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子珍︰為救傷員身中11塊彈片

來源︰《震撼人心的長征故事》作者︰劉聚波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16:07
賀子珍

賀子珍,江西永新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在組織永新農民武裝暴動後上井岡山,在毛澤東領導下參加了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斗爭,並在艱苦的環境中同毛澤東結為伉儷。1934年10月,賀子珍隨同大部隊一起,踏上了長達二萬五千里的漫漫征程。

一路上,部隊對賀子珍等女同志的照顧有限,只能在佔領城鎮時分給她們一點戰利品。為了保障她們,部隊特地抽調了一些騾子,但她們自己不騎,卻用來幫助部隊馱傷病員、載彈藥。遇到敵機空襲,她們就迅速牽著騾子隱蔽,敵機轟炸過後,又趕著騾子繼續前進。

1935年3月的一個下午,部隊來到貴州盤縣。剛剛生過孩子的賀子珍身體還很虛弱,吃過中午飯後,和大家坐在一片樹林的高坎上休息。突然,她隱隱約約听見天邊響起了敵機的嗡嗡聲。隨著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沉重,司號員吹響了分散隱蔽的軍號,賀子珍和大家立即分散到路邊的溝里隱蔽。然而說時遲、那時快,眨眼之間敵機就飛到頭頂了,隨即幾枚炸彈劈頭蓋臉地砸下來。看到一顆顆炸彈接連在附近爆炸,賀子珍叫聲“不好”,然後不顧一切地撲倒在傷員身上。

敵機投完彈又呼嘯著飛走了。硝煙漸散,同志們重新從地上爬起來,拍掉身上的塵土,紛紛互相巡視。他們發現賀子珍一直趴在傷員身上沒有站起來。

“賀子珍同志負傷了!”大家一下子全都涌了過來。鄧穎超上前把賀子珍翻轉過來,慢慢放在地上。只見賀子珍兩眼緊閉,渾身是血,已經不省人事。鄧穎超馬上讓護士對她實施搶救。經過仔細檢查,發現賀子珍頭部和背後多處受傷。因為沒有條件進行手術,醫生只能把皮膚表面的彈片夾出,而嵌入頭骨和肌肉里的11塊彈片卻無法取出。毛澤民夫婦听說賀子珍負傷,急匆匆趕了過來。

這時,賀子珍慢慢蘇醒過來,當得知被掩護的那個傷員安然無恙時,她欣慰地笑了。看到毛澤民夫婦,賀子珍有氣無力地說︰“澤民,我負傷的事情,請你們暫時不要告訴主席。他在前線指揮作戰很忙,不要再分他的心。”

“這麼大的事,不跟他說怎麼能行?”毛澤民試圖說服大嫂。

賀子珍輕輕搖了搖頭︰“部隊還在行軍,帶著我是累贅。請你們把我寄放在附近老百姓家里,將來革命勝利了,再見面。”

經過和董必武等人反復商量,毛澤民還是撥通了前線的電話,將賀子珍受傷的事告訴了毛澤東。那時正是紅軍搶渡赤水、同圍追堵截的國民黨軍隊迂回周旋的關鍵時刻,毛澤東無法離開指揮崗位,更不能親自去看賀子珍。但他在電話里叮囑毛澤民︰“不能把賀子珍留在老百姓家,一是無醫無藥,二是安全沒有保證。要把她抬著走!”隨即毛澤東請傅連障趕來,協助連隊醫生進行搶救,同時讓警衛員把自己的擔架也抬了過來。

毛澤東與賀子珍。

直到第二天清晨,毛澤東才急急忙忙從前線趕回來。只見他“嗖”地一下從馬背上跳下來,三步並作兩步地沖到賀子珍擔架前。他彎下腰一把抓住賀子珍的手,急切地問︰“子珍,怎麼樣?好點沒有?痛不痛?”

賀子珍此時慘白的臉龐上浮出一絲笑容︰“潤之,我沒事。”

“傷得這麼重,還說沒事?!”毛澤東感到很心疼,兩行熱淚不由自主地滑落下來。

這時,一隊隊紅軍戰士匆匆從他們身旁經過。賀子珍深情地凝望著毛澤東,緩緩地說︰“潤之,把我留下,你們前進吧!”

對于這樣的要求,毛澤東怎麼會答應呢?他用力地握著賀子珍的手說︰“子珍,你不要這樣想。我和同志們,絕不會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我就背也要把你背到目的地!”

在毛澤東的關心和王泉媛、鄧六金等人的悉心照料下,一個月後,賀子珍的身體竟奇跡般地恢復了健康。對此,賀子珍打心眼里感謝這些相依為命的革命姐妹們。然而由于各種原因,直到1984年她去世,長征時所中的數塊彈片仍然殘留在她的頭顱里。

毛澤東與賀子珍雕塑(李象群雕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