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紅軍大學里的外教

來源︰震撼心靈的長征故事作者︰紀瑩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09:17
越籍紅軍將領洪水近照。

1935年11月由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擔任校長的紅軍大學在松崗成立。在前後一年的時間里,紅軍大學的師生克服極其艱苦的戰爭環境,認真學習、頑強戰斗,為黨和紅軍培養鍛煉了大批干部,成為長征奇跡中的奇跡。

在這所奇跡般的學校里,更有一位傳奇的外籍教員一一洪水。

洪水是越南人,17歲時追隨胡志明來到中國。曾就讀于黃埔軍校,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經歷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從建軍到抗日戰爭勝利全過程,並走完了二萬五千里長征。1955年洪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軍餃。

這位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唯一一位外籍開國將領在這所紅軍大學里有一段短暫而難忘的執教生涯。

草地的深秋,天黃地寒,一派凋零。但“紅大”的成立卻像寒夜里的一把火,讓洪水心里熱起來。長征前,為人耿直、直言不諱,經常提不同意見的他,得罪了不少人,特別是在“左”傾教條主義大行其道的時候,他被懷疑為“高級特務”,開除了黨籍。在周恩來的幫助下,1934年10月,洪水得以參加長征。遵義會議後,又在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人的關心下,中央縱隊黨委作出了恢復洪水黨籍的決定。

恢復了黨籍的洪水,擔任直屬隊黨支部委員,以飽滿的戰斗熱情負責直屬隊在長征途中的宣傳鼓動工作。1935年6月,紅一、四方面軍勝利會師後,張國燾的分裂行為使部分紅軍又跟著他南下轉戰,經受了磨難。洪水當時跟隨朱德、劉伯承到左路軍工作。左路軍名義上由紅軍總司令朱德和總政委張國燾共同率領,但實際權力操縱在張國燾手中。由于洪水堅決執行黨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確方針, 並敢于面對面地同張國燾進行激烈爭論,結果被張國燾又一次開除了黨籍,打成“國際間諜”,列入了捕殺名單。劉伯承為了保護他,將他從五軍團調到紅軍大學。

劉伯承調洪水來“紅大”,除了保護的目的外,當然還因為洪水是位堪當重任的教員。

早在1932年,洪水就在瑞金的紅軍學校里擔任宣傳科科長兼政治文化教員。洪水受過良好的教育,讀書很多,會法語、英語,同時還創作過大量的戲劇、詩歌,很多作品他還自己上台表演。他無論講演還是上課,從來不用稿子。他說話聲音洪亮,說理透徹而富有激情。他的演說才能得到了大家的一致稱贊,被稱為是“從不卡殼的機關槍”,甚至夸獎他的演說“連螞蟻都要爬出來听”。在此任教期間,洪水還與李伯釗(楊尚昆夫人)、紅軍學校俱樂部主任趙品三等人共同努力,創辦了紅軍歷史上第一個劇社一一工農劇社,洪水任社長。

像他這樣的人才在當時的紅軍隊伍中是很少見的。所以劉伯承見到洪水就拉著他的手說︰“你的文化程度高,你要認真負起責,幫助大家學好文化。”

洪水的手被劉伯承握著,一腔熱血在心頭涌動,卻不知道如何說好。他鄭重地點點頭。

當時“紅大”的學生文化水平非常低,以高級指揮科的學生為例︰除一位軍參謀長陳天池同志讀過幾年小學和一位師政委王波讀過一個月高中外,其他同志大都是文盲。他們好些人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好或者根本寫不出,來“紅大”學習是他們夢想不到的幸福,同時又面臨著他們想象不到的困難。身經百戰、指揮千軍萬馬的他們,卻指揮不了手中的筆。字認識他們,他們卻干瞪眼,不認識字。對此,負責全校文化學習、有教學經驗的洪水將學員分級對待,統籌進度,讓有一點基礎的學員幫助完全不會的。他不搞一鍋煮。 同時,洪水還開設了中國及世界地理等常識課。但邊行軍邊打仗,處于動蕩之中的學校,是很難系統而全面地學習的。而且每一期時間也不長,只有三個月。為此,洪水與政治教員和一些文化較高的學員一起,創辦了一份特殊的牆報一一《戰火》。牆報的內容緊貼行軍和戰斗實際,反映大家的學習、生活和思想情況。說其特殊,主要是因為︰行軍中,如有一天以上的休整,他們就將牆報釘在牆上,讓大家學習。這不僅充分利用了業余時間,還饒有趣味。

更有意思的一件事是,部隊在爐霍期間,由于很注意少數民族政策和群眾工作,所以與當地的藏族相處得很融洽。“紅大”駐在爐霍廟里,廟里同時還住著幾百名喇嘛。他們在一起共同生活的情形就像同一個池子里但絕不混合的兩種水。這邊上著文化課,洪水的聲音激情四射,那邊喇嘛誦經拜佛,聲音瑯瑯。雙方互不干涉,也互不影響注意力。這是 “紅大”一段難以忘懷的時光。

後來,一次戰斗中,洪水所在部隊被打散了。他化裝成老百姓,放過駱駝,牧過羊,討過飯,遇到敵人東躲西藏,然後又一個人爬雪山,過草地,歷盡千辛萬苦,最終到達了延安。

洪水一家全家福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