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爾茲伯里筆下的女紅軍們

來源︰《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作者︰哈里森•索爾茲伯里責任編輯︰崔白露
2016-07-05 17:35

本文節選自哈里森•索爾茲伯里的著作《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

毛澤東的夫人賀子珍在長征途中沒有與其丈夫一道行軍。按規定夫婦不能在一起,而且這個規定很嚴格。參加長征的紅一方面軍中只有36名婦女干部,女護士和女勤務兵也寥寥無幾。但並非其他各軍都是如此。四方面軍就有2000名婦女,還組成一個婦女獨立團,該團在長征中曾經歷了一些殊死的戰斗。

有關婦女的規定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朱德及其23歲的妻子康克清。在長征中,他們幾乎一天沒分開過,但這有其特殊的原因。康是戰士、優秀的射擊手,身帶兩支手槍和一支毛瑟槍。有時她肩扛三四支步槍,以幫助勞累的戰士,從而做出了表率。

康克清是漁民的女兒,身體健壯。1929年1月,就在朱、毛撤離井岡山之前,她在井岡山和朱德結了婚,當時她17歲。朱德這時已43歲。朱的原妻伍若蘭(一位革命婦女)已于1928年遭國民黨殺害。康克清從15歲起就一直在井岡山戰斗。

像大多數婦女一樣,她分到了一匹馬,但她很少騎。她背著額外的槍支徒步行軍。她說︰“我很善于走路和騎馬。我總走在一群人前面幾十米,這群人中有蔡暢(另一名黨的婦女領袖)和幾位留過學的黨員。他們整天談論他們的經歷,談論在國外的情況。

“他們每天談呀,笑呀!還開玩笑。和他們在一起很受鼓舞。他們不斷地說笑,有時還唱《馬賽曲》。我確實對海倫•斯諾說過,長征就像在野外散步一樣。與這麼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在她的同伴中,不論是男的還是女的,與她有同感的人卻並不多,大多數認為長征是一次艱苦而又危險的行動,自始至終都是如此。

賀子珍由于懷孕,便與大多數婦女一起被分配在休養連。她只有在周末或在駐軍休整的幾天里才與毛澤東見面,而這種休整在初期是極少的。他們可能比別的夫婦見面機會略多一些,但也多不了多少。自從井岡山時期以來,“星期六晚上見面”的規定一直在執行。若遇丈夫有病,妻子需要照顧丈夫,則可以例外。除此之外,這一規定在長征中從來沒有改變過。

幸存下來的指揮員和醫務人員都堅持說,長征中不存在任何嚴重的兩性關系問題。部隊行軍途中接觸婦女的機會不多,當然,主力部隊中也沒有多少婦女。紅軍在極大程度上是由青少年組成的。約54%的戰士都在24歲以下。據傅連璋大夫估計,90%的人未曾有過性生活的經歷。身材嬌小的劉英(當時尚未與洛甫結婚)說,男男女女在一起工作,根本沒有兩性那種感情。

“有時”,劉英說,“我們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在一起生活,有時在同一張床上睡覺。我們都不脫衣服。敵人離得那麼近,我們又是那麼累。我們找不到睡覺的門板,精疲力竭地一頭倒在草堆上便睡著了。”

長征過來的大多數的夫人都不操持家務。康克清宣稱她從來沒有照料過朱德。

賀子珍則不同。她喜歡照料毛澤東,而且一有機會就這麼做。她善于烹調,為毛制作他愛吃的湖南風味菜。毛澤東非常喜歡吃辣椒,特別是賀子珍做的辣椒湯。“不喜歡紅辣椒,你就成不了好的革命者。”毛澤東喜歡對李德這麼說。李德則喜歡醋溜肉和酸白菜。

毛澤東自激進的學生時代起,就是婦女平等權利的積極擁護者。他最早的著作之一就是談這個問題的。他創造了這樣一句話︰“婦女能頂半邊天。”然而,他並不是長征的總負責人,主力部隊30名女干部的生活每況愈下,許多早期發生的問題都是涉及一些基本生活問題,如食物的分配和搬運,由誰來背米,誰來做飯,以及做多做少等等。婦女們都很年輕,但沒有幾個是像康克清那樣有結實的身體。她們整日整夜在嶙峋的山間小路上行軍;往上爬三千尺,往下走兩千尺,再往上爬三千尺;越過一座高山,又去一個長達三英里的崎嶇山口,就這樣翻來覆去。哎!這些婦女她們哪來這麼大的勁呀!

博古的夫人認為她的經歷是典型的。她有兩個孩子,在莫斯科生了一個男孩,在上海生了個女孩,又第三次懷孕了。在長征前約一個月一次空襲中,一塊彈片擊中了她的頭部。她流產了。1934年10月14日,她與其他人一道撤出瑞金時已基本恢復健康。

過了三四年,當她回憶長征初期的情況時,就覺得往事不堪回首。“行軍非常艱難,”她說,“我的雙腳疼得很厲害,不得不每天用熱水洗腳。”

蔡暢是名門閨秀。蔡的母親有剛強的個性和堅定的政見。50歲時,她與富商丈夫離婚,進入小學,完成了學業。其子女成為共產黨人,受她的影響極大。蔡暢在長征期間一直把她母親的一張舊照片帶在身邊。

蔡暢對于長征沒有任何怨言,正如李伯釗所說,她意志堅強,給她備了一匹馬,但她很少騎。而是讓給傷病員騎,她認為他們更需要馬。那時,她身材縴瘦,但她翻越了五嶺,她和劉英一道行軍,也像劉英一樣,不僅翻越了五嶺,並且在漫長的二萬五千里崎嶇道路上進行宣傳鼓動,提高長征戰士們的士氣。康克清把蔡暢講的故事和笑話稱為“精神食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