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六金︰抬擔架累得大口吐血

來源︰《震撼人心的長征故事》作者︰劉聚波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16:51

鄧六金,福建上杭人。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上杭中心縣委巡視員、婦女部部長,福建省委婦女部部長。1934年初入瑞金中央黨校學習,同年10月跟隨中央紅軍開始長征。

剛出發時,鄧立金和王泉媛、鐘月林、危秀英、陳慧清、李桂英、劉彩香等幾名女同志分在衛生部。衛生部帶的物品較多,有藥箱、擔架,連X光機也帶出來了,行動非常地遲緩。由于紅軍轉移屬隱蔽行動,白天不能走,只能夜間行進。當時天公也不作美,連日陰雨,道路非常泥濘,常常有人摔倒。鄧六金和戰友們裹著渾身濕透的衣服,只能在泥水里連滾照顧傷員是件很難辦的事。由于缺醫少藥,些傷員不能得到及時的救治。鄧六金等以女同志特有的細心和耐心,精心地護理傷員,幫他們擦洗傷口,換藥,喂飯。一些傷輕的,拄著拐棍自己還能走一段,有的重傷員,根本就離不開擔架。有些同志更是由鄧六金等人抬著走完長征的。她們除了要護理傷員,還要籌措糧食。

一個多月後,部隊來到湘桂邊境。由于戰事頻繁,傷員越來越多,鄧六金被調到總衛生部干部體養連擔任政治戰士,負責抬運和照顧傷員。這樣,她就和賀子珍等人生活戰斗在了一起。

一天,休養連在翻越一座大山時,遇到敵人飛機的轟炸,一個抬擔架的民夫看到這樣下去太危險,等不及拿到剩余的工錢,便一溜煙似的下山跑掉了。擔架孤零零地放在路邊,另一個民夫站在擔架旁邊急得抓耳撓腮,卻不知如何是好。擔架上是一位胸部負傷的團級干部,因為剛才包扎完傷口,人仍然處于昏迷狀態,而血正一點點從繃帶里面滲出來。

“絕不能丟下傷員!”鄧六金把這一切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情急之下,她忘記了自己體弱有病,上前一把抓起了擔架把手。民夫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也趕忙把擔架後面的把手握在手里。就這樣,他們一前一後,把擔架抬了起來。山很陡,民夫要把抬過頭頂才能保證傷員不滑下來,而走在前面的鄧六金必須半跪著爬行。不一會兒,鄧六金的膝蓋就磕破了,草鞋磨壞了,肩膀也蹭出了血。每前進一步,鄧六金都感到火辣辣地疼。但她卻不能停下,她知道一旦落下隊伍,無論是傷員,還是自己都會十分危險。她一步一步上啊,一點一點挨啊,終于艱難地到達山頂。

時間不容許多作休息,重重地喘過幾口粗氣後,他們又開始馬不停蹄地下山。民夫被眼前這個弱女子的所作所為感動了。為了照顧鄧六金,他主動要求換到擔架前面來,繼續舉著擔架走,鄧六金則把擔架抱在懷里,半蹲著前進。這時,傷員蘇醒了過來,看到鄧六金黃豆大的汗珠往下掉、彎著瘦弱的身軀負重前行的樣子,不由自主流下兩行熱淚。他張了張嘴,但沒說出話來。鄧六金立刻明白了,她一邊小心翼翼地下山,一邊對傷員堅定地說︰“同志,你不要擔心我。只要我們有一口氣,就要把你抬到目的地!”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艱苦努力,鄧六金和民夫終于把傷員抬到了山下。這時,鄧六金卻再也支持不住了,只感覺胸膛發悶,口味帶腥,一張嘴“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來。隨後,又連續吐了幾口。血灑在路邊桔黃的雜草上,把草都染紅了。民夫這下也看不下去了,大聲地說︰“女人干不得這個,還是找個男人來。”可這荒山野地的,到哪里找男人啊。鄧六金用袖子把嘴角的血擦干淨了,把亂蓬蓬的頭發往後一甩,喘著粗氣說︰“嗯,這下好了,吐了就舒服了。快上路吧,天黑前要追不上部隊可就真的糟糕了。”說完,又把擔架緊緊地抓到了手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