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記述紅軍長征的幾本書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武際良責任編輯︰唐超山
2016-06-30 16:06

偉大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是中國工農紅軍創造的人類歷史上的一個壯舉,永遠值得大書特書。

60年前,中央紅軍主力到達陝北不久,1936年8月,紅一方面軍政治部發起撰寫長征回憶錄的活動。毛澤東和楊尚昆為出版《長征記》征稿,致電各部隊說︰“現有極好機會,在全國和外國舉行擴大紅軍影響的宣傳,募捐抗日軍費,必須出版關于長征的記載。為此,特發起編制一部集體作品。”此外,還在給參加長征的同志的信中說︰“現在進行國際宣傳,及在國內進行大規模的募捐活動,需要出版《長征記》,所以特發起集體創作,各人就自己所經歷的戰斗、行軍、地方及部隊工作,擇其精彩有趣的寫上若干片斷。文字只求清通達意,不求鑽研深奧,寫上一段即是為紅軍作了募捐宣傳,為紅軍擴大了國際影響。”此後,紅一方面軍官兵踴躍撰稿,很快編撰成《二萬五千里》一書,分為上下兩冊。

60年來,國內外記述紅軍長征的書不勝枚舉。我國最早出版的記述長征的書,應首屬老一代革命家陳雲的《隨軍西行見聞錄》。長征初期,陳雲是紅五軍團中央代表,後任軍委縱隊政委。1935年1月,作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陳雲參加了遵義會議後,5月底受中共中央派遣離開長征隊伍,在地下黨組織護送下去上海,然後赴蘇聯與共產國際聯系。同年8月抵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匯報了遵義會議的情況。共產國際肯定遵義會議的決定,對確立毛澤東的領導地位表示贊賞,爭取到共產國際的支持。之後,陳雲出任中共駐共產國際首席代表。這年秋天,他撰寫了《隨軍西行見聞錄》,約34000字。文中假托一個被紅軍俘虜的國民黨軍醫,隨紅軍長征8個月的見聞筆錄。1936年,首次發表在中國共產黨在法國巴黎辦的《全民周刊》上。同年10月,在莫斯科出版單行本。為便于此書在國民黨統治區流傳,作者署名“廉臣”。

1937年春,在北平的東北流亡學生王福時(原名王愛華)和郭達、李放等愛國青年,編譯了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于1936年訪問陝北蘇區所寫的英文通訊文章和他同毛澤東的幾次談話,匯集成題為《外國記者西北印象記》一書出版,並將署名廉臣的《隨軍西行見聞錄》作為附錄收入該書。王福時老先生告訴筆者,當時他並不知“廉臣”是誰。1938年,《隨軍西行見聞錄》在國內由生活書店單獨出版,書名為《隨軍西征記》,1949年6月又以《紅軍長征隨軍見聞錄》的書名,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1月,為紀念遵義會議50周年,《隨軍西行見聞錄》首次公開署名陳雲,在《紅旗》雜志上全文發表;同年6月,由紅旗出版社出版單行本。

再一本是我國著名新聞記者範長江的《中國的西北角》。1935年7月,範長江以《大公報》特約通訊員身份,深入中國西北地區作了為期10個月的采訪旅行,寫出旅行通訊在《大公報》上連載,在國內公開報道了紅軍的長征,打破了國民黨的新聞封鎖,增進了廣大讀者對中國共產黨和紅軍的了解。後輯成《中國的西北角》一書出版,半年內重印7次。1938年,日本作家松枝茂夫將此書譯成日文,介紹給日本人民。在1983年出版的新譯本中,松枝茂夫稱贊此書是一本“青春的書”。

還有一本是董健吾先生寫的《中國共產黨二萬五千里西行記》。董健吾原是一位基督教牧師,同情和支持中國共產黨的革命事業。二三十年代,他是我黨中央特科潘漢年同志領導下的秘密信使。1936年初,他曾為國共談判合作抗日奔走,為促成周恩來與張學良在延安秘密談判作出了貢獻;同年,他還在西安接應斯諾到陝北蘇區訪問。後來,潘漢年向董提供由陝北蘇區秘密運到上海的一大包長征參加者的筆記,他根據這些材料寫成《中國共產黨二萬五千里西行記》,于“七•七”事變前發表。

在國外,最早由外國人把紅軍長征介紹給世界各國人民的當首推美國記者斯諾所寫的《紅星照耀中國》一書。書中第五篇專門敘述了紅軍長征的情況。英文原作于1937年10月,由英國戈蘭茨公司出版,僅1年中就再版5次,銷售10萬冊以上,轟動了世界。1938年1月,美國蘭多姆出版社出版了此書,在美國成為暢銷書。當時的美國內政部長伊克斯連夜讀了之後,立即推薦給羅斯福總統。羅斯福後來成了“斯諾迷”。斯諾返回美國後,他先後3次接見斯諾,了解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軍民進行抗日戰爭的情況,並說“我覺得這樣的人會贏得戰爭的。”

許多美國報刊對《紅星照耀中國》發表了評論。美國著名作家拉奇曼著文評價說︰“《紅星照耀中國》首次向全世界報告了中國紅軍英勇的長征,首次刻畫了共產黨的著名人物,首次描述了他們的生活方式、信念和目的。斯諾對中國共產黨倡導的事業給予了充分的報道。這一事業對本世紀30年代那些懼怕抗擊法西斯的人們,是一個強有力的鼓舞。”

《紅星照耀中國》英文本出版後,陸續譯成俄、法、日、德、意、西、荷、瑞典、印地、希伯來、哈薩克、塞爾維亞等多種文字,行銷達數百萬冊,傳遍全球。在抗日戰爭中,世界各國的許多反法西斯戰士紛紛到中國來,奔赴延安,參加和支援中國人民反對日本侵略者的斗爭。如加拿大的白求恩大夫、印度的柯棣華大夫等人就是讀了《紅星照耀中國》受到吸引而到中國抗日根據地的。白求恩生前,他的朋友們曾寫信問他為什麼舍棄優厚的報酬和舒適的生活到中國,他回信說,“請讀埃德加•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和史沫特萊的《中國紅軍在前進》吧,讀後你們必將與我同感。”

當年,斯諾寫《紅星照耀中國》時曾寫道︰他希望“有朝一日,有人會把這部激動人心的遠征史詩全部寫下來。”半個世紀後,斯諾的願望實現了。另一位著名美國記者兼作家索爾茲伯里寫出了《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于1985年6月由美國一家出版公司出版。1986年5月,解放軍出版社出版了中譯本。索爾茲伯里在書中評價長征時寫道︰“它是人類的一首偉大史詩,一首考驗中國紅軍男女的意志、勇氣和力量的史詩。”“長征終于為毛澤東和共產黨人贏得了中國。在本世紀沒有哪一個事件如此地觸發世界的想象,如此深刻地影響世界的未來。”

今天,當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進行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長征的時候,讓我們特別是青年一代讀一讀這些介紹長征的書,一定會從中得到有益的啟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