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十五軍長征在甘肅

來源︰甘肅黨史網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7 10:58

四、近逼平涼 激戰四坡村

紅二十五軍切斷交通要道西蘭公路,揮師東進的行動完全出乎敵人意料。蔣介石急忙命令國民黨馬鴻賓部三十五師“移駐隴東後,以一部對陝甘寧邊區取包圍封鎖形勢,勿任流竄,以主力集結于平涼、西峰鎮之間,相繼堵截‘徐匪’。”[9]據此,馬鴻賓率全師8000余人南下隴東,在瓦亭、三關口、平涼、涇川、西峰等地設立封鎖線,妄圖阻擋紅軍東進。馬鴻賓還親自坐陣平涼指揮。

8月18日,紅二十五軍在瓦亭與敵三十五師馬應圖部進行遭遇戰,擊潰敵人,並相繼佔領瓦亭、三關口、蒿店。19日,紅二十五軍沿西蘭公路東移,進入平涼境內安國鎮一帶。平涼縣城位于六盤山以東,是西蘭大道上的重鎮之一,戰略位置非常重要。紅二十五軍近逼平涼城下,駐平守敵十分驚慌。紅二十五軍在安國鎮稍作休息後,啟程涉過頡河,一部兵力與敵三十五師一部激戰,掩護主力逼近平涼縣城。主力則進至縣城以北白廟一帶,以火力封鎖縣城。為繼續牽制敵人,紅二十五軍于20日繞過平涼縣城,然後南渡涇河至四十里鋪。此時,馬鴻賓率敵三十五師一0五旅一個騎兵營,馬應圖率步兵三個營尾追而來。傍晚時分,紅二十五軍順西蘭公路東進至打虎溝,迅速佔領大堡山高地,將追敵全部打垮,殲其一個多營。親至馬連鋪督戰的馬鴻賓狼狽逃回平涼城內。

8月21日,紅二十五軍冒著綿綿秋雨,沿著涇河南岸的泥濘公路,經花所鎮急行軍40余里,到達涇川縣城以西10里多的王村鎮。這時得知,敵三十五師二0八團在涇川以東之涇河沿岸封鎖我軍,迎面進行堵擊;敵三十五師第一0五旅,也尾追而來。為擺脫敵人,軍首長果斷決定,部隊暫離公路,南渡--河作佯攻靈台態勢,給敵造成我軍急于“奪路入陝”的錯覺,實則西去威逼崇信縣城,繼續切斷西蘭公路,進一步牽制敵人,並積極探听黨中央和中央紅軍消息。

紅軍離開王村後南行,登上王母宮 。王母宮 北臨涇河,南靠--河,東去40里就是兩河交匯處的涇川縣城。涇河、--河匯合處有一座王母宮石窟遺址。翻過王母宮西的中 ,陡峭的山坡底下便是--河水。--河是涇河的一條支流,當時正值雨季,河水上漲,滾滾浪濤拍擊河面,部隊渡河很困難。軍政委吳煥先親自在岸邊指揮渡河,就在軍直屬機關分隊過河時,山洪突然爆發,軍部機關和直屬部隊及在 上擔任後衛部隊的第二二三團被阻于--河北岸。

正在這時,敵第三十五師一0四旅二0八團和騎兵團一部近千人,氣勢洶洶的由涇川方向撲來,向被洪水阻于 上掌曲、羊圈窪、四坡村一帶的後衛部隊發動突然襲擊。駐在掌曲 頭掩護渡河的紅軍二二三團三營,同敵人展開了激戰。同時,紅二十五軍副軍長徐海東立即指揮駐羊圈窪和四坡村的一、二營迅速投入戰斗,支援三營陣地。敵人首次進攻受阻後,仗著人多勢眾,向紅軍陣地發起一次次進攻。在這危急關頭,軍政委吳煥先帶領軍部直屬交通隊和學生連150多人,從--河北岸邊的掌曲東坡、沈家坪兩條羊腸小道攔腰截擊敵人,切斷了敵人的後路。戰斗正在激烈進行時,紅二十五軍政委吳煥先不幸被敵人的子彈擊中胸部,壯烈犧牲在前沿陣地上,時年28歲。在紅二十五軍前後夾擊的有力打擊下,敵人頓時混亂,紛紛潰散,最終被驅趕到一條爛泥溝里全部殲滅,敵團長馬開基被擊斃。

22日,陰雨連綿,山陡路滑,紅二十五軍官兵在鄭家溝附近的寶盒子山安葬了政委吳煥先。吳煥先同志是鄂豫皖革命根據地早期領導人之一,是中共鄂豫陝省委和紅二十五軍的主要領導人。他的犧牲,是紅二十五軍的一個重大損失。隨後,省委常委臨時商定,由于程子華負傷未愈,徐海東兼任軍政委和省委書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