央蘇區的報刊進行了大量宣傳,但對紅六軍團的行動報道甚少,這樣做既是為了大張旗鼓地宣傳黨的抗日主張,也是為了迷惑敵人,掩護紅六軍團的西征和中央紅軍主力的長征。

當時中央蘇區在北、南、東三面均被國民黨重兵包圍,只有一條出路——往西轉移。紅七軍團往北只是虛晃一槍,通過向福建、浙江移動,試圖破壞敵之後方交通線,擾亂敵之部署,但這不能根本改變戰局的走勢。為紅軍主力長征探路的歷史責任就落到了紅六軍團身上。隨著紅六軍團的西征,紅軍長征的序幕就此拉開。

1934年6月下旬,湘贛省委、省蘇維埃政府和省軍區,從永新縣城、石橋等地轉移到永新東南的牛田村一帶。紅六軍團亦于7月4日進駐牛田村。此時,由于貫徹“左”傾錯誤路線,湘贛蘇區的中心區域被國民黨佔領,根據地範圍縮小,軍需供給困難,紅六軍團已處于危險境地。為了保全這支紅軍部隊,同時給即將進行的中央紅軍主力突圍轉移“探路”,7月23日,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給紅六軍團下達訓令,命令其離開湘贛蘇區,轉移到湖南中部去進行游擊戰爭,創立新的蘇維埃區域,並規定了西征的路線和行動計劃。訓令還確定了軍團領導成員,由任弼時任中央代表,蕭克任軍團長,王震任軍團政治委員,李達任軍團參謀長,張子意任軍團政治部主任。

此時湘贛蘇區的中心——永新縣城已被敵人佔領,其余地區也被敵人分割成若干小塊。紅六軍團開始緊張地進行西征前的準備工作。首先,組成了紅六軍團最高指揮機關——軍政委員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代表、湘贛省委書記任弼時擔任軍政委員會主席,蕭克、王震、張子意、李達為軍政委員會委員。其次,由陳洪時(後叛變)、譚余保、彭輝明等組成湘贛省委領導班子。再次,在任弼時主持下,召開湘贛全省政治工作會議進行動員。他在營以上干部政治工作會議上作了《爭取新的決戰勝利,消滅湖南敵人,創建新的根據地》的報告,分析了形勢,傳達了任務。另外,積極擴大紅軍,發展壯大軍事力量,加強訓練,籌備物資,妥善安置重傷病員。當時,依靠地方各級黨政軍組織,動員和組織了不少青壯年參加紅軍。如7月下旬,在牛田組建的紅十八師第五十四團,人員達1200多人,並且實施了行軍、偵察、警戒等方面的教育訓練。

為不至于過早地暴露紅六軍團西征的意圖,決定先向南突圍,然後西進。為確保紅六軍團順利突圍,以留在根據地堅持斗爭的獨立第一、二、三、五共4個團擔任掩護任務。8月初,紅六軍團秘密離開牛田地區向江西遂川方向前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