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斯諾與大渡河勇士的一張照片說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姜廷玉 張本奎 李國華責任編輯︰唐超山
2016-06-30 15:41

有不少外國人的姓名被中國人永遠記住,與中國工農紅軍和長征聯系在一起的埃德加•斯諾就是其中的一位。斯諾去世後,他的夫人尼姆•韋爾斯為表達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感情,特將斯諾一批遺物,通過中國對外友協贈送給中國革命博物館。這批遺物中有一幅珍貴的照片,那就是1936年9月斯諾與大渡河勇士以及紅軍干部在寧夏的合影。經中國革命博物館同意,本報特向讀者展示這幅照片。

一些黨史、軍史專家說,這幅照片對了解紅軍長征,研究斯諾與紅軍的關系具有極高的價值。望著這幅照片,61年前大渡河那一幕幕壯烈場景又浮現在我們眼前——

1935年5月25日,在波濤洶涌的大渡河旁,回響著17名突擊隊員的姓名︰熊尚林、羅會明、劉長發、張表克、郭世蒼、張成球、張桂成、蕭漢堯、王華亭、廖洪山、賴秋發、曾先吉、蕭桂蘭、朱祥雲、謝良明、丁流民、陳萬清。在劉伯承、聶榮臻的親自指揮下,紅一師一團作為先遣隊開始強渡被稱為插翅難飛的大渡河。他們要打破蔣介石的夢想——在72年前的5月,太平天國名將石達開及其3萬余人馬,在這里被清軍圍困,石達開因貽誤戰機無法渡過河而全軍覆滅。72年後,蔣介石也在這里發出了“讓朱毛成為第二個石達開”的叫喊。紅軍沒有退路。在團長楊得志的命令下,17勇士與船工奮力向對岸劃去,在槍林彈雨中沖上對岸,浴血奮戰撕開了敵人防線。先遣隊強渡過河後,李聚奎帶領紅一師另兩個團也過了河。但僅僅一兩條船要將數萬紅軍全部送過河太費時間,敵軍正從背後快速追趕上來。怎麼辦?毛澤東與周恩來、朱德等軍委領導商議決定︰火速沿著大渡河北上佔領瀘定橋。這座鐵索橋是四川和康藏來往的唯一通道。紅軍急行軍抵瀘定橋下時,敵軍已將橋上鋪板拆空多半。紅二師四團在團長黃開湘、政委楊成武的指揮下,由二連連長廖大珠率領22名突擊隊員在炮火中作為第一梯隊率先沖上了鐵索橋,沖進了瀘定城,隨即第二梯隊、第三梯隊……沖了進去。斯諾在《紅星照耀中國》(即《西行漫記》)中這樣寫道︰這些自告奮勇的勇士們身背毛瑟槍和手榴彈,在奔騰翻滾的河面上,“緊緊地抓住了鐵索一步一抓地前進”。敵軍狙擊手向紅軍瘋狂射擊,“第一個戰士中了彈,掉到了下面的急流中,接著又有第二個,第三個。但是別的人越來越爬近到橋中央”。“終于有一個紅軍戰士爬上了橋板,拉開一個手榴彈,向敵人碉堡投去,一擲中的”。隨後,又有幾個紅軍爬了過來。敵人把煤油澆在橋板上,開始燒了起來。但是,這時已有二十個左右紅軍匍匐向前爬了過來,把手榴彈一顆接著一顆投到了敵人機槍陣地。南岸的紅軍高興地歡呼︰“紅軍萬歲!革命萬歲!”……1935年5月的最後一天,毛澤東踏上鐵索橋,他扶住鐵索凝視了好久……

據專家介紹,在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擺脫困境之後整整一年,英國《每日先驅報》駐中國特派記者斯諾于1936年5月來到上海尋找宋慶齡、魯迅和史沫特萊等人,希望通過他們得到訪問紅色區域的機會。在宋慶齡的安排下,6月的一天,斯諾帶著中共地下黨組織轉交給他的一封用隱形墨水寫給毛澤東的介紹信,以及照相機、攝影機和膠卷、筆記本等,登上一列殘破不堪的火車,向西進發了。

斯諾歷經艱辛于7月輾轉到達陝北根據地,受到周恩來的接見。周恩來用英語對斯諾熱情地說︰“你見到什麼,都可以報道,我們要給你一切幫助來考察蘇區。”毛澤東請斯諾到他的窯洞談話,向他介紹了中國共產黨對國內外局勢的看法,詳細介紹了紅軍和二萬五千里長征。

8月16日,斯諾頭戴紅星帽,身穿軍裝,騎著駿馬,從陝北到達西征紅軍總部駐地——寧夏同心縣預旺堡采訪。彭德懷、聶榮臻、左權對斯諾的到來給予了熱情接待。

斯諾對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十分欽佩。他向西征前線的指戰員詳細了解長征的情況。在一軍團,當指戰員向他介紹17勇士強渡大渡河、22勇士飛奪瀘定橋的壯舉時,他听得出神入迷。斯諾要求采訪這些勇士。當看到這些勇士都不超過25歲、那樣年輕時,斯諾十分驚訝。他問得很詳細︰大渡河在什麼位置?瀘定橋如何危險?敵人的火力如何封鎖?你們是如何沖破敵人封鎖到達對岸的……斯諾的采訪本上記得滿滿的。他被勇士們的英雄行為所嘆服——他們是人,還是神?他一邊采訪一邊稱贊勇士們“英勇過人”,並提出要和這些英雄們合影留念。勇士們手持鋼槍,排成兩排,在野外的草地上和這位沖破國民黨的封鎖來到西征前線的外國朋友合影。斯諾非常高興,他站在勇士的隊伍里,讓別人用他的照相機攝下了這歷史的瞬間。

采訪完大渡河勇士們後,斯諾非常興奮,經常夜不能寐,他迫切想把采訪到的東西向世界公布。1936年10月底,斯諾帶著十幾本日記和筆記、30個膠卷、一大捆共產黨報紙及雜志和文件,悄悄回到北平家中。斯諾完全沉浸在對蘇區之行的美好回憶中,他避不見客,爭分奪秒整理筆記,秘密寫作,並與朋友聯系將手稿帶到中國以外的地方去發表。

斯諾的夫人尼姆•韋爾斯成了好幫手。她乘著黃包車,帶著包括斯諾和大渡河勇士合影在內的30個膠卷到阿東照相館去沖洗。尼姆提心吊膽,怕國民黨發現這些記錄共產黨和紅軍指戰員生活的照片,因為這些照片里紅軍軍帽上的紅星清晰可辨。她也擔心這些膠卷“丟失”,希望沖膠卷的人不懂得這些東西的價值。慶幸的是膠卷不僅沒有“丟”,而且沖洗效果非常好,使得“毛澤東在陝北”和“斯諾與大渡河英雄合影”等許多珍貴的歷史照片最終得以保存下來。

又過了一年,斯諾完成《紅星照耀中國》的寫作,于1937年10月在英國出版。在書中,斯諾專門寫了一節“大渡河英雄”,他高度評價了紅軍強渡大渡河的重要意義︰“強渡大渡河是長征中關系最重大的一個事件。如果當初紅軍渡河失敗,就很可能遭到殲滅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