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十五軍為迷惑蔣介石不停變換行軍方向

來源︰河南法制報作者︰馬國福 聶金鋒責任編輯︰高飛
2016-07-07 14:22

牛愛民向記者介紹紅二十五軍長征故事

核心提示

就在紅二十五軍創建鄂豫陝革命根據地,一直未與中央紅軍取得聯系時,偶然得到了中央紅軍長征北上的消息。對此,中共鄂豫陝省委召開了灃峪口會議,決定紅二十五軍配合中央紅軍西征北上,繼續長征。省委提出“迎接黨中央”、“迎接主力紅軍”的戰斗口號,進一步激發了全體戰士的斗志。接著,紅二十五軍馳騁隴南隴東,橫貫陝、甘兩省的交通大動脈西(安)蘭(州)公路,從而打亂了敵人圍堵紅軍的部署,配合了中央紅軍的行動。

迷茫之中見曙光

“就在紅二十五軍長征到達陝南,正在創建鄂豫陝革命根據地時,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長征途中舉行了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6月中旬,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等率領中央紅軍,歷盡艱難險阻,到達四川西部的懋功地區,與紅四方面軍會合。”對紅二十五軍深有研究的楊青山站在地圖前分析說,“這時,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魔爪已由東北伸向華北,威脅平津,而國民黨反動政府置民族危亡于不顧,繼續推行所謂‘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共賣國政策,中華民族危機空前嚴重。紅二十五軍北出終南山時,蔣介石正在調集幾十萬大軍向川陝甘邊境集結,企圖將主力紅軍圍堵消滅于川西地區。而紅二十五軍自從1934年11月離開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後,即與中央失去聯系,對中央紅軍的行動一直不甚了解。”

1935年7月,紅二十五軍威逼西安時,從國民黨的報紙上得悉中央紅軍和紅四方面軍已在川西會師,並有北上的動向。7月15日,原中共鄂豫皖省委交通員石健民從上海經西安到達紅二十五軍軍部駐地,帶來了中共中央數月前發出的幾份文件,也帶來了中央紅軍和紅四方面軍已在川西會師並有向北行動的消息。在這種情況下,7月15日晚,鄂豫陝省委即在西安市長安區灃峪口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紅二十五軍西征北上。

灃峪口,西安市長安區灤鎮的一個村莊,背倚秦嶺,面朝灃河。80多年前,灃峪口在紅二十五軍長征中扮演了不尋常的角色。“1935年7月13日,紅軍抵達灃峪口一帶,大力做群眾宣傳工作。”楊青山感慨地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灃峪口村的一座廟牆上還能看到紅軍寫的標語。紅二十五軍在這里召開了著名的灃峪口會議。當時會址是一座關帝廟,上了年紀的村民都知道。雖然灃峪口會議留給當地的只是一間老房子,但紅軍精神卻在這里傳承。想當年紅二十五軍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下,隊伍越來越壯大,靠的就是堅韌不拔的意志。”

灃峪口會議

1935年7月15日晚,中共鄂豫陝省委在代理書記、紅二十五軍政委吳煥先主持下,在灃峪口召開了緊急會議。會議作出了西征北上與陝甘紅軍會合的戰略決策,以配合主力紅軍在川陝邊的軍事行動。會議認為“配合主力紅軍行動,是當前最緊迫的戰斗任務”。決定立即率領紅二十五軍西征北上,迅速與陝甘紅軍集成一股力量,牽制敵人,策應黨中央和主力紅軍北上。

會議根據中央文件精神、報紙消息和敵情動態,統攬全局地分析了斗爭形勢,認為︰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和國民黨的出賣,使民族危機空前嚴重,黨和紅軍必須動員千百萬人民,一致奮起,堅決反對蔣介石的賣國反共政策,積極準備同日本帝國主義作戰。同時,會議還根據鄂豫陝革命根據地的斗爭實踐和行動區域的狀況,認為“在目前我們行動區域的群眾工作、黨的組織十分薄弱,紅軍本身還沒有擴大到有力地迅速地消滅整批敵人,創造偉大的鞏固的革命根據地。同時,在我們行動的區域,目前說來還是狹小的,物資還不能充分供給大批紅軍的需要,創造一個很好的新的革命根據地是有些困難,這主要是因為我們本身力量不能迅速完成的關系。”紅二十五軍在鄂豫陝革命根據地第二次反“圍剿”中取得襲擊荊紫關、袁家溝口戰斗和威逼西安等作戰的勝利,只是粉碎了敵人三個月的進攻計劃而沒有爭取最後的全部勝利,加之敵人實行“圍剿”的兵力有增無減,根據地形勢仍很嚴重。為了謀求新的戰略出路,省委在袁家溝口戰斗後,就曾有過與陝北紅軍會合行動的戰略意圖。這時,省委已明確認識到︰中國蘇區發展、紅軍新勝利、主力會合在西方的勝利與將要形成中國西北部蘇區根據地……這都是目前中國革命發展的新形勢特點。

會議決定︰省委率領二十五軍到陝甘蘇區會合紅二十六軍,首先爭取陝甘蘇區的鞏固,集中力量以新的進攻策略消滅敵人,直接有力地配合紅軍主力,創造新的偉大紅軍與準備直接與帝國主義作戰的陣地。在這種新的策略方針之下,決定了二十五軍西征北上的行動。同時決定將鄂陝、豫陝兩特委,合並為鄂豫陝特委,統一領導留下的武裝力量,繼續堅持鄂豫陝革命根據地的斗爭。

“省委在與中共中央失去聯系的情況下,獨立自主地作出這一戰略決策,完全符合全國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符合中共中央、毛澤東率領主力紅軍北上抗日的戰略意圖,也反映了紅二十五軍全體戰士與主力紅軍會師的熱切願望。”楊青山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