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二過雪山草地“饑餓行軍”︰從馬糞里淘青稞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賈曉明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6-23 14:30

方子翼將軍在二過雪山草地期間,曾經和戰友們一起度過了一段艱苦卓絕的行軍生活。

這里說的二過雪山草地,發生在紅軍勝利結束包座戰役後,部分紅軍南下期間。當時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及其紅三十軍、紅四軍,在北上過程中完成了第一次雪山草地行軍,于1935年8月底在包座戰役中消滅了胡宗南的四十九師後,在包座、巴西地區待命。

9月初,中共中央指示,當前的敵情形勢極有利于紅軍繼續北進,要求右路軍迅速向甘南的岷縣、武都、西固挺進;左路軍迅速向右靠攏,趁勢尾隨右路軍北上。

可是到了中旬,張國燾以“紅軍總政委”的名義,命令所部紅軍回頭南下,到川西建立根據地。于是,部分紅軍分別從阿壩和包座地區回頭沿北上的原路,再過雪山草地,向西康大金川流域南下。方子翼將軍和部分紅軍穿著單薄的衣衫,離開包座、巴西地區,經班佑,再次開始了同被稱為“魔毯”的草地的搏斗。

進入沼澤地帶的第三天,方子翼將軍的左腳曾在川北凍麻木過,這次由于在冷水中泡得太久,早晨左腳開始發木,並且踝部以下整個腳掌向內彎曲,正不過來,不能直行,只能側著身體走路。就這樣強忍著整整走了5天,全靠同志們之間的相互鼓勵才沒掉隊。雖然一個星期又渴又餓,但絕大部分官兵終于挺了過來。

據方子翼將軍回憶,在這次南下過程中,最嚴重的困難是缺糧。包座、巴西地區是半農半牧的地方,本來糧食就不充裕,加上數萬人馬駐扎半個多月,已經很難再找到糧食。而隨身帶的干糧在未出草地時就已吃完。從草地中間的色兒壩、年朵壩到毛兒蓋這幾天,成了“饑餓行軍”的代名詞。南下期間經過的雪山區域都是紅軍北上時經過的地方,也不可能再有余糧接濟。從毛兒蓋向南翻打鼓山、東谷山的過程中,已經有同志餓死在雪山之中。9月底,部隊到達黨壩。方子翼將軍記得,他和一位文書同志到一塊收過的地里尋找剩下的土豆。他們好不容易挖到了一杯很小的土豆,用瓷缸子煮著吃。吃的時候已經感到滿嘴發麻,但因為很長時間沒吃過像樣的食物,根本舍不得吐一口,全都咽了下去。不久他們即感到喉嚨窒息,呼吸困難,趕緊跑到河邊漱口,足足漱了兩個小時才開始緩解。

10月初,部隊來到刷經寺,這里野外連菜地都沒有。上述的那位文書同志將喇嘛寺的一個鼓的鼓皮割下,先用火燒糊,然後刮去糊炭,再掰成碎塊煮了和方子翼吃。副師長見到後問他們:你們將什麼皮帶拿來煮著吃了?文書同志說:這是廟里的鼓皮。副師長批評他說:這是違犯政策的!文書同志回答說:人都要餓死了,有什麼辦法?副師長于是告訴他們:“這樣吧,吃完後寫一張紙條,押5塊大洋在那里,就說我們需要一個鼓用,用5塊銀元買下,請原諒。”同時命令方子翼他們下次絕對不可以做這種事。10月上旬,部隊移駐卓克基。這里是紅軍北上時曾經屯兵的中心區域,所以已經找不到任何糧食。方子翼餓得發昏,于是開始想辦法找吃的。他發現一家房子是三層樓,上層供佛,中層住人,下層廄馬,在馬廄牆角堆著馬糞。于是他想,馬吃青稞不會嚼得很碎,馬糞里一定有沒消化的青稞。于是方子翼把馬糞弄來淘洗,果然淘出一些青稞,就把它們煮了和文書同志分了吃,又一些拿給副師長同志。

紅軍渡過黨壩河,沿大小金川向南進擊,于12日到20日期間,相繼攻克了綏靖、崇化、丹巴、懋功,擊潰川軍鄧錫侯、劉文輝、楊森等部,于10月24日南越夾金山,攻佔了寶興。直至此時,方子翼將軍和戰士們方才結束了艱苦的二過雪山草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