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通道轉兵︰紅軍長征戰略轉折由此開始

來源︰新華社作者︰明星 張勇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6-08-11 10:24

新華社長沙8月11日電題︰神奇的通道轉兵,戰略轉折的先聲——湖南通道縣再尋訪

新華社記者 明星、張勇

熾熱的陽光下,一座栩栩如生的群雕聳立在湖南通道轉兵紀念館廣場,雕像中的毛澤東從容淡定、意氣風發地大步向前走,那微微揚起的右手,堅定地引領紅軍前進的方向。

群峰疊翠的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因其良好的生態環境,已成為遠近聞名的避暑勝地。縣城大街小巷綠樹成蔭,城外溪流清澈見底,恭城書院的通道轉兵會議舊址游客川流不息。

82年前,這里奏響了中央紅軍長征偉大戰略轉折的先聲。沒有神奇的通道轉兵,紅軍就不會掉頭向西進軍敵人防守薄弱的貴州,也就不會有遵義會議。

通道縣委書記印宇鷹介紹,通道轉兵是指1934年12月中央紅軍長征到達湖南西南邊境的通道時,放棄了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方針,而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軍,從而挽救了紅軍,拯救了中國革命。

“今天重溫這段歷史,挖掘和傳承通道轉兵會議的精神,不僅能夠感受到先輩堅定的革命信念、崇高的理想追求,更能從中汲取正能量、凝聚精氣神,為實現地方經濟發展積蓄強大動力。”印宇鷹說。

見證通道轉兵歷史的恭城書院,是中國現存最完好的一座侗族古書院。這座經歷了200多年風雨歷程的古書院,飛檐翹首的門樓雄偉壯觀,長滿青苔的石板台階散發著古樸的氣息。

由于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領導,第五次反“圍剿”失敗,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紅軍被迫實行戰略轉移。當時的計劃是從南線突破粵軍的封鎖線,到達湘西會合賀龍、蕭克、王震領導的紅二、紅六軍團。湘江一仗,紅軍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全軍人員由出發時的8萬余人銳減至3萬余人;隨之進入聳入雲霄的老山界,全軍上下籠罩在一片失敗的陰影中。經歷千難萬險,紅軍來到了湘桂黔三省交界處的通道。

1934年12月12日,湖南西南部通道縣恭城書院里,寒風徹骨,氣氛壓抑,一次關系中國革命前途的臨時會議正在這里舉行。

參加會議的有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張聞天、王稼祥、博古、李德等人,會議由周恩來主持。會議討論的是中央紅軍的戰略行動方針問題。

通道轉兵紀念館講解員楊熙介紹,當時李德、博古仍堅持去湘西同紅二、六軍團會合的計劃。然而,當時敵人已獲悉這一戰略意圖,在路上布下了重重伏兵,而西邊的貴州“黔軍”卻軍力不足,裝備又差,且是有名的“雙槍”(煙槍、步槍)兵,不堪一擊。毛澤東不同意李德、博古的意見。他分析了形勢後說︰不能鑽進敵人布置好的口袋,而應避實就虛,甩掉眼前的強敵,到貴州去。會議根據大多數人的意見,通過了毛澤東的主張。這是第五次反“圍剿”以來,毛澤東第一次在中央有了發言權,也是他的意見第一次得到中央多數同志的贊同。

史料記載,當天晚上7時半,中革軍委向各軍團、縱隊首長發出西入貴州的“萬萬火急”電令。12月13日,中央紅軍在通道境內突然改變行軍路線,分兩路轉兵西進︰一路由通道縣溪深渡、桿梓溪進入靖縣的新廠、平茶,然後向貴州進軍;一路由通道縣溪、播陽進入貴州洪州,向黎平挺進。這個神奇的行軍路線轉變,把幾十萬追擊的敵軍統統拋在湖南的西南地區,使敵人在湘西消滅紅軍的企圖破滅。

湖南黨史研究專家、懷化市文聯主席楊少波認為,通道臨時會議促成了通道轉兵,使中央紅軍暫時擺脫了險境。12月18日,中央在黎平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正式決定放棄與紅二、六軍團會師,改變了紅軍前進的方向,是紅軍戰略轉變的開始。1935年1月,中央紅軍佔領遵義。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遵義召開。這次會議結束了“左”傾錯誤領導在中央的統治,在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在紅軍和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

從通道會議到黎平會議再到遵義會議,中央紅軍長征史上的偉大歷史轉折得以真正完成,最終造就了紅軍四渡赤水河、飛奪瀘定橋、爬雪山過草地等一個個偉大的奇跡,為奪取長征的偉大勝利奠定了堅實基礎,也使中國革命在驚濤駭浪中轉危為安。

與此同時,紅軍通道轉兵,也給當地留下了珍貴的紅色遺產。在通道轉兵會議會址基礎上興建的通道轉兵紀念館,收集了300余件紅軍長征過通道時的相關資料和紅軍文物,成為紅色旅游熱門景點。

記者從通道縣旅游局了解到,通道以紅色旅游景點恭城書院為核心,啟動了“通道紅色文化景點圈”景區建設,並與周邊地區聯手打造“貴陽—凱里—鎮遠—黎平—通道—桂林”紅色旅游精品線路。2015年,通道縣大力推動紅色記憶、生態文化、民俗風情三大主題旅游線路,共接待各類游客268萬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13.1億元,旅游產值佔全縣GDP比重達38%,旅游業逐步成為推動縣域經濟發展的“核心引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