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流交匯聚驚濤 回憶懋功會師

來源︰解放軍畫報作者︰楊運芳責任編輯︰菅琳
2016-07-06 11:10

小金(舊稱懋功),這個位于夾金山北麓的川西北小城,皆因它與中國革命的一段撼人心魄的歷史連在一起而聞名遐邇。1935年6月紅一、四方面軍于長征途中在這里勝利會師,小金由此被載入了中國革命的偉大史冊。

6月上中旬,我們“紅色之旅”采訪小組幾乎是踩著紅軍的步點來到小金的,在時空轉換中我們仿佛置身于紅軍會師時的隊列里,感受戰友相聚的興奮,體悟力量凝聚的豪情……

橋上的傳說

進入邛崍山脈之後,途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橋——有建于百年前的鐵索橋,有可雙向通車的新造橋;有鋼筋拉索、碎木鋪面的懸空小橋,還有小石橋、小木橋等,橋型不一,大小各異。其中最有名氣的,當數那座達維會師橋。

“達維”系藏語方言,意為石碉。達維村是小金縣達維鄉政府所在地,距縣城35公里。達維橋位于村東300米處的河流上,圓木結構,長13.6米,寬2.8米,始建于民國初年。1935年6月12日,紅一方面軍先頭部隊紅四團與紅四方面軍七十四團在達維橋勝利會師;6月14日,毛主席率紅一方面軍主力部隊與紅四方面軍在達維橋會師,從而掀開了紅軍長征史上新的一頁。

在達維橋頭,我們采訪了96歲的藏族老人張紹全。按老人的說法,他家與紅軍有緣。紅一方面軍從寶興縣磽磧翻越夾金山時,他父親正好在磽磧遇到紅軍,便毫不猶豫地為紅軍帶路到達維。老人說︰“紅一、四方面軍會師時,兩軍指戰員又是抱又是跳,又是哭又是笑的,那場面感人得很吶!”

張紹全老人講,兩路紅軍先頭部隊會師的當天晚上,紅四方面軍的同志寧願自己露營,主動把房子讓給紅一方面軍的同志住,糧食也給了紅一方面軍,還動員我們支起大鍋,做飯給紅一方面軍的同志們吃。晚上,在喇嘛寺前的大坪上開了會師聯歡會。毛主席率領紅一方面軍主力部隊到達維的當天晚上,也在這個大坪上開了會師聯歡會。場面那個熱鬧啊!我現在閉上眼楮都能想起來。遺憾的是,當年的大坪如今已不復存在。長在這塊地上的隻果樹已經掛果,玉米正在拔節,陣風吹過,刷刷作響,似聞當年會師聯歡時的熱烈掌聲。

達維會師橋北岸公路旁,赫然矗立著“紅一、四方面軍達維會師紀念碑”。在紀念碑處,我們遇到了一位名叫王安發的老漢。交談中得知,他今年63歲,家住膽扎村夾金山公路大橋橋頭。他伯父1935年參加紅軍,並在蘇維埃政府中任職,1935年冬被敵人殺害,家里房屋被燒,正在生孩子的伯母被燒死,奶奶悲憤氣絕。從小到大,從大到老,王安發對此刻骨銘心。用他的話說,“仇人早已死光了,我只求報答紅軍的恩情”。他有一手絕活兒——用鼻孔吹簫。農閑時節,他常常奔走鄉里,為鄉親們吹奏歌頌紅軍、歌頌共產黨、歌頌幸福生活的歌曲,以表達深埋于心的一種願望。他為我們吹了一曲《盼紅軍》。伴著悠揚的旋律,他仿佛陶醉在了“青枝綠葉迎風擺,紅軍來了鮮花開”的憧憬里。簫聲訴說著紅軍的故事,也訴說著一位川北老人質樸的情感。

小金縣城往東7公里處有兩座鐵索橋,分別是猛固橋和馬鞍橋。猛固橋橫跨于沃日河上,馬鞍橋橫跨于撫邊河上,兩橋相距不足200米,但都稱得上地處要沖,地勢險要,易守難攻。為迎接紅一方面軍順利進駐小金縣城,紅四方面軍曾在這里與敵人進行了激烈戰斗,戰士的鮮血染紅鐵索,橋頭堡上至今留有累累彈痕。障清礙除之後,紅四方面軍三十軍政委李先念率部來到猛固橋頭,“十里相迎”毛主席等中央領導和紅一方面軍順利進駐小金縣城。

我們穿行于兩橋之間采訪。撫摸依稀可辨的彈痕,注視�跡斑斑的鐵索,傾听咆哮不息的流水聲,仿佛看到紅軍戰士與敵人廝殺的身影,也仿佛看到兩支紅軍攜手進駐小金縣城時的熱烈場面,听到了《紅軍兩大主力會合歌》的昂揚歌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