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師永坪勝利的旗幟高高飄揚

來源︰大河報作者︰潘國平 李陽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7 10:36

陝西永坪

記憶”褪色”的會師地

9月15日,紅二十五軍終于到達延川縣永坪鎮。

昨天上午10時,蜿蜒的延(安)永(坪)公路上,當刻著“永坪”的路標出現在采訪團面前時,我們忍不住驚呼起來:“紅軍會師地,我們來了!”

坐落在陝北延川縣境內的永坪鎮被群山環繞,鎮上只有兩條主要街道,人也不多,顯得寧靜而祥和。

在永坪鎮政府,一位40多歲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紅二十五軍的確是在這里和劉志丹的紅軍會師的,可是現在我們這里沒有任何文獻資料,也很難找到當年的見證人。”

“會師遺址在哪里?我們想去會師紀念碑前看看。”記者說。這位工作人員為難了:“會師地點在現在的鎮小學,紀念碑卻找不到了。”

“怎麼會呢?難道連紀念碑也沒有?”我們難以置信。

抱著幾分希望,我們從鎮政府西行,來到一公里外的永坪鎮小學。眼前的學校佔地10多畝,嶄新的教學樓、平坦的操場,此外沒有任何標志性建築。操場邊的跑道還在整修,10多個建築工人正在地面鋪抹水泥。由于是假期,校園里除了施工隊伍的身影,再沒有其他人。

該校總務處白俊江正在指揮施工,听說我們的來意,指著學校大門熱情介紹說:“當年紅軍會師就在那個地方,原來那里有兩間瓦房,徐海東和劉志丹就住在那里,但後來學校擴建,把房子全拆了。”據他介紹,這個小學是1927年建成的,紅軍會師後幾經改造。最近的一次修建是在2000年,原來的老房子早就蕩然無存了。

站在空曠的校園里,采訪團一行人都默默不語,難言的惆悵和蒼涼從每個人的臉上流露出來。

在校園一個偏僻的角落,我們見到了一個破舊的宣傳欄,透過灰蒙蒙的玻璃櫥窗,依稀可見3張發黃模糊的照片,上面的房子門窗呈窯洞形狀,古樸大方。

回到當年紅軍會師的地方,采訪團成員深深鞠躬致敬,再致敬!抬起頭,每個人眼眶里都噙滿了淚水……

在永坪這塊紅色的熱土上,在這個沒有任何紀念標志的會師地,我們久久不願離去,眼前掠過70年前紅二十五軍萬里長征即將接近勝利時的一幕幕畫面和英雄的面容……

永不掉隊

”七仙女”的長征奇跡

“我記得紅軍有7名女戰士,她們是坐著小船走的,其他人在河兩岸拉了條粗繩,拽著繩飛過去了,快得很哩!”8月11日,我們在甘肅省天水市新陽鎮渭河岸邊采訪,老人們提起當年紅軍飛渡渭河的故事,眉宇不由得生動起來。

這7名女戰士,可是“七仙女”啊。一路上我們听了不少有關她們的故事——

紅二十五軍長征出發時,總人數為2980名,其中有7名女護士,正好組成一個班。因為數字的巧合,故有“七仙女”班之稱。“七仙女”班的成員是:班長曾紀蘭,副班長田希蘭和護士張桂香、曹宗凱、戴覺敏、周少蘭、余國清。

紅二十五軍長征出發的前兩天,“七仙女”班才奉命隨軍行動,參加聞所未聞的“打遠游擊”。1934年11月17日傍晚,在越過平漢鐵路的緊急時刻,軍政治部的一位同志來到“七仙女”班,忽然宣布命令說:“前有堵敵,後有追兵,情況十分危急。你們女同志都要留下來,趕快返回蘇區去,繼續堅持革命斗爭。”那位同志給她們每人發了八塊銀圓當作路費,就掉轉頭匆匆走去。

突如其來的一道命令,把7名女兵嚇蒙了,年齡最小的余國清,忍不住“哇”的一聲哭起來,眾姐妹也都丟了魂兒一般,嗚嗚哇哇地抱頭痛哭。

這時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副軍長徐海東從後面追趕過來。她們好像遇到救星,不約而同地圍上前去,一致要求跟隨部隊參加“打遠游擊”,徐海東答應了她們的請求。

誰知部隊一進桐柏山區,敵人就糾集了20個團的兵力,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情勢極為險惡。由于桐柏山區難以立足,紅二十五軍決定掉頭北上,繞過豫西平原,直奔伏牛山區。就在這時,軍政治部又決定將“七仙女”班就地留下,叫她們或是返回大別山去,或是就地找個窮苦人家,給人家當女兒做媳婦。總而言之,既不能讓她們拖累隊伍,也得保證她們的安全。

從小就參加革命的“七仙女”們堅決要求隨軍行動,吳煥先政委網開一面,“七仙女”才得以繼續長征。而軍政委吳煥先給她們配備了一匹小馬,一路上幫著馱點行李,誰要是累了或者病了,還可以輪換著騎上一程。這樣,也就減輕了她們長途行軍作戰的實際困難。

1936年長征結束時,4支紅軍隊伍中走完長征路的女同志也為數不多。這些人中間,紅二十五軍中就有6位,這也是一個奇跡!

追憶英雄

涇川鏖戰隕落一代將星

紅二十五軍一路走來,經歷了數不清的困苦和劫難,在迎來長征勝利的那些日子里,這支頑強戰斗的隊伍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1935年8月21日,紅二十五軍在甘肅省涇川縣四坡村遭遇強敵,在這場慘烈的戰役中,紅二十五軍的“軍魂”、年僅28歲的軍政委吳煥先不幸中彈犧牲……

“重走紅二十五軍長征路”,一路上我們都在聆听吳煥先的故事。他能文能武、作戰英勇、指揮有方,幾次生死存亡的戰斗,他都身先士卒沖殺在前,帶領部隊建立奇功;他胸懷坦蕩,善做思想工作,從嚴治軍、以身作則,擁有崇高的威望……在重走紅二十軍長征活動出發前,我們曾專門前往吳煥先的家鄉新縣箭廠河鄉竹林村四角曹門,尋找關于這位紅二十五軍軍魂的故事——

箭廠河鄉,是鄂豫皖革命的發源地,四角曹門背靠鯰魚山,面對倒水河,共有村民300余人。

“這里家家有紅軍,戶戶有烈士,當年跟隨吳煥先參加紅軍的村民就有400多人。”而這樣的情況並不僅限于四角曹門,大革命前,整個箭廠河鄉共有人口1.7萬人,參加革命犧牲的就有1.2萬!

吳煥先故居,就坐落在離村口不遠的胡同里。不大的庭院是

很典型的豫南建築風格。故居內,吳煥先的佷子吳世治和妻子肖榮華還居住在此。吳世治57歲,肖榮華62歲,坐在竹椅上,兩位和藹的老人打開了話匣子。關于三伯吳煥先,他們更多的記憶來自于父輩的講述——

1907年8月,吳煥先出生在一個殷實的家庭。7歲入私塾,16歲考入麻城蠶業學校。上學期間,吳煥先接受了馬列主義的革命思想。畢業回家,他把一個大胡子的外國老頭畫像貼在了家里的中堂上。“當時,爺爺氣得不能行,就去問他外國老頭是誰。三伯說:‘這是馬克思,是全世界無產階級的革命導師,敬奉他,就能敬奉出一個新社會。’”

1926年,吳煥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那年他19歲。1926年,他組織起了農會。1927年4月,他們打掉了國民黨反動政府設在鄂豫邊的武裝稅卡。從此,箭廠河地區的農民運動得到了蓬勃發展。

但村里的惡霸勾結土匪向農會進行報復,吳煥先一家6人慘遭殺害,只有吳煥先的弟弟吳先書僥幸逃生。血的仇恨,讓吳煥先更加堅定地走向了革命道路。吳世治說,是吳煥先“改變了四角曹門的歷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