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夜行︰陷入泥潭前 他用力將我甩出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願堅責任編輯︰賈敏
2016-08-03 04:31

開場白

兩萬五千里長征,是由無數這樣的風霜雨雪串成。著名作家王願堅以他的血性文字,宣告一種在場感。你看,草地上走來的那些人,讓我們感到多麼親近——   

茫茫的草海,一眼望不到邊。大隊人馬已經過去了,留下一條踩得稀爛的路,一直伸向遠方。

干糧早就吃光了,皮帶也煮著吃了。我空著肚子,拖著兩條僵硬的腿,一步一挨地向前走著。背上的槍支和子彈就像一座山似的,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唉!就是在這稀泥地上躺一會兒也好啊!

迎面走來一個同志,沖著我大聲嚷︰“小鬼,你這算什麼行軍啊?照這樣,3年也走不到陝北!”

他這樣小看人,真把我氣壞了。我粗聲粗氣地回答︰“別把人看扁了!從大別山走到這兒,少說也走了萬兒八千里路。瞧!槍不是還在我的肩膀上嗎?”

他看了看我,笑了起來,就和我並肩朝前走。他比我高兩頭,寬寬的肩膀,魁梧的身材,只是臉又黃又瘦,兩只眼楮深深地陷了下去。

“小同志,你的老家在哪兒?”他問我。“金寨斑竹園!听說過嗎?”

“啊,斑竹園!有名的金寨大暴動,就是從你們那兒搞起來的。我在那兒賣過帽子。”

一點不錯,暴動前,我們村里來過幾個賣帽子的人。我記得清清楚楚,爸爸還給我買了一頂。回家來掀開帽里子一看,里面有張小紙條,寫著“打倒土豪劣紳”。真想不到,當年賣帽子的同志竟在這里踫上了。

我立刻對他產生了敬佩的感情,就親熱地問他︰“同志,你在哪部分工作?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呀?”“我嗎?在軍部。現在出來找你們這些掉隊的小鬼。”他一邊說,一邊摘下我的槍,連空干糧袋也摘了去。

“咱們得快點走呀!你看,太陽快落了。天黑以前咱們必須趕上部隊。這草地到處是深潭,掉下去可就不能再革命了。 ”

听了他的話,我快走幾步,緊緊地跟著他,但是不一會兒,我又落下了一大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