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還是“狡狐”?他打得國民黨軍抬不起頭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薩 蘇責任編輯︰賈敏
2016-08-10 03:05

    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延安為徐海東拍攝的經典照片。

1、1935年9月15日,劉志丹和習仲勛率領的陝北紅軍迎來了第一隊前來會師的戰友們,一名臉上有個大酒窩的將軍率領部隊抵達延川縣的永坪鎮,揭開了紅軍陝北會師的序幕。此時,中央紅軍還在向吳起鎮前進途中。

這個帶著“大酒窩”的紅軍將領便是徐海東,他率領的這支部隊名叫紅二十五軍。

如果看紅軍長征的地圖會發現,從豫南到陝北之間,有一條孤獨的紅線——包括中央紅軍,二、四方面軍主力在內的大部分紅軍是沿著四川西部的雪山草地北上的,而徐海東等指揮的紅二十五軍長征路線更為簡潔,是從中原腹地直插北方,因此有人稱紅二十五軍的進軍為“小長征”。

這支隊伍,在長征中兵力沒有下降,反而越打越多。

這支隊伍,在長征中代價重大,主要領導人不是負重傷便是犧牲。

這支隊伍,在長征中建立了一個新的根據地,包括相當完善的縣鄉地方組織。

2、在這次精彩的遠征中,紅二十五軍的3位主要領導人——吳煥先在途中犧牲,程子華在1955年授餃前便轉入地方工作,徐海東則在後世的中國軍人眼中成為這支紅軍的代表人物。他指揮紅二十五軍先後和國民黨的中央軍、東北軍、西北軍、陝軍、馬家軍打過仗,打得國民黨軍聞徐海東便望風而逃。蔣介石惱羞成怒,稱“徐海東為文明之一大害”。

1941年日本記者波多野乾一寫作《延安水滸傳》的時候,將徐海東稱為紅色軍隊中的“神行太保戴宗”,而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的《西行漫記》中寫道︰“中國共產黨的軍事領導人中,恐怕沒有人能比徐海東更加‘大名鼎鼎’,也肯定沒有人能比他更加神秘的了。”

徐海東是一名極為彪悍豪勇且軍事智慧過人的將領,從北伐攻打汀泗橋開始,他在戰爭中曾9次負傷,身上有17個彈孔。他對于地形和戰機的把握近乎天成,即便以寡敵眾,也經常打出俘虜比自己部隊還多的戰績。有人這樣描述徐海東的指揮藝術︰“在他所指揮的戰役中,失敗的時候很少。而他最喜歡的戰法,是一種出其不意的奇襲,總是從對方的側後方去攻擊其中心,使敵人措手不及地潰退。他這種戰法,叫做從肋骨下去抓敵人的心。”因此,很少有對手面對徐海東的時候想得明白,到底自己對抗的是一頭“猛虎”還是一只“狡狐”。

3、猛將配精兵。只有紅二十五軍這支特殊的勁旅與之相配,徐海東才能真正發揮出勢不可擋的威風。

紅二十五軍出自鄂豫皖,它本是紅四方面軍的一部分。歷經國民黨對鄂豫皖蘇區進行大規模的第四次“圍剿”後,紅軍第四方面軍不得不在1932年10月撤出鄂豫皖蘇區,向西北實行戰略轉移。此時,還有紅二十五、二十七師和各獨立團留在蘇區,掩護主力突圍,是紅二十五軍的前身。

留守鄂豫皖的紅四方面軍部隊曾使用過紅二十五、紅二十七、紅二十八3個軍的番號,這支部隊在艱苦的轉戰之中漸漸恢復,1933年4月統一編為紅二十五軍,軍長吳煥先,政委戴季英,副軍長廖榮坤(後徐海東),政治部主任高敬亭,總兵力達到12000多人。但在隨後的七里坪戰斗和鄂東北、皖西北中心區保衛戰中遭受重大損失,部隊僅余3000人,被迫撤至皖西北進行整編,而後向鄂東北轉移。

1934年4月,紅二十五軍各部在河南商城縣豹子岩會合,重新整編,徐海東就任軍長,吳煥先任政委。退回鄂豫皖的紅二十五軍如同負傷的老虎,在國民黨軍的“圍剿”中苦苦鏖戰。

接到告急的黨中央經過對情況的研判,周恩來派出經驗豐富的程子華前往鄂豫皖,要求紅二十五軍進行戰略轉移。

1934年11月16日,紅二十五軍主力從河南羅山縣何家沖出發,向北方桐柏山區進行戰略轉移。徐海東回憶,部隊出發前的總兵力為2987人。

在出發前,紅二十五軍狠狠地同四面包圍而來的國民黨軍東北軍一零七、一一七兩個師和河南軍閥劉鎮華部兩個師打了一仗,僅機槍就繳獲了100多挺。此戰嚇得劉鎮華不戰而退,長征開始後第二天,紅軍便順利通過平漢線,開始進入桐柏山區。

值得注意的是,紅二十五軍在出發前部隊進行了整編,由兩個師縮編為3個步兵團和1個手槍團,以簡化指揮層次。同時,出于對中央的尊重,听說程子華在中央紅軍曾擔任過師長,徐海東便建議由程子華擔任改編後的軍長,自己僅任副軍長。這一決定得到了省委的批準,但謙遜的程子華深知徐海東在鄂豫皖的斗爭經驗,因此幾乎毫無保留地在軍事指揮方面給予他寶貴的信任,這使紅二十五軍的作戰指揮沒有出現波動和混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