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紅軍顏吉連︰理想之火永不熄滅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顏吉連責任編輯︰唐超山
2016-06-28 17:01

人物小傳︰顏吉連,湖南省茶陵人,1916年5月生,1930年7月參加紅軍。1964年晉升為少將軍餃。1984年離休。現為總參通信部北京第一干休所副兵團職離休干部。

1935年6月中旬,紅二、六軍團在桑植休整,遵照電台大隊指示,以原小電台人馬為基礎,編入繳獲的5瓦電台和報務人員,組建了新的機動電台分隊。新的機器設備包括1個4燈(主振)收報機和兩個“71A”管發報機,還有一些備份零件。人員為32人。劉法墉任電台隊長,我任報務員兼特派員。

新機動電台分隊建立後,工作範圍、跟隨的單位幾乎包括紅二軍團各師團及紅六軍團的部分師團。機動電台分隊是一個獨立建制單位,隸屬電台大隊領導,配屬師團工作,電後勤保障大部分要靠自己解決。

1935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主力從桑植出發,實施戰略轉移,開始了長征。1936年1月1日,部隊行至芷江以西的冷水鋪地區。天剛亮,我們架好天線正準備聯絡時,突然低空飛來兩架敵機,輪番向我們駐地轟炸掃射,一顆炸彈就在我們住房的旁邊爆炸。同志們不顧個人安危,一面把急報發了出去,一面撤收天線,搶收器材,迅速轉移,使電台沒有受到損失。部隊進到黔滇交界的盤縣以後,開始了強渡金沙江的行動。我們跟隨紅6師在向東行進中與敵軍遭遇,雙方展開了激烈的山頭爭奪戰。敵軍使用大量槍榴彈向山頭射擊,引爆後四處起火,我們陣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敵機在我們四周瘋狂掃射。隨著戰斗情況的變化,我們電台架了撤,撤了架,多次位置轉移,做到了收報迅速,發報及時,暢通而準確地收到了軍團的命令和指示,上報了部隊作戰情況,始終緊跟紅6師首長。全體同志在戰斗中奮不顧身,堅守崗位,保障了通信暢通和機器安全,為我軍實行“普渡河轉兵”爭取了時間。紅6師掩護軍團勝利地渡過天險金沙江。

1936年5月,我們先翻越了一座又高又大的雪山——玉龍大雪山。後來又翻越了四座雪山。我們夜間工作都是以電池箱子當桌子,趴在地上發電報。發報時,我的手指凍得不听使喚,幾個同志圍在一起幫我暖手,確保將電報發出去。行軍中,有的同志因饑寒交迫,空氣稀薄犧牲在山頂上,有的趴在溝邊喝水時倒在水邊被凍死,還有的從山谷陡峭處滑進深溝被冰雪掩埋。我們電台的運輸員魯道清和年歲最小的通信員龔復興,他倆當時身患疾病、步履艱難。我們攙扶著他們前進。我接過老魯的機器擔子挑了一段,後又將龔復興連背帶拉,硬是幫助他克服困難,使他隨部隊到了延安。全國解放後,龔復興到中央黨校學習時,經多方了解找到我。我們一見面,就談到當年過雪山草地的情景。他說︰“是你背我過的雪山,你救了我一條命,我到哪里也忘不了你。”

1936年7月5日,根據黨中央的命令,紅二、六軍團正式改稱紅二方面軍。中央要求紅二方面軍同紅四方面軍一道盡快北上,以實現三路主力紅軍早日會合,共同抗日的目標。7月11日,紅二方面軍從甘孜出發,向川西草地行進。從阿壩到包座,部隊用了6天的時間跋涉一段險惡的水草地。後來我們找到了一片牧場。牧場的糞堆上長滿了一尺多高、又清又嫩的灰灰菜,大家如獲至寶,高興極了。部隊就地宿營,我們一起動手摘灰灰菜,然後用隨身帶的鐵瓷盆或瓷缸煮著吃,在既無油鹽又無佐料的情況下,煮了一盆又一盆,少的吃了二三缸,飯量大的吃了四五缸。大家邊吃邊談笑風生的說︰這是我們過草地以來吃得最飽的一頓。第二天出發時,還各自帶了一捆。我們電台人員在過草地中,出了8個病號,一兩天就掉隊七八個人,但我們都有一顆永不熄滅的理想之火︰革命必勝,共產黨的事業必勝。我們硬是咬著牙,走過來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