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以不足3000兵力挫敗國民黨數萬步騎兵

來源︰河南法制報作者︰馬國福 楊玉紅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6 15:57

紅二十五軍獨樹鎮戰斗遺址

核心提示

桐柏山與伏牛山之間,有一個特殊的地方叫獨樹鎮七里崗,因地處兩山余脈連接處自然形成的一個小缺口,所以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2014年11月26日,本報記者從桐柏沿紅二十五軍長征路一路奔波,過泌陽來到了位于方城縣的獨樹鎮七里崗,瞻仰了位于許南(許昌-南陽)公路邊的紅二十五軍血戰獨樹鎮紀念碑和烈士陵園。當年紅二十五軍在這里經歷了長征中生死攸關的一場戰斗,也就是這場戰斗,讓獨樹鎮這座中州名鎮名垂青史。

烈士墓前悼英靈

行走在獨樹鎮寬闊的馬路上,街道兩邊成列的樹叢、成片的草坪、高大的建築與漂亮的民居讓記者眼前豁然一亮,這個看上去繁華的集鎮早在春秋時期就已成為商品集散地。漢代中葉,獨樹稱為龍泉店。明朝正統四年設諸陽驛,獨樹正值驛道上,稱為龍泉店鋪,後稱龍泉鎮。明嘉靖三十二年,洪水淹沒沖毀龍泉古鎮,僅龍泉寺前一老槐樹得以幸存,後人因此稱其為“獨樹”。記者沿公路來到位于獨樹鎮鎮北的七里崗,這里就是紅二十五軍獨樹鎮戰斗遺址。

紅二十五軍唱得最為響亮的一支進行曲,就是《紅軍青年戰士之歌》︰“紅色的青年戰士志氣昂,好比那東方升起的太陽。不怕犧牲英勇殺敵如猛虎,沖鋒陷陣無堅不摧誰敢擋。”

“紅二十五軍是一支年輕的隊伍,非常有朝氣。”方城縣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孫留安介紹說,“在這支長征隊伍里,從軍領導到戰士,平均年齡要比別的紅軍部隊年輕幾歲。當時,軍長程子華29歲,軍政委吳煥先27歲,年齡稍大的副軍長徐海東,也才34歲。團、營干部多是20歲多點,有的還不到20歲,戰士們13歲到18歲的居多。”

“歷時10個月,轉戰萬里,最先到達陝北;經歷數百場戰斗從未失敗,長征結束時兵員比出發時不減反增;與中央長期失去聯系,卻能獨立作出北上抗日決策,主動策應全局,為中央紅軍落腳陝北奠定了重要基礎,這就是曾經途經南陽,對中國革命的勝利起了獨特作用的紅二十五軍。”方城縣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靳雲開介紹說。

來到七里崗烈士陵園已是正午,薄霧輕雲,日光直射,烈士紀念碑拔地而起,直沖雲天,在耀眼的陽光下熠熠生輝,由劉華清題寫的“紅二十五軍獨樹鎮戰斗遺址”幾個遒勁有力的大字格外清晰。四周數百個烈士墓顯得更加肅穆。由于少有人上崗,七里崗上的黃土路早已湮沒在雜草叢中。站在崗頂,從伏牛山方向吹來的寒風夾雜著綠油油麥田的清香撲面而來,讓人從寒冷中又感到幾分愜意。曾經在這里驚天動地的槍炮聲,已沉寂了80年,紀念碑上刻寫的碑文一下子把記者的思緒帶進了風雪連天、慘烈悲壯的那一天——1934年11月26日。

出泌陽遇敵軍

1934年11月24日清晨,紅二十五軍進至泌陽縣八里崗後,不顧疲勞,立即向方城縣挺進。

紅二十五軍轉向北上後,敵四十軍軍長龐炳勛覺察紅軍似有經象河關及葉縣、方城之間獨樹鎮、保安西進的意圖,遂急調所部第一一五旅由賒旗鎮北返方城之獨樹鎮七里崗、硯山鋪一帶設伏;史振京騎兵團由葉縣南下保安、方城堵截;李福和騎兵第五師經羊冊、酒店、金湯寨向獨樹迂回堵擊;李運通第一一六旅由新野北上南召,以阻擊紅二十五軍進入伏牛山區。紅二十五軍後面,敵“追剿縱隊”5個支隊仍緊追不舍。11月25日,紅二十五軍到達泌陽縣象河關西北的王店、土風園、小張莊一帶,與敵“追剿縱隊”第二支隊發生戰斗。戰斗後,部隊繼續西進。

紅二十五軍第二二五團,完成誘敵南下的任務後,日夜兼程,于11月25日,同主力紅軍會合于泌陽縣境繼續向方城挺進。

主力紅軍入方城

11月25日晚,紅二十五軍進入方城縣境,在過山廟、秦房、羅家趙莊駐下(現屬方城縣小史店鎮)。“當時的群眾,由于受舊軍隊的迫害,再加上國民黨的宣傳,听說紅軍來了,男女青年個個躲了起來。”方城縣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李延齡介紹說。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黨史等部門曾對紅二十五軍血戰獨樹的歷史進行調查,當地一位老人介紹說︰“紅軍來時天已漆黑,村民看到帶著槍炮,都嚇得逃跑了。”

紅軍在過山廟、秦房、羅家趙住了一夜。紅軍進村後,宣傳紅軍和窮人是一家人,掏錢買吃的。一位紅軍戰士住在過山廟村剛剛搬家的李明德屋里,屋里的東西都已經搬走完,剩下個尿盆(舊俗搬家不搬尿盆——意思是不把臊氣搬入新家),戰士用尿盆洗腳,不小心把尿盆打破了。第二天紅軍離開時,就托李明德的大伯送給李明德四百銅元作為賠償。

紅軍戰士在各家做飯,做好飯也讓群眾一起吃。紅軍中有小孩、有女同志,穿的是些雜色衣服,和群眾穿戴差不多。一夜之間,紅軍和群眾建立了親密感情。在過山廟,一位老太太騰出自己的住房,讓7個女紅軍戰士住。

秦房當地群眾因听到秦房東南象河關方向不斷傳來槍聲,飽受土匪劫掠的村民們一陣驚慌。晚飯後,寒流突至,村里早已封門閉戶。二更天,隨著一陣狗叫,已經入睡的村民們听到輕輕的叫門聲︰“老鄉,開開門吧,不要怕,我們是紅軍,是革命的隊伍。”一些膽大的人打開房門,看到站在風雪中的紅軍戰士,便主動領著他們到各家叫門。

一個個房門打開了,但紅軍戰士沒有一個進老百姓的房內,只在屋檐下或避風雨的地方休息,在廚房里做飯、用了老百姓的米面、紅薯、蔬菜等當面付款。紅軍的嚴明紀律給老百姓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稱他們是“開天闢地以來最好的軍隊”,軍民關系一下子拉近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