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範長江在蘭州發出第一份紅軍長征報道

來源︰蘭州日報作者︰袁志學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7 11:24

範長江(1909年-1970年),原名範希天,四川內江人,杰出的新聞工作者,天津《大公報》戰地記者。1935年秋從成都到蘭州,客觀報道長征中的中國工農紅軍,1937年2月初,只身冒險進入西安,對“西安事變”作實地采訪,1939年5月在重慶由周恩來介紹加入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解放日報》《人民日報》社長、新聞總署副署長、國家科委副主任、全國科協副主席兼黨組書記等職。1970年10月23日去世。新中國新聞事業的奠基人之一。

西部旅行無心插柳柳成蔭

1935年,年僅26歲的範長江以《大公報》特約通訊員的名義,開始了他醞釀以久的西部考察采訪活動。7月14日,範長江從四川成都出發,跟隨胡宗南的一個參謀團,經新都、德陽、綿陽、江油、平武,然後翻過大雪山,到達川北重鎮松潘。肩負阻止實施戰略轉移進行紅軍北上的重任,國民黨軍第一師師長胡宗南率部駐扎在松潘。範長江乘機采訪了胡宗南,從胡宗南那里初步了解到長征中的紅軍的一些情況,然後繼續北上,越漳臘、過黃龍寺,翻過九寨溝,抵達川甘交界處的南坪(今九寨溝縣)。8月3日晚,範長江一行進入文縣中寨的董上村,正式進入甘肅境內,之後經西固(今舟曲縣)、岷縣、拉卜楞到河州(今臨夏州),途中會見了卓尼土司楊吉慶,8月31日離開河州經鎖南壩過洮河,經臨洮北鄉于9月2日抵達蘭州。

1935年9月4日,範長江在蘭州趕寫了西部考察活動中的第一篇報道——《岷山南北剿匪之現勢》,投寄報館,發表于9月13至14日的天津《大公報》。《大公報》刊發此稿時,編輯為此寫了編者按︰“本報特約通訊員長江,從成都行五十日到蘭州,其報告岷江軍事形勢的一封書(即文章),值得大家注意一看。”範長江在《岷山南北剿匪之現勢》中寫道︰“記者七月十四日由成都出發,經江油、平武、松潘、南坪、西固、岷縣、洮州、拉卜楞、臨夏各地,九月二日到達蘭州,歷時五十日,所經皆軍事要地,特將目前剿匪中心區域——岷山南北之軍事現勢,擇要以告讀者。”範長江對紅軍長征的背景、岷山南北的軍事地理、紅軍長征的動向、國民黨軍隊的戰略防御部署等進行了客觀敘述和綜合分析,認為︰“他們(指紅軍——引者注)最有利的出路,是北入甘肅。即以甘肅西南境之夏河、洮州、岷縣、西固為目標,進入洮河與大夏河流域。此一帶有豐富的糧食,充足的壯丁及衣服布匹皮毛等物質,可以大加補充,然後或轉隴南出隴東,會合徐海東,更北接通陝北劉志丹,進入寧夏及隴西甘涼肅一帶,或即由洮河與大夏河流域過黃河經青海東部,直上甘涼肅。此地北通外蒙,西通新疆,更因雪山之灌溉,農業異常豐美。如得此地為根據,蘇俄接濟可以源源而來,封鎖政策將失其作用。”

報道詳盡地敘述了紅軍在川西北的情況,打破了國民黨宣傳機器所散布的紅軍即將被消滅的謊言,第一次向社會大眾公開了紅軍長征的真相。範長江分析當時的形勢說︰“朱、毛、徐向前合股以後尚有十萬左右之人槍,缺食缺衣,缺彈藥,進圖四川腹地既不可能,困守岷江上游與大小金川之間,尤無法自給……”紅軍“究竟如何走法,雖尚未可知,可依記者觀察,以趨洮夏兩流域的可能最大。而且此種重大的軍事變化,最多不出一月之內,即將具體表現。設洮夏兩河如被突入,更被進入甘、涼、肅三州,則中國之國際與國內局勢,將發生根本影響。”這一從蘭州寫成並發出的歷史性報道,使範長江成為報道紅軍長征的第一人而載人史冊。

原籍四川的範長江“本來打算先作環川旅行”,但到達成都後,因得到且愛惜“一個由成都經松潘北上蘭州的旅行機會”,故“放棄了過去的準備,決定和朋友們先行到蘭州。”就這樣,範長江改變了既定計劃,拉長了路線,行程由成都一路北上,經松潘、川西,到達岷山,直至蘭州,寫出聞名于世的《岷山南北剿匪軍事之現勢》。就這樣,原本是沖著記錄沿途見聞的新聞報道而去的範長江,因為恰好趕上了長征行軍至甘川地區的紅軍,巧遇駐守松潘的國軍將領做實地采訪,有關紅軍長征的報道才得以出爐,實屬“歪打正著”,真可謂“無形插柳柳成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