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中黨為何能獨立自主改組中央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邵維正責任編輯︰劉航
2016-08-31 03:03

獨立自主成就勝利之路

■邵維正

長征是紅色的豐碑,也是中國共產黨獨立處理黨和紅軍重大問題的開端。要說清這個問題,必須從中共與共產國際的歷史關系講起。

1919年3月,列寧領導的第三國際(以下簡稱共產國際)正式成立,成為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權威領導機構。中國共產黨建立後,作出了加入第三國際的決議,確認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在當時的特殊歷史條件下,共產國際與各國共產黨是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從中央機構人選、戰略方針確定,到政策策略、戰場指揮都要由共產國際批準。獨立自主,首先是要獨立,未獲獨立,談何自主。中國共產黨在相當一段時期內處于被動狀態。

長征開始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從外因上講,共產國際與中共中央電訊中斷,中央機關和紅軍都在快速流動,又無其他有效方式取得聯系。從內因上看,中國共產黨經過十幾年艱苦曲折的奮斗,逐步成熟起來,能夠獨立自主處理黨內和紅軍的重大問題。長征期間的實踐也表明,中共中央成功解決了黨和紅軍生死攸關的難題,獨立自主的原則從此開始確立起來。

1 獨立自主確定戰略轉移方向

1934年9月,中共中央將中央紅軍實施戰略轉移的計劃報告共產國際,共產國際回電表示同意。10月長征開始後,由于電台遭到損壞,與共產國際的直接聯系中斷。中央紅軍先後突破三道封鎖線,當強渡湘江沖擊國民黨軍第四道封鎖線時,由于指揮失當,行動遲緩,紅軍損失慘重。如按原定計劃,中央紅軍將沿湘桂邊境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但此時,國民黨當局已判斷出紅軍戰略轉移方向,急調重兵在沿途布陣,企圖圍殲北上的紅軍。把持紅軍指揮權的博古、李德仍堅持按原計劃前進,使中央紅軍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

面對危急時刻,毛澤東站了出來,建議放棄原計劃,轉兵向西到敵軍薄弱的貴州開闢新根據地。中共中央于12月12日在湖南通道召開緊急會議,與會多數同志支持毛澤東的主張,但李德等拒不接受,仍堅持北上湘西。18日,中央政治局又在貴州黎平舉行會議,經過激烈爭論,通過關于戰略方針的決定,接受了毛澤東的建議。黎平會議後,中央紅軍挺進貴州北部,連克七座縣城,佔領烏江南岸的猴場。31日晚,中央政治局再次在猴場召開會議,作出佔領以遵義為中心的黔北地區、開創新根據地的戰略決策,這時實際上已剝奪了博古、李德的軍事指揮權。這三次重要會議的結果,中共中央首次獨立自主確定戰略轉移方向,打亂了國民黨軍圍殲紅軍的企圖,使中央紅軍從被動開始轉向主動。

2 獨立自主改組中央領導機構

由于中共中央正確選擇了戰略轉移方向,紅軍于1935年1月7日佔領遵義。自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以後,黨內和紅軍中許多同志對當時中央領導的軍事指揮產生懷疑和不滿,尤其是湘江戰役的失利使不滿情緒更加高漲。中央機關進入遵義,有了暫時穩定的環境,總結經驗教訓、糾正“左”傾錯誤的條件已經成熟。

1月15日至17日,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毛澤東在會上作了長篇發言,王稼祥、朱德、劉少奇等也相繼發言,集中批評了博古、李德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提出了今後軍事上應該采取的方針。遵義會議否定了第三次“左”傾的領導,順理成章地改組了中央領導機構,選舉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2月5日,在紅軍轉戰途中,根據毛澤東的提議,中央政治局常委重新分工,決定由張聞天代替博古負中央的總責。長征中最緊迫的軍事指揮機構也相應改組,由周恩來、毛澤東、王稼祥組成新的“三人團”。這是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第一次獨立自主地決定中央領導人選,從組織上保證了黨在正確路線指導下,將革命一步步引向勝利。遵義會議是中共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在危急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開始走向成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