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克青︰總司令身邊“紅軍女司令”

來源︰《愛在長征中》作者︰潘宏 馬宏偉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11:34

在《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中,專門設有“婦女”一章,作者索爾茲伯里以他獨特的視角對長征中的夫妻作了描寫。其中對朱德和康克清的描寫是這樣的︰

按規定夫婦不能在一起,而且這個規定很嚴格……有關婦女的規定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朱德及其23歲的妻子康克青。在長征中,他們幾乎沒分開過,康克清是戰士、優秀的射擊手,身帶兩支手槍和一支毛瑟槍。有時她肩扛三四支步槍,以幫助勞累的戰士,從而做出了表率。康克清是漁民的女兒,身體健壯。1929年1月,就在朱、毛撤離井岡山之前她在井岡山與朱德結了婚,當時她才17歲,朱德這時已43歲。朱的原妻伍若蘭是一位革命婦女,已于1928年遭國民黨殺害。康克青從15歲起就一直在井岡山戰斗。像大多數婦女一樣,她分到了一匹馬,但她很少騎。她背著額外的槍支徒步行軍……

康克清是紅軍中為數不多的真正指揮過打仗的女戰士。在中央蘇區的一次戰斗中,她以出色的指揮,被人稱為“紅軍女司令”。當時她奉命檢查贛江邊上修的碉堡工事,準備到贛江的良境一帶去。良境同敵人只是一江之隔,對面已經被敵人佔領,不斷地有敵人過江騷擾。傍晚他們來到了江邊的一個小鎮,見到老百姓驚慌不安。鄉里蘇維埃主席說前天敵人過江搶劫,臨走時揚言過兩天還要來。干部和百姓都知道第二天敵人會過江來再次搶劫。面對憂心忡忡的干部和群眾,康克清決定指揮這場戰斗。她和當地同志研究了敵情,察看了地形,制定了伏擊敵人的作戰方案。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突然響起了槍聲,原來是敵人在夜間從對岸偷偷過來。康克清當機立斷,改變了原來的伏擊方案,兵分三路,從三個方向包圍進攻的敵人。部隊在運動中被敵人發覺,響起凌亂槍聲。她又果斷命令游擊隊跟隨軍分區的部隊向敵人沖鋒。主攻部隊沖上去後,其余部隊立即從三面形成包圍向敵人逼近。她運用隨軍作戰獲得的經驗和在學校學習的軍事理論,沉著勇敢地指揮30多名紅軍戰士打擊敵人。勇猛的攻擊出乎敵人的意料,敵人頓時亂作一團。敵人看見沖在前面的軍分區部隊就喊︰“紅軍來啦!快跑!”戰斗到中午時分結束,敵人死傷20多人。當敵人得知是紅軍總司令朱德的愛人參加並指揮了這場戰斗時,恐懼又佩服地說︰“她可凶猛哦,真是紅軍的女司令!”

朱德不斷與錯誤的“左”傾軍事路線作斗爭,康克清在他的身邊給他無數的幫助和鼓勵。在朱德的身邊,不僅使康克清迅速成長為優秀的指揮員,也使康克清對未來充滿信心。康克清後來回憶︰

我們經歷了無數次的戰斗,每次作戰,朱老總總是先了解敵情,察看地形,研究兵力的部署,作戰斗動員,認真細致地對待每項工作。即使踫到了挫折,他也鎮定如常,告訴大家要相信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前途是光明的。

長征時,康克清擔任紅軍總部直屬隊指導員。途中,中央機關的擔架隊隊長生了病,她臨時負責帶領擔架隊。她帶領擔架隊剛剛平安地走了兩天,第三天就發生了情況。在她帶隊前行時,前面傳來一陣雜亂的槍聲,子彈呼嘯著從他們頭上飛過,不遠處的山上有一股敵人向紅軍射擊。康克清看著身前的傷病員和身後即將前來的中央領導機關,心頭一沉。她決定堅決打退這股敵人,立刻命令擔架隊退到安全的地方,自己跑到前面去觀察敵情。她的眼力很好,沒有望遠鏡,也能清晰地看到前面山頭上露出來的一個個小黑點。敵人正在射擊,至少有幾十個人,是從側面襲擊的,而且有些小黑點在蠕動著,似乎要沖下來。如果敵人真沖下來,後果不可設想。康克清立即命令負責後面掩護的特務排調派兩個班上來支援,又派人飛速報告前邊的司令部,盡快派軍擊退這股敵人。在布置完任務後,她自己帶領步兵班沖向前面山邊,佔據了幾個高大土包。她命令戰友們節省子彈,不瞄準目標不要開槍;注意隱蔽,打兩槍換一個位置,減少傷亡。

這時,約二三十個敵人向山下沖來,康克清手起槍落,一槍就打倒了跑在最前面的敵人。戰士們也跟著她扣動了扳機。幾個敵人相繼倒下,剩下的敵人見紅軍槍法如神,紛紛掉轉屁股,爬了回去。

援兵趕到了。康克清指揮援兵從右邊向敵人的側後迂回,等到迂回包圍敵人後,再發起進攻,趕走敵人。山上的敵人發起了第二次攻擊,攻勢猛烈。康克清異常沉著,要求大家暫時不要還擊,注意觀察,等到敵人沖下來之後,瞄準一個打一個。敵人從上面沖了下來。有兩個跑在最前面的敵人,離他們只有幾十米遠,她對身邊的班長說︰“我打左邊的,你打右邊的。”兩聲槍響,兩個家伙先後倒地。這時候,迂回到後面的紅軍向敵人的側背發起攻擊,終于把敵人擊潰了。

擔架隊轉危為安。康克清再次聲名大震。

1935年春天的土城戰斗中,由于敵人人數眾多,紅軍必須馬上撤出戰斗。在一帶地勢狹窄的山坡上,當時正是下雨天,道路泥濘不堪,大隊人馬沖亂了休養連。李堅貞急得大喊大叫,但是卻無濟于事。子彈在頭頂呼嘯,敵人的叫喊聲清晰可聞。擔任司令部直屬隊指導員的康克清在後面頑強地阻擊敵人,追上來的敵人距離她越來越近,可是她卻無法後撤,前面還擁擠著大批後撤的紅軍指戰員。康克清急得心里像著了火,拼命地射擊,可是敵人像驅不散的螞蟻,越聚越多。一個跑在最前面的敵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背包,又凶狠地伸出另一只手來奪槍。幸虧她久經戰事,沉著機智,猛一轉身,來了個金蟬脫殼,敵人抓去了背包,她趁機撒開雙腿從敵人的視線中消失,最終脫險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