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塊銀元里的紅軍鄉愁

來源︰新華社作者︰吳光于責任編輯︰李仙
2016-08-03 09:55

三塊銀元里的紅軍鄉愁

新華社記者吳光于、馮昌勇

在父親去世28年後,胡敬華終于帶著父親胡道財的遺願,懷揣一本厚厚的族譜,來到江西省贛州市寧都縣黃陂鎮尋根。

如今,老人的靈位被靜靜安放在當地的胡家祠堂里,他的遺骨卻埋葬在1400公里外的赤水河畔。這位17歲參加紅軍的戰士,自從1934年踏上長征之路,就再也沒有回過故鄉。

1935年1月遵義會議後,中央紅軍從遵義兵分三路進入習水,向土城、赤水進發,擬從瀘州和宜賓之間北渡長江,與川西北的紅四方面軍會合。在敵人的圍追堵截下,紅軍與敵人在青杠坡展開了激烈的拉鋸戰。這一戰也拉開了紅軍四渡赤水的序幕。

那一年,胡道財25歲,在青杠坡戰役中腿部負傷。在紅軍四渡赤水之後,他由于傷勢過重無法再隨部隊長征,只好在太平鎮淚別戰友,轉為地下黨。部隊在臨走時留給他三塊銀元作為醫療費。

從此,胡道財改名為胡雲清。為了隱蔽身份,地下黨組織將他送到李家寨鄉下,一邊治傷,一邊學習四川話。3年後,他回到太平鎮,佯裝屠戶,並娶妻生子。

在胡敬華的記憶中,一到寒冷的冬天,父親的腿傷就會發作得特別厲害。因為舊傷始終未愈,1953年胡道財就去世了。到他去世,都珍藏著那三塊銀元,陪他走到最後的,還有留在身體里的一塊彈片。

那一年,父親43歲,胡敬華7歲。

“咪哆來 咪哆來 咪唆咪 咪哆來咪唆 咪來哆來……”雖然父親已經離去60多年,但是每每哼唱起這首他生前愛唱的歌,胡敬華覺得他仿佛還在身邊。

太平鎮的老人還記得胡道財的那身“江西老表”打扮——頭上包著一塊白布,身上穿著對門襟的褂子和寬大的“找腰褲”。新中國成立後,他擔任太平渡街場的街長,對人友善,因為受過他許多照顧,今年70多歲的張明德一直管他叫“老父大爺”。

胡敬華說,父親生前一直想念江西老家,一直留著銀元,想當作路費回去看看。然而,這個願望直到去世都沒能實現。

17歲那年,胡敬華成了赤水河上的一名縴夫。和他一起拉船的,還有當年留在太平鎮的另一位紅軍、父親的戰友江明萬。

在無數個滿天星斗、河水淙淙的夜晚,二人躺在船頭聊天。江明萬向他講起青杠坡戰役的慘烈、四渡赤水的艱辛,以及關于他父親的點點滴滴。

1981年,胡敬華第一次回鄉尋根。在江西寧都縣黃陂鎮山堂村,他與素未謀面的堂兄弟們相認,他發現,原來父親的3個兄弟以及一位叔公都是紅軍,這一家出了5位紅軍戰士!自從5人踏上漫長艱險的長征路,家人就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70歲的胡敬華已經滿頭白發,如今他日日守候在當年父親的部隊渡赤水時經過的太平渡口,向過往的人們講述著長征故事。他隨身帶著父親留下的其中一塊銀元,裝在用牛皮縫成的口袋里,外面還包著一塊棉布。他說,那銀元上有父親的氣味,有長征的氣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