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大鍋長征的女紅軍

來源︰《震撼心靈的長征故事》作者︰紀瑩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15:37

賈德福,一位寂寞無名的女紅軍。她,1933年參加紅軍,是紅四方面軍供給部婦女工兵營的伙夫班長。沒有人知道她確切的身世,只知道她參軍前是個寡婦。沒有人準確地記下她去世的時刻,只知道她默默地消失在了甘西北的荒漠。但這位默默無聞的女紅軍,在80年前的那支巾幗鐵流中,卻留下了一個平實而又動人的故事。

1935年春,紅四方面軍開始長征。本來是根據中央的指示,為策應中央紅軍北上的行動,但是卻被張國燾弄成了大搬家。放棄了經營兩年多、易守難攻的川陝根據地,也就意味著,所有人和物資都要搬走。這可苦了婦女工兵營的干部戰士,這些“花木蘭”們不止要背個人行李行軍,還要背上大量的物資。而全營最苦的,又要算是賈德福了。

賈德福是婦女工兵營里年齡最大的一位。說是最大,其實也不過二十七、八歲,但在參軍之前因為寡婦身份,又沒有孩子而倍受歧視的她,面貌枯黃,體形瘦小,沉默少語,這讓她在女兵營里更顯得格外老成。但干起活來的她卻一點不含糊,手腳麻利又舍得出力,你不管什麼時候到伙房去,都有準備好的熱菜熱飯。于是她成了伙房里的頂梁柱。不愛說話,任勞任怨的賈德福有一個心病一一特別喜歡孩子,所以參軍以後她不僅把女兵營當成家,而且對年紀小的妹妹們特別愛護。日子久了,大家不知不覺就把她的輩分抬上去了,不知道是誰最先將她喊成了“賈老婆”。反正從此後,這就成了她的代號。

叫著叫著,她也就真的把自己當婆婆輩啦。

做長征前的準備時,賈老婆簡直想把伙房全部搬走。糧食、菜、油、鹽統統裝滿後,還在自己的干糧袋子上縫了許多小口袋,里面裝著姜、蒜、辣椒、胡椒等調味品。她一個勁地放又一個勁地說︰“裝不完,咋個辦喲。”

其他人就笑她說,這是行軍打仗,不是搬伙房。這下,她卻更振振有詞了,說︰“行軍打仗也要吃飯喲。”

賈老婆除了背著分配給她的四五十斤東西,還自告奮勇地背上一口大鐵鍋。

渡過嘉陵江,走在劍閣古道,正逢陰雨連綿。從石崖上鑿出來的小路,上面是望不到頂的峭壁,下面是深不見底的山谷。雨後路滑,稍不小心掉下去就會粉身碎骨。再加上頭頂敵機的轟炸、掃射。這時,賈德福身背的大鍋就顯得礙事了。她只好走在隊伍的最後,一只手扶著大鍋,一只手與工兵營的女戰士們手拉著手一步一步往前挪。

到了宿營地,一連的班長李中蘭看見賈德福的樣子,“撲哧”一聲笑了,然後像喜鵲一樣尖著嗓子打趣說︰“賈老婆好安逸喲,像背了烏龜殼殼,又落不到雨,又落不到雞(飛機)蛋!”

大家一看瘦小的賈老婆高高的行李上面摞著一口大鍋,不僅像烏龜,還像蝸牛,都忍不住笑起來,這一笑將緊張的氣氛驅走了不少。賈老婆也跟著大家一起憨憨地笑了。沒有想到,這竟提醒了她,在以後遇到敵機來轟炸時,她不是就地趴下,用鍋來掩護自己。而是將鍋放下,自己趴在鍋上。有一次,總供給部部長鄭義齋見到了這個情形,用濃重的河南口音感慨道︰“賈老婆啊賈老婆,你真是好樣的!人家是顧頭不顧 ,可你是顧鍋不顧命。”

賈老婆拍拍身上的灰,頗為自豪地說︰“全營幾百號人,沒有了鍋,咋個做飯呢?”

就這樣,賈老婆的鍋成了長征中的一面旗幟。大家看到她的鍋,感到的是安全、食物和希望。

除了要和大家一起轉移之外,賈德福還要籌劃一日三餐,為此她操碎了心。剛轉移的時候,由于是從比較富庶的地區出發,準備的食物較多,籌糧也比較容易。可是越走越荒涼、越走越困難、越走傷病員越多。賈老婆那張又黃又瘦的臉上,皺紋也越來越密。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她成天擰著眉頭說︰“鍋有,可是沒有啥子好煮的!”為了有東西可煮,她組織伙夫們來樹葉、挖野菜,然後煮成一大鍋,放上一點異常金貴的鹽,看著大家吃下去時,她感到特別高興和欣慰。

張國燾違背毛兒蓋會議決議,擅自率領左路軍南下。賈德福背著大鍋和許多戰友們再過草地。草地,惡劣的氣候與難熬的饑餓,時刻威脅著紅軍戰士的生命。賈德福時刻盯著地面,搜尋著任何一棵野菜。可是草地上的野菜己所剩無幾。往往前面的部隊過後,就被采完了。不甘心的賈德福就將草梗和草根挖出來煮給大家吃。梗與根都是筋,味道不好不說,而且不入口,難以下咽,就算勉強咽下去,又會從胃里翻上來。一些傷員就是因為吃不上東西,體力不濟而默默地倒在了草地。

賈德福含著淚,暗下決心,一定盡最大的努力讓病號能吃上“病號飯”。走出草地後不久,營長林月琴病倒了,賈德福費盡心機采了一捧豌豆尖,煮好後放了一點鹽。許多年後,林月琴每每回憶起賈德福和她特地為自己煮的那碗豌豆尖,止不住熱淚潛然。

春天的黨嶺山,舉目望去,依舊風雪彌漫、飛沙走石。爬山前,賈德福把火燒得旺旺的,在沸騰的鍋里將珍藏的辣椒和生姜全部倒進去。她邊攪著鍋里熱辣辣的湯,邊盛邊吆喝︰“快爬雪山啦!大家多喝一點,驅趕驅趕風寒。”大家喝過辣椒湯,渾身冒著汗,踏上了征程……

兩翻雪山,三過草地,走在最後的,永遠是賈德福。

隨部隊轉戰河西走廊時,她依然背著那口心愛的大鐵鍋,為同志們熬稀粥、煮菜湯、燒開水……可是,一次慘烈的戰斗過後,賈德福卻永遠躺在那口大鍋下,血殷殷地流著,這個年輕而蒼老的女紅軍,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這口“走”過了長征路的大鐵鍋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