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神器”,幫助戰士征服天險烏江?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賈敏
2016-06-27 13:20
征服烏江天險

紅一軍團第一師一團團長楊得志和政委黎林,于1935年1月2日,率領作為軍團先頭部隊的一團,從余慶趕到烏江渡口——龍溪,準備強渡烏江,為部隊開路。這一天,又是風又是雨,在斜風細雨中,感到好冷。

從派出的偵察搞來的情報得知︰對岸是國民黨軍侯之擔部一個團的兵力防守,妄圖憑借烏江天險堵住紅軍的去路。

把烏江說成天險,過去只是听說,腦子里想不出它具體到底有多險。楊得志等人到了江邊一看,“哎呀!”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嘆。映入眼簾的是︰兩岸是幾百米高的錚錚如鐵,千岩萬壑的崇山。江面足有百米寬,翻騰的江水,慷慨激昂,驚濤拍岸。另說要從江上渡過去,就是站在岸邊,許多人都會感到膽戰心驚。

當搶渡前衛營接近江灘時,對面的敵人就開了火。楊得志立即下令反擊,用猛烈、嚴密的火力壓制敵人。楊團長指揮用迫擊炮連轟三炮,對面岸邊敵人的工事頓時煙土一起飛到空中,再散落下來。接著,從望遠鏡看見還活著的敵人,用手護著頭,彎著腰,向山頂上工事里逃。

敵人岸邊的工事雖然被摧毀,火力也被暫時壓下去了,可怎麼才能渡過江呢?這是全團指揮員都在思考的一個極為現實的問題。

多麼希望搞到渡船。楊得志和黎政委一起到附近村子調查,走了幾個村子,別說沒有船,就連一根劃船的木槳、一塊像樣的木板都沒有。老鄉說都被敵人搜走了。船渡、架橋,看來都不可能了。鳧水,湍急、凶猛的江水會把人沖走的,太危險了,怎麼辦?真是急死人了。

“困難再多,危險再大,江是一定要渡過去!”楊得志是從戰斗中打出來的,從來沒有怕過困難,從來沒有被困難難倒過。他默默下定決心要渡過江去。因為,他擔任多次先遣任務,他清楚這一次先遣團的重任和渡過江去的意義;他更清楚在後面不僅有中央、軍委領導、中央紅軍主力,更有國民黨軍的十萬追兵。容不得楊得志用更多的時間細想,他立即命令部隊組織人員,到周圍遠一些的村子去一面收購船只、木材、門板、棕衣等,一面請教老人渡江的經驗。老鄉說︰渡過烏江要有三個條件︰大木船、熟悉水性的好船夫、好天氣。現在,不僅前面兩個條件沒有,就連天氣也是刮風下雨的壞天氣,三個條件都不具備。

急死人了,怎麼辦?楊得志看了看旁邊比自己還急還愁的黎林政委,兩個人默默無語。

風聲、浪聲,相互競賽似的嚎叫著,似乎故意讓人分不清哪是風吼,哪是浪怒?雨也使勁地下著,還一陣比一陣大。楊得志和黎林不顧風吹雨淋,在岸邊灘上踱來踱去,苦思著,雖想出了一個個辦法,可是很快又一個個給否了。

時間是公平的,也是無情的,轉眼便到了下午,仍沒有想出可行的辦法。對岸的敵人得到喘息後,不見紅軍有什麼動作,又打起冷槍來。楊得志听到槍聲,舉起望遠鏡觀察敵人子彈落到江面上的情況,忽然看到江面漂著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根大約兩三米長的竹子,在江心漂著,隨著水浪沖擊旋轉,盡管遇到大浪一時被吞沒,但浪一過,很快又頑強地浮了出來,始終沒有沉沒。楊得志看得出神,從中得到了一個重要的啟發。

“老黎!”楊得志興奮地叫了一聲,便拉了拉黎林,用手指著竹林中的竹︰“有辦法了!”黎林還沒有弄明白怎麼一回事,楊得志一邊用手抹了一下臉上的水珠,一邊向村子里跑去。

大家听了楊得志的想法,都覺得好。于是,楊得志立即派人去周圍村子搞竹子,老鄉家中的,到林子里砍回來的,粗的、細的、長的、短的,凡是竹子都要。集中起來後,大家七手八腳地動手捆扎,棕繩、麻繩、草繩都用上,有人還解下自己的繃帶作為捆繩用了。花了3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扎好了幾個一丈多寬、兩丈多長的竹排。

竹排扎好後,從前衛營挑選了8名水性好的戰士,準備試渡。

傍晚時,試渡開始,規定好渡到對岸,鳴兩聲槍,作為成功的聯絡信號。

竹排下水後,向對岸劃去,江岸上所有的人眼楮死死盯著下水的竹排,心繃得很緊,默默地祝福試渡成功!

10米、20米,竹排沖過了幾個險浪,又向前推進了幾米。突然一個大浪撲向了竹排,竹排劇烈顛簸了幾下,竹排上的人好像被浪吞沒了。楊得志和大家看到竹排遇險,急得出了一身冷汗。

“快看!”有人驚喜地叫了起來,大家一看,竹排又從浪里冒了出來,上面8個人,一個也沒少,大家高興得拍起了手,心中為有這樣的勇士而驕傲。

8位勇士劃著竹排同水浪搏斗著前進,水浪推著漩渦,一個接著一個,每一個大浪都給大家帶來不安。

竹排在江中又搏斗了幾分鐘,楊得志眼楮都看累了,此刻,他多麼希望試渡成功,多麼渴望能听到從對岸傳來兩聲槍聲。槍聲沒有听到,卻突然听到有人驚訝地叫了一聲,楊得志急忙往江心一看,隱約看到竹排翻了一下,隨著洶涌的大浪迅速地向下游沖去,竹排上戰士一沉一現地搏斗了幾下,便被漩渦卷走了。大家沉默無語,都意識到戰友遇險了。

岸上的喧嚷聲沒有了,大家的眼楮眶里盈滿了淚水,都在默念戰友,痛惜戰友!

楊得志看看還在凝望江心的黎林,低聲問︰“怎麼辦?”

風還在不停地刮,雨還在不停地下。楊得志和黎林痛苦地沉默了幾分鐘,幾乎是不約而同地說︰“一定要渡過去!”

楊得志馬上將繼續渡江的重任交給了一營營長孫繼先。

在這個英雄輩出的部隊,戰士們並沒有被剛才戰友的犧牲所嚇倒,紛紛向營長孫繼先請戰,要求自己去戰勝困難,完成任務。誰都爭著要去,孫繼先好不容易說服大家,最後只挑選了十幾名戰士。

這一次渡江的渡點選在下游水流較緩的地方,竹排上增加了幾個扶手,掌握竹排平衡。

戰士們上了竹排後,孫繼先動員說︰“同志們,一定要渡過去,就是一個人也要渡過去,全團的希望就在你們身上!”

“我們能過去,一定能過去!”戰士們回答的聲音堅定有力。

孫繼先下達了出發的命令後,等待著勝利的消息。

這時天色巳模糊,竹排劃出去沒有多遠就看不清了,先還能听到劃槳聲,漸漸地連什麼聲也听不清了,只有風的吼怒聲從耳邊掠過。

大家在岸邊踱來踱去,在焦急地等待著,仍沒有一點消息。楊得志的肩上像壓著一塊千斤重鐵,感到從未有過的沉重。

突然“砰”一聲槍響,打破了岸邊的沉寂。大家抬頭遠眺︰只見火光是從對面山頂上飛出來的,很明顯不是自己人打的信號,是敵人放的冷槍。

不久,傳來“砰!砰!”明顯是很有節奏的兩槍。

“老楊,是兩槍,是對岸岸邊響的!”站在楊得志身邊的黎林高興得叫了起來。

“對,是我們的信號!”楊得志抑制不住如釋重負的喜悅的心情︰“是我們的,開‘船’!”楊得志下達了接著搶渡的命令。

10分鐘後,只見對岸山頂火光閃閃,槍聲大作。接著,步槍聲、機槍聲、爆炸聲、喊殺聲混成一片。這聲音告訴大家︰我們的戰士向敵工事進攻了;我們的火力壓制住了敵人。

風停了,雨小了。借著江面閃動的火光可以隱約地看到一排排載著紅軍戰士的竹排在向前推進。對岸,紅軍戰士不斷增多。

天險烏江終于被紅軍征服了。第二天上午11點多鐘,楊得志、黎林指揮全團勝利地渡過了烏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