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十五軍長征在甘肅

來源︰甘肅黨史網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7 10:58

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是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主力離開後,由中共鄂豫皖省委于1932年在鄂豫皖根據地重建起來的。至1934年秋,這支部隊已在鄂豫皖根據地堅持游擊戰爭將近兩年。

1934年11月11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河南省光山縣花山寨召開第14次常委會議。會議決定紅二十五軍立即實行戰略轉移,為發展紅軍和創建新革命根據地而斗爭。會議還討論決定對紅二十五軍進行整編,程子華任軍長,徐海東任副軍長,吳煥先任政委。

11月16日,在中共鄂豫皖省委領導下,紅二十五軍2980余人,高舉“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的旗幟,由河南省羅山縣何家沖出發西進,開始了長征。征途中,紅二十五軍多次粉碎敵人重兵圍追堵截,穿越平漢鐵路進入桐柏山區,揮戈向西北方向前進;跨過許(昌)南(陽)公路進入伏牛山區;由鐵鎖關(即洛南縣箭桿嶺)進入陝南,開始創建鄂豫陝根據地。1935年7月,為把敵人調出蘇區,相機殲滅,紅二十五軍北出終南山,直抵西安近郊。袁家溝口一仗打敗了敵人的第二次“圍剿”,使蔣介石企圖在三個月內消滅紅二十五軍的計劃徹底破產。紅二十五軍開始向新的目標前進。後來,他們成為進入甘肅的第一支長征勁旅,也是最早到達陝甘革命根據地的長征隊伍。

一、西進甘肅,迎接黨中央北上

紅二十五軍開始長征後,即與黨中央失去聯系。 出終南山之後,部隊何去何從,一個重大的戰略問題擺在了鄂豫皖省委面前。此時,徐海東等從繳獲的《大公報》上獲得一則消息︰“共軍一、四方面軍在川西會師後,繼續向北逃竄,先頭部隊到達松潘……”。另外,又從來自四川的商人口中,得知紅四方面軍已西渡嘉陵江,可能同中央紅軍共同北上。當時,蔣介石正在調集幾十萬大軍向川、陝、甘邊界集結,妄圖將我主力紅軍圍堵消滅于川西地區。正在這時,中共鄂豫皖省委原交通員石健民冒著生命危險,通過敵人重重關卡,從上海經西安來到紅二十五軍軍部,帶來了中央4月間發出的幾份文件和中央紅軍與紅四方面軍已在川西會師並向北行動的消息。這使紅二十五軍面臨著一次新的戰略行動的抉擇。

7月15日,中共鄂豫陝省委代理書記吳煥先在長安縣灃峪口主持召開了緊急會議。會議根據中央文件精神,結合鄂豫陝革命根據地的斗爭實踐,全面分析了當時的斗爭形勢,認為紅二十五軍在鄂豫陝革命根據地第二次反“圍剿”中所取得的勝利,“只是粉碎了敵人三個月的進攻計劃而沒有爭取(得)最後的全部勝利”,要繼續在鄂豫陝蘇區立足還是有很大困難,應該從全局形勢和主力紅軍的戰略意圖出發,考慮紅二十五軍的戰略出路。從國內形勢來看,“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和國民黨的出賣,使中華民族危機空前嚴重,黨和紅軍必須動員千百萬人民一致奮起,堅決反對蔣介石的賣國反共政策,積極準備同日本帝國主義作戰。”在這種形勢下,省委明確認識到,“中國蘇區發展,紅軍新勝利,主力會合在西方的勝利與將要形成中國西北部蘇區根據地,……這都是目前中國革命發展的新形勢特點”,“敵軍在川甘邊界阻擊紅軍北上,我軍西出甘肅破壞敵軍後方,配合主力紅軍的行動,是當前最主要的任務。”會議決定“紅二十五軍到陝甘蘇區會合紅二十六軍,首先爭取陝甘蘇區的鞏固,集中力量以新的進攻策略消滅敵人,直接有力的配合紅軍主力,創造新的偉大紅軍與準確直接與帝國主義作戰的陣地。”

1935年7月16日,根據灃峪口會議的決定,紅二十五軍4000多名指戰員又踏上了繼續長征的道路。這時,駐西安之東北軍敵第五十一軍一一三師已跟蹤尾追而來。為隱蔽北上意圖和擺脫敵軍的追擊,紅二十五軍由辛口子向南折入秦嶺山中,佯攻漢中,然後轉向西北挺進。31日,紅二十五軍以二二三團第一營為前衛,輕裝奔襲二十余里,佔領川陝公路要地雙石鋪(今鳳縣縣城),殲敵一部,截獲敵高級少將參議一名,獲得許多文件和報紙。根據敵少將參議提供的情況,得知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先頭部隊已到達松潘地區,繼續向陝甘邊境前進。

這時,敵胡宗南縱隊、魯大昌新編第十四師、王均第三軍、鄧寶珊新編第一軍和馬鴻賓第三十五師都部署在川西北和甘南邊境、渭河沿線和西(安)蘭(州)公路上,防我主力紅軍北上。綜合分析後,紅二十五軍軍領導當即決定迅速行動,進入甘肅境內,直搗敵人後方,配合主力紅軍北上,迎接黨中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