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魚鉤︰幫戰士熬過20天 卻沒留住老班長的命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陸定一責任編輯︰賈敏
2016-08-03 04:21

開場白

一枚魚鉤,置于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的一隅。它能入駐這榮耀之地,不是因為戰功卓著,而是,長滿�蝕的魚鉤,至今仍可以鉤沉到一縷奇異的光芒——   

1935年秋天,紅四方面軍進入草地,許多同志得了腸胃病。我和兩個小同志病得實在跟不上隊伍了,指導員派炊事班長照顧我們,讓我們走在後面。

炊事班長快40歲了,個兒挺高,背有點兒駝,四方臉,高顴骨,臉上布滿皺紋,兩鬢都斑白了。因為全連數他歲數大,對大家又特別親,大伙都叫他“老班長”。

3個病號走不快,一天只走20來里路。一路上,老班長帶我們走一陣歇一陣。到了宿營地,他就到處去找野菜,和著青稞面給我們做飯。不到半個月,兩袋青稞面吃完了。饑餓威脅著我們。老班長到處找野菜,挖草根,可是光吃這些東西怎麼行呢!老班長看我們一天天瘦下去,他整夜整夜地合不攏眼。其實他這些天比我們還瘦得厲害呢。

一天,他在一個水塘邊給我們洗衣裳,忽然看見一條魚跳出水面。他喜出望外地跑回來,取出一根縫衣針,燒紅了,彎成了釣魚鉤。這天夜里,我們就吃到了鮮美的魚湯。盡管沒加作料,可我們覺得沒有比這魚湯更鮮美的了,端起碗來吃了個精光。

以後,老班長盡可能找有水塘的地方宿營,把我們安頓好,就帶著魚鉤出去了。第二天,他總能端著熱氣騰騰的鮮魚野菜湯給我們吃。我們雖然還是一天一天衰弱下去,比起光吃草根野菜來畢竟好多啦。可是老班長自己呢,我從來沒見他吃過一點兒魚。

有一次,我禁不住問他︰“老班長,你怎麼不吃魚啊?”

他摸了摸嘴,好像回味似的說︰“吃過了。我一起鍋就吃,比你們還先吃呢。”

我不信,等他收拾完碗筷走了,就悄悄地跟著他。走近前一看,啊!我不由得呆住了。他坐在那里捧著搪瓷碗,嚼著幾根草根和我們吃剩下的魚骨頭,嚼了一會兒,就皺緊眉頭硬咽下去。我覺得好像有萬根鋼針扎著喉管,失聲喊起來︰“老班長,你怎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