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西行漫記》中的長征

來源︰《西行漫記》作者︰埃德加•斯諾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17:28

本文節選自埃德加•斯諾著作《西行漫記》的第五篇——長征。

一、第五次“圍剿”

華南蘇區的六年,注定是要成為長征這部英雄史詩的前奏曲的。這六年的歷史動人心魄,但是只有零星的記載。我在這里即使要概括地介紹一下也是很難做到的。毛澤東簡單地談到了蘇區的有機發展和紅軍的誕生過程。他談到了共產黨怎樣從幾百個衣衫襤褸、食不果腹的年輕然而堅決的革命者建立起一支有好幾萬工農所組成的軍隊,最後到一九三年時已經成了政權的爭奪者,其威脅嚴重到使南京不得不對他們進行第一次大規模的進攻。第一次“圍剿”和接著的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圍剿”完全以失敗告終。在每次這樣的戰役中紅軍都幾旅幾旅地、整師整師地消滅了國民黨軍隊,補充了自己的武器和彈藥,招來了新兵,擴大了地盤。

在這期間,在紅軍非正規部隊的這道不可逾越的防線後面,生活究竟是怎樣的呢?我們這一時代的一個令人驚異的事實是,在華南蘇區的全部歷史中,竟沒有一個“外來的”外國觀察家曾經進入過紅區——世界上除了蘇聯以外唯一的這個由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因此,外國人所寫的關于華南蘇區的一切材料都是第二手材料。但是,這些記載不論是友好的還是敵意的,現在可以證實幾點重要事實,這些事實清楚地說明了紅軍所取得的人民擁護的基礎是什麼。土地給重新分配了,捐稅給減輕了。集體企業大規模地成立了,到一九三三年,僅江西一地就有一千多個蘇維埃合作社。失業、鴉片、賣淫、奴婢、買賣婚姻都已絕跡,和平地區的工人和貧農生活條件大為改善。群眾教育在情況穩定的蘇區有了很大的進展。在有些縣里,紅軍在三、四年中掃除文盲所取得的成績,比中國農村任何其他地方幾個世紀中所取得的成績還要大,這甚至包括晏陽初在洛克菲勒資助下在定縣進行的“豪華”的群眾教育試驗。在共產黨模範縣興國,據說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有文化的——比那個有名的洛克菲勒資助的縣份還高。

許多不偏不倚的材料現在至少已經證明了這一些。但是,關于這個小小的蘇維埃共和國生活的其他方面雖然越來越多地可以搞到文獻材料,我們仍然只能從理論上來加以探討,而這又不屬本書的範圍。比如,要是當初紅軍堅守住于南方的根據地,並且得到鞏固,他們會有什麼成就?這馬上使我們進入了純粹臆測的領域,所得結論自然受到主觀因素的制約。無論如何,關于南方蘇區的猜測,現在主要是只具有學術興趣的事了。因為到一九三三年十月,南京已發動了它的第五次,也是最大的一次“圍剿”,一年之後,紅軍終于被迫實行總退卻。當時幾乎人人都認為完了,認為這是為紅軍送葬出殯。他們這種估計錯誤到多麼嚴重的程度,要到幾乎兩年以後才看得出來,因為那時將要發生一場驚人事件,使蔣介石總司令的性命掌握在共產黨的手中,這樣的卷土重來在歷史上是很少有先例的。而在這以前,蔣介石有一陣子卻真的相信了自己的吹牛——他已經“消滅了共產主義的威脅”。

對紅軍進行的戰爭到了第七個年頭,要想消滅他們的嘗試才取得了顯著的成功。當時紅軍對江西的一個很大部分和福建湖南的大塊地區,有實際行政控制權。在湖南、湖北、河南、安徽、四川、陝西諸省還有其他的蘇區,只是與江西蘇區並不連接而已。

蔣介石在第五次戰役中對紅軍發動了大約九十萬軍隊,其中也許有四十萬——約三百六十個團——實際參加了贛閩蘇區的戰爭和對付鄂豫皖蘇區的紅軍。但是江西是整個戰役的樞紐。紅軍在這里能夠動員一共十八萬正規軍,包括所有後備師,它還有大約二十萬游擊隊和赤衛隊,但是全部火力卻只有不到十萬支步槍,沒有大炮,手榴彈、炮彈和彈藥來源極其有限,這全部是在瑞金的紅軍軍火廠中制造的。

蔣介石采取了新戰略,充分利用他的最大有利條件——優勢資源、技術裝備、外面世界的無限供應(紅軍卻同外面世界隔絕)機械化戰術,一支現代化空軍,可以飛航的作戰飛機近四百架。紅軍繳獲了少數幾架蔣介石的飛機,他們也有三、四個飛行員,但是他們缺乏汽油、炸彈、機工。過去經驗證明,進犯紅區,企圖以優勢兵力突襲攻佔,結果要遭到慘敗,蔣介石現在改用新的戰略,把他大部分軍隊包圍“匪軍”,對他們實行嚴密的經濟封鎖。因此,這基本上是一場消耗戰。

這樣做代價很大。蔣介石修建了幾百、幾千英里的軍事公路,成千上萬個小碉堡,可以用機關槍火力或大炮火力連成一片。他的又攻又守的戰略和戰術可以減弱紅軍在運動戰上的優勢,而突出了紅軍兵力少、資源缺的弱點。實際上,蔣總司令在他的著名第五次“圍剿”中等于對蘇區修建了一條長城,逐步收攏,其最後目的是要像個鐵鉗似的夾住和擊潰紅軍。

蔣介石聰明地避免在公路碉堡網以外暴露大部隊。他們只有在得到大炮、裝甲車、坦克和飛機濫炸得非常良好掩護下才前進,很少進到碉堡圈幾百碼以外。這些碉堡圈遍布江西、福建、湖南、廣東、廣西諸省。紅軍由于被剝奪了佯攻、伏擊或在公開交戰中出奇制勝的機會,不得不采取新戰略,他們開始把他們的主要力量放在陣地戰上,這一決定的錯誤及其錯誤的理由,本書以後還要述及。

據說第五次戰役主要是蔣介石的德國顧問們設計的,特別是已故的馮•西克特將軍,他曾任納粹陸軍參謀長,有一個時期是蔣介石的首席顧問。新戰術是徹底的,但進展緩慢,代價浩大。作戰進行了幾個月,但是南京對敵軍主力還沒有打出決定性的一擊。不過,封鎖的效果在紅區是嚴重地感覺到了,特別是完全缺鹽這一點。小小的紅色根據地是越來越不足以擊退它所受到的全部軍事和經濟壓力了。為了維持這次戰役中所進行的一年驚人的抵抗,盡管紅軍否認,但我懷疑對農民想必進行了相當程度的剝削。但是同時必須記住,紅軍的戰士大多數都是新分了土地和獲得了選舉權的農民。中國的農民僅僅為了土地,大多數也是願意拼死作戰的。江西的人民知道,國民黨卷土重來意味著土地回到地主的手中。

南京方面當時認為它的殲滅戰快要成功。敵人已陷入重圍,無法脫身。除了在國民黨收復的地區進行“清剿”以外,每天還從空中進行轟炸和掃射,消滅的農民當有千千萬萬。據周恩來說,紅軍本身在這次圍困中死傷超過六萬人,平民的犧牲是驚人的。整塊整塊的地方被清除了人口,所采取辦法有時是強迫集體遷移,有時更加干脆地集體處決。國民黨自己估計,在收復江西蘇區的過程中,殺死或餓死的人有一百萬。

盡管如此,第五次戰役仍沒有定局。他沒有能達到消滅紅軍的“有生力量”這個預期目標。紅軍在瑞金舉行了一次軍事會議,決定撤出,把紅軍主力轉移到一個新根據地去。這次大遠征為期達整整一年,計劃周密,很有效能,這種軍事天才是紅軍在采取攻勢階段所不曾顯過身手的。因為指揮勝利進軍是一回事,而在如今已盡人皆知的西北長征中那樣的困難條件下,勝利完成撤退計劃又是另外一回事。

從江西撤出來,顯然進行得極為迅速秘密,因此到紅軍主力——估計約九萬人——已經行軍好幾天以後,敵人的大本營才發現他們已經撤走了。紅軍在贛南進行了動員,把大部分正規軍從北線撤下來,由游擊隊換防。這種行動總是在夜間進行的。到全部紅軍在贛南的雩都附近集中後,才下令作大行軍,這是在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開始的。

連續三夜,紅軍把部隊分成西、南兩個縱隊。第四天晚上他們出其不意地進發了,幾乎同時攻打湖南和廣東的碉堡線。他們攻克了這些碉堡,敵軍驚惶奔逃。紅軍猛攻不停,一直到佔領了南縣的全部的碉堡工事封鎖網,這就給他們打開了通向西方和南方的道路,紅軍的先鋒部隊就開始了他們轟動一時的長征。

除了紅軍主力以外,成千上萬的紅區農民也開始行軍——男女老幼、黨與非黨的都有。兵工廠拆遷一空,工廠都卸走了機器,凡是能夠搬走的值錢東西都裝在騾子和驢子的背上帶走,組成了一支奇怪的隊伍。隨著征途的拉長,這些負擔大部分都得在中途扔掉,據紅軍告訴我,成千上萬支步槍和機槍,大量機器和彈藥,甚至還有大量銀洋都埋在他們從南方出發的長征途上。他們說,現在遭到成千上萬警備部隊包圍的紅區農民有朝一日會把他們從地下挖出來,恢復他們的蘇區。他們只等著信號——抗日戰爭也許就是那個信號。

紅軍主力撤出江西後,經過了許多星期,南京的軍隊才終于佔領紅軍的主要城市。因為成千上萬的農民赤衛隊和游擊隊在少數正規人員領導下仍繼續堅決抵抗到底。這些紅軍領袖不怕犧牲,自願留下來,他們許多人的英勇事跡今天仍為紅軍所津津樂道。他們打了一場後衛戰,使主力能夠突圍遠去,南京來不及動員足夠部隊來加以追逐和消滅與行軍途上。即使到一九三七年,江西、福建、貴州仍有一些地方由這些紅軍殘部據守,而在最近政府宣布又要對福建開始進行一次“最後肅清”的反攻戰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