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隊伍里長大的“紅小鬼”

來源︰《紅岩春秋》雜志作者︰李延 劉歌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7 08:51

我們的父親李金德和母親李玉明曾經長時間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工作。父親是周恩來副主席的機要秘書,對外的身份是周恩來副主席的副官。母親是周恩來副主席的譯電員。每當他們向我們回憶起在南方局的戰斗和生活,都非常激動和感慨。現回溯父親在革命戰爭年代幾個重要時期的片段,以表追憶。

革命隊伍里長大的“紅小鬼”

父親李金德,原名李道興,1920年7月20日出生于湖北紅安縣華家河鎮李家窪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紅安蘇維埃政府建立後,1930年春,青年人參加紅軍形成熱潮,群眾都組織起來,成立了赤衛隊、自衛軍、少先隊、共青團、婦女會等。父親出身貧苦,向往革命,他先在兒童團負些責任,主要任務是放哨、站崗、查路條、送信等,又急切地要求參加紅軍。只有10歲的父親謊稱自己已經12歲了,還是由于年齡太小一連三次報名都沒被批準。後來,楓樹坳的農會主席找到他說:你不是想參加紅軍嗎?現在縣總工會要一個勤務員,你願意不願意去?父親回答說:只要讓我當紅軍,干什麼我都願意。因為在工作中表現突出,縣委書記徐寶珊調父親到身邊擔任警衛員,以後徐寶珊同志擔任了中共鄂豫皖省委組織部部長,父親也隨著一起到了省委。

1932年11月,徐寶珊同志帶著父親參加了重建後的紅25軍,父親仍擔任警衛員,參加了郭家河、潘家河、楊泗寨等戰斗,在第五次反“圍剿”戰斗中堅持下來。1934年11月,紅25軍決定要戰略轉移,父親特別請假回了一趟老家,把村里老人為他操辦的一門娃娃親退掉了。他怕自己萬一犧牲了,會影響姑娘的一生。

不久,紅25軍便由河南羅山縣何家沖出發向西挺進,開始長征。父親被調到軍部交通大隊,先後擔任班長、排長。交通大隊是紅25軍非常有特色的一支部隊,平時是軍部首長身邊的警衛部隊,打起仗來,既負責傳達命令、通訊聯絡,又是一支突擊隊,在危機時刻沖鋒陷陣。

一天,紅25軍正在開會,突然被前來偷襲的敵軍包圍,全軍除重病在身的徐寶珊同志外,男女老幼都拿起了槍與敵人血戰。關鍵時刻,軍政委吳煥先把大刀一擺,率領軍部交通隊殺向敵陣。父親緊跟在吳政委身後拼死沖殺。庚家河一役,徐海東、程子華同志均負重傷,徐寶珊同志也不幸病故。父親在戰斗中腿部負傷,不得已,部隊把他安置在老鄉家中養傷。

父親傷好以後,和當地的地下黨、紅軍傷病員一起參加了華陽游擊隊,他擔任分隊長。游擊隊打了很多勝仗,人員也發展到100多人。有一次,他們在城固通往漢中的山路上伏擊敵人一支運輸隊,截獲敵人30多擔軍用物資,影響很大,老百姓傳說紅25軍在華陽留下一個“特務營”,厲害得很!威震一時的華陽游擊隊成了敵人的心腹大患,調來重兵圍剿。游擊隊被打散,僅存20多人沖出重圍。父親打听到主力紅軍在厚軫子、黃柏原、二郎鎮等地活動,連續急行軍五天五夜,終于見到了徐海東老軍長。徐海東軍長稱贊他了不起,傳命嘉獎,並任命他擔任交通大隊隊長。

1935年7月,父親隨部隊繼續北上,出秦嶺、過渭河、翻越六盤山,馳聘隴南隴東,威脅敵人西北後方的蘭州,打亂了西北敵人圍追堵截中央紅軍的戰略部署。8月,在掩護大部隊渡河的戰斗中,吳煥先政委身先士卒,率部堅守河岸,不幸中彈犧牲。他犧牲時,父親就在身邊。吳政委文武雙全,打仗勇敢,是紅25軍的軍魂。他生前非常喜歡父親,經常給父親講三國、水滸的英雄故事,還幫父親學文化。他經常夸父親腦子好,雖沒有文化,但傳達口頭命令經常是一字不差。吳煥先同志的犧牲,父親尤感悲痛。多少年以後,提起老政委,父親仍忍不住傷心落淚。

1935年9月中旬,紅25軍前進至陝北延川永坪鎮,同陝北紅軍勝利會師,會師後成立了紅15軍團,徐海東同志再次把父親調到身邊當參謀。有一次,徐海東對父親說:“我們到了陝北,不再孤單奮戰了。但是,這麼多年我們遠離中央,毛澤東、周恩來,我久聞大名,可無緣相見,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們呢?”父親想,老軍長想要見到的人,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

1935年11月,中央紅軍和紅15軍團勝利會師,紅25軍編入紅一方面軍。12月初,在陝北洛川夏寺灣,徐海東軍團長命令父親率通訊班給毛澤東、周恩來送信。父親終于見到了仰慕已久的英雄毛澤東、周恩來。

父親當時雖然不到16歲,但身材高大、身體健康,給周恩來留下很深的印象。因此,他見到徐海東同志就問起父親的情況。徐海東說:“李金德是個孤兒,是在紅軍隊伍中長大的孩子,你就把他調到你身邊工作吧。”有了徐海東同志的推薦,父親就從此調到周總理身邊工作,幾十年如一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