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一座挖不盡的精神富礦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齊忠亮責任編輯︰唐超山
2016-06-28 16:06

長征是一個說不完的歷史話題、一座挖不盡的精神富礦。幾支萬人上下、裝備簡陋的部隊,硬是突破百萬敵軍的圍追堵截,戰勝雪山沼澤的重重阻隔,超越饑寒傷病的生存極限,實現了三軍大會師、戰略大轉移的目標。從細微處探究一下紅軍的戰地生活,更能夠豐富和深化我們對長征精神的思考。

長征日記是從微觀角度探究這一奇跡的一扇窗口。很久以前就讀過一些當事人的長征日記,如今再讀林伯渠、關向應、童小鵬、陳伯鈞、肖鋒、韋國清、李黎林、徐夢秋等人長征途中的日記,我仍能從字里行間看到這些戴著眼鏡的戰士在槍聲稀疏的片刻,匆匆忙忙寫上幾行字,讓自己的精神舒展歇息一下。寫日記成了他們的精神滋補、生活方式、心靈漫步,這是何等的豪邁、灑脫!請看陳伯鈞1935年6月5日的一段日記︰“越甘竹山,下小平子,懸崖數丈,絕壁時生,石坎參雜,爛泥殊深,攀葛附藤,舉足難進……而我不但越過石達開受困頓之絕地,反而西北出天全,東逼漢源,使敵人全取守勢,東奔西馳。這亦是我戰略指導之機動與神速、戰士之堅信勇猛所致。”恬淡干淨的文字里,洋溢著作者身處險境時的從容、鎮定和自信。

長征將士的精神文化生活是豐富多彩的。比寫日記更具理性的有成仿吾對德文版《共產黨宣言》的誦讀宣講,徐特立對識字課本的研修普及;比寫日記更顯活躍的有朱德對籃球賽的組織,聶榮臻對話劇《廬山之雪》角色的演繹,鄧小平對《紅星報》的編輯,廖承志對木刻作品的打磨;比寫日記更加浪漫的有大量的長征詩作。毛澤東詩詞是其集大成者︰“天高雲淡,望斷南飛雁。”寥寥數字,不僅勾勒了高天遠地靜穆寥闊的宏大景觀,而且抒寫了作者從容明朗的博大胸懷和對老區戰友的牽掛傷懷。“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在謀兵布陣、運籌帷幄的間隙,他的思緒不時超越戰地、飛馳九霄,在歷史和哲學的時空感嘆民族命運、抒發悲憫情懷。

長征部隊的這種文化品位、精神特質、恢宏氣象在它的政策上有更系統的展示。秋毫無犯的群眾政策就不必說了,與人民群眾生死與共、血脈相連的魚水關系也不必說了,它的往往被人忽略的民族、宗教、工商政策卻從一個方面凸顯了它的高度、遠見、勃勃生機和旺盛生命力。軍事博物館收藏了不少長征途中紅軍張貼的尊重少數民族、保護宗教信仰和寺院的布告、標語。其中的一件是經過甘肅回族聚居區時發布的“八要十不準”的內部文告︰“要保護清真寺,要保護回商,要遵守回民風俗習慣。”“不準打回民土豪,不準在清真寺周圍吵鬧……”紅軍經過貴州的茅台鎮時,立刻在各酒廠門口貼上了不得干擾正常經營的布告。這樣的軍隊、這樣的領導、這樣的政策,一開始就從根本上把自己置于一個歷史、文化和精神的制高點上。正如外國一位作家所說的那樣︰“長征是一篇史詩,在人類活動史上是無可比擬的。”僅僅用規模、裝備衡量戰斗力,向來都是片面的;凝聚力、向心力、影響力、精神力、意志力,向來都是戰斗力的重要構成要素。擁有了這種政治、文化、精神和心理優勢的紅軍,它的發展、壯大和勝利是必然的,是誰都擋不住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