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紅軍唐進新︰我參加了飛奪瀘定橋

來源︰新華社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7-07 11:36

從湘江血戰到突破烏江天險,搶佔婁山關,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飛奪瀘定橋,開闢雪 山草地通道,跨越天險臘子口……唐進新所在的紅4團一直是中央紅軍長征路上的先鋒團。

“那時候年輕,不知道怕,也不覺得苦。”長征中的萬水千山,91歲的老人這樣總結。

唐進新記得最清楚的,是71年前的飛奪瀘定橋。1935年5月27日清晨,紅4團在團長王開湘、政委楊成武率領下,從大渡河西岸的安順場出發,向瀘定橋奔襲。

“軍委限令3天3夜趕到。”老人回憶,對紅軍來說,3天320多里路並不算多。“但都是山路,還要不停地打仗。”

“有時,我們必須彎腰挪步,從僅容一人的絕壁間穿過。”唐進新說,一路急行、架橋、打仗和繞道,第一天只走了80多里。

第二天,軍委又來急電,限29日奪取瀘定橋。“就是說,我們一晝夜必須趕240多里。”老人說,雖然此前他們曾創造一晝夜行軍160多里的紅軍紀錄,但這次大家都覺得壓力很大。

“路上還有敵人,瓢潑大雨下個不停。”摸黑行走的紅軍,行軍速度非常慢。

對岸發現了火把。敵人也在連夜增援瀘定橋。政委楊成武大膽決定,點起火把,以剛剛被消滅的川軍番號迷惑敵人。“踫到敵人,就留下一部分人打仗,別的人繼續跑步前進。”

29日6時許,紅4團趕到瀘定橋邊,並佔領西橋頭。“是一座由13根鐵索橫拉兩岸的鐵索橋,我們趕到時,川軍已把橋上木板抽掉了。”老人回憶說。由于戰斗經驗不夠豐富,唐進新沒有被選為突擊手。“2連連長廖大珠等22人組織的突擊梯隊,踏索奪橋。3連跟著,邊沖邊鋪木板。1連打掩護。我們4連負責遞木板。”唐進新記得,下午4時許,戰斗打響了。“子彈打得鐵索丁當響,有兩名突擊隊員掉下去了……我站在西橋頭,不停地把手中木板遞給3連的戰友。”唐進新說。

過草地前,紅軍曾派一個團進去過,結果陷入絕境,後來被救了出來。于是,紅4團再次擔當了先鋒。唐進新和戰友們在草地中滾爬了6天6夜,為全軍踏出一條北上道路。

緊接著,紅四團巧用奇兵,以正面強攻、側翼攀絕壁迂回戰法,突破天險臘子口。聶榮臻評價︰“臘子口一打開,全盤都走活了。”

“長征中,最艱險的戰斗,我們先參加;最難走的路,我們先走;最難過的險關,我們先過;最難吃的苦,我們先吃。我們是長征中走得最辛苦的部隊之一。”憶當年,老人驕傲不已。

解放後,唐進新回到家鄉江西省安遠縣,後來當了縣長。1966年,剛過50歲的唐進新提出辭呈,成為當時全省年齡最小的離休干部之一。

堅持回到鄉下居住的唐進新,脾氣一如過去般耿直,看不順眼的事,仍要管一把,當地人稱“唐老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