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險背後的美麗︰走出臘子口就能得天下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6-07-06 16:00

70多年前,一名苗族戰士攻克了敵人重兵把守的百丈懸崖,突破長征最後一道天險,一個名叫臘子口的地方從此聞名遐邇。因為修公路,如今的臘子口已不復往年的雄峻,但是兩岸岩壁上的彈痕仍依稀可見,記錄著那段硝煙彌漫的歷史。

走出臘子口就能得天下

臘子口,位于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東北部的臘子口鄉,其間兩山對峙如刀劈斧剁一般,溝寬約8米,溝底只有30余米寬,被水深流急的臘子河佔去一大半。

當地民謠說︰“人過臘子口,像過老虎口。”

臘子口戰役,在紅軍長征中不算大仗,卻是一場十足的險仗。由于這場戰斗發生在黨內出現嚴重分裂的緊要關頭,事關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和紅一方面軍安危存亡的關鍵時刻,臘子口注定成為黨史軍史上不得不書寫的濃重一筆。

1935年9月16日夜,紅軍前鋒抵達臘子口。當時盤踞在甘肅南部的軍閥、國民黨新編14師師長魯大昌,為阻斷紅軍北上之途,在臘子口層層構築工事,方圓不足百米的險要地帶,集中了兩個營之眾,要與紅軍決一死戰。

據當年率部攻打臘子口的楊成武將軍回憶︰“木橋把兩邊的絕壁連接起來,要經過臘子口,除了通過這小橋別無他路。橋東頭頂端丈把高懸崖上築著好幾個碉堡,四挺重機槍對著我們必須經過的三四十米寬、百十米長的一小片開闊地……”

敵人重兵把守的天險之地,紅軍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地攻破它。聶榮臻曾回憶說︰“臘子口打不開,我軍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無論軍事上政治上,都會處于進退失據的境地。”付出了慘重代價才走出草地的紅軍,難道還要走回去嗎?

“走出臘子口就能得天下”成為共識,打通北上通道是紅軍當時唯一的選擇。當夜,戰斗打響了,紅軍強攻多次都無法拿下臘子口,這時一名外號“雲貴川”的苗族小戰士自告奮勇,用一根帶鐵鉤的長桿子鉤住樹根或岩縫,硬是從絕壁攀上崖頂,放下繩索,突然出現在敵人背後,並向山下的部隊發出總攻信號,天險就這樣拿下來了。

苗族小戰士為這場戰役增添了傳奇色彩。至今,站在楊成武將軍題寫的“臘子口戰役紀念碑”前,仿佛還能看到70多年前的那一個清晨,霞光驅散了峽谷的霧氣,紅軍勇士簇擁著被戰火燻染的紅旗,站在臘子口上,沐浴著血色般的朝霞,是那樣的威武雄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