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奪天險︰組織敢死隊攻佔臘子口

來源︰中新社責任編輯︰賈敏
2016-06-27 13:08
圖為從四川通往甘肅的要隘臘子口。中央紅軍突破了這一天險,繼續北進。
 
臘子口戰役紀念碑。

天險臘子口名不虛傳。出口30多米寬,兩邊是懸崖陡壁。兩座山峰之間是一條流速很急、深不見底的河。河上有一座木橋,把兩山連接在一起。這座木橋,是通過臘子口的唯一通道。甘肅軍閥魯大昌在木橋的山口處布置了兩個整營的兵力,並在橋上築有堅固的碉堡。橋西是縱深陣地,橋東山坡上也築了不少三角形封鎖碉堡。在臘子口後面,還設有倉庫,囤積著大批糧食、彈藥。在岷州城內駐守著隨時可以增援臘子口的主力部隊。

在一個茂密的樹林里,紅一軍二師四團政委楊成武正在開連以上干部會。他說︰“我們左邊有楊士元的兩萬多騎兵,右邊有胡宗南的主力部隊,我們北上抗日的道路只有臘子口這一條。烏江、大渡河都沒有能攔住我們紅軍前進,雪山、草地我們也走過來了,難道我們讓臘子口給擋住嗎?”

“堅決拿下臘子口!”“刀山火海也擋不住我們!”大家群情激昂,雷鳴般地回答。

會上分配了戰斗任務,由六連擔任主攻。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戰斗打響了。六連用團里新配給他們的輕重機槍和連隊原有的機槍,輪番掃射,敵人被壓制在工事里,一排長帶領30多個紅軍戰士趁機運動到橋邊待命沖鋒。只要六連的機槍一停,敵人就從工事里出來,利用有利地形,向紅軍戰士掃射、投彈。這樣六連反復幾次沖鋒都沒有成功,反而傷亡了十幾個人。

看來正面硬沖是不行的,楊成武指示組織敢死隊,以少數兵力,向敵人輪番進攻,疲勞和消耗敵人,伺機奪橋。從報名參加敢死隊的人中挑選了15名最堅強、最勇敢的黨團員,組織了3個突擊小組。每個敢死隊員,都配有短槍一支,子彈百余發,身掛手榴彈,背插大刀。突擊小組分兩路,一小組攀著橋柱運動到對岸,二、三小組運動到橋邊,等第一小組打響,兩面夾擊,消滅橋上敵人,奪取木橋。

夜深了,伸手不見五指,敵人以為紅軍進攻受挫,無能為力,都縮進工事打盹了。第一小組向對岸運動,勇士們攀著橋柱往前摸,剛摸到橋的中央,只听“喀嚓”一聲,不知誰抓的木頭斷了,人掉到河里,敵人听見響聲,機槍、手榴彈朝橋底下亂打亂甩。另兩個小組,趁敵人往橋下打槍的機會,迅速沖到橋邊,向敵人投去一排手榴彈,接著沖進敵人構築在橋頭的工事。敵人根本沒有提防這一手,頓時慌了手腳,亂作一團。第一小組也從橋下紛紛翻上橋面,拔出大刀和敵人拼殺起來。

橋上短兵相接,戰斗正酣,突然從敵人背後的山上升起了一顆白色信號彈。這是團長率一、二連迂回成功的信號。緊接著又升起3顆紅色信號彈,這是發起總攻的信號。頓時沖鋒號、輕重機槍、迫擊炮和吶喊聲從四面八方一齊響了起來。橋上和敵人拼殺的敢死隊員勇氣倍增,十幾把大刀上下揮舞,守橋的敵人抵擋不住了。他們听到四周的槍聲和喊殺聲,以為被紅軍大部隊團團包圍,丟下槍支倉皇逃命。這時天已拂曉,六連的敢死隊員乘勝追擊,敵人一群群沒命地跑,沿路丟棄的槍支彈藥不計其數。勇士們手擎大刀往追趕,一氣追殺到敵人的營房、倉庫,佔領了臘子口的縱深陣地。至此,天險臘子口終于掌握在紅四團手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