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說長征∣八角帽紅小鬼系列之二?中小學課本中的長征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劉李杰  畢文秀責任編輯︰李晨
2016-09-14 11:39
 
 

引子

小學時,我的嗓音條件還比較“湊合”,老師說我踩音準、高音亮,喜歡時不時帶我練戲︰《沁園春?雪》《朝陽溝》《卷席筒》……久而久之,各種戲曲名段,我總能來上幾句。有一次,鎮子里組織戲曲比賽,老師就帶著我們幾個小孩子排練了一場《班長讓魚》︰

“縫衣針燒紅,彎成魚鉤,釣上一尾小魚,煮好魚湯的老班長卻舍不得吃,偷偷留給小戰士們……”

小時候的我只是照文唱戲,不懂得其中感情。班長犧牲那段,老師要求唱完後哭出來,可我每次怎麼都哭不出來。快上台表演時老師急了,沖著我吼道︰“你想想要是對你最好的人走了,你不難受麼?”

可能是這句話觸動了我,也可能是他這架勢把我嚇著了,正式演出時,我不光能哭出來,甚至整場戲都帶著點哭腔。

而直到幾年後,當我在小學五年級語文課本上看到一篇課文時,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唱的這出戲叫《金色的魚鉤》,戲里描述的那段歷史叫長征。

一篇課文就是一粒種子。當我們還是個不自知的孩子時,這段歷史的種子就可能被種在了心田,而當我們成長、成熟後,才發現心底里的那顆長征的種子早已生根發芽,乃至根深葉茂、蔚然成蔭。

如今,長征對于我們來說變得再熟悉不過,而當我們撥開枝蔓、溯回根基時,就會發現當初曾在心底種下的那一粒粒種子,其實就是一篇篇小學、中學的課文。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我們是否回想過,自己可曾排過這樣一段兀自落淚的戲劇?自己可還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讀過的長征課文和那些似曾相識的長征畫面?下面,就讓我們一起回到童年,回到青少年,回到那些年我們一起在窗前樹下朗朗讀過的中小學語文課本里……

金色的魚鉤

陸定一

1935年秋天,紅四方面軍進入草地,許多同志得了腸胃病。我和兩個小同志病得實在趕不上隊伍了,指導員派炊事班長照顧我們,讓我們走在後面。

炊事班長快四十歲了,個兒挺高,背有點兒駝,四方臉,高顴骨,臉上布滿皺紋,兩鬢都斑白了。因為全連數他歲數大,他對大家又特別親,大伙都叫他“老班長”。

三個病號走不快,一天只走二十來里路。一路上,老班長帶我們走一陣歇一陣。到了宿營地,他就到處去找野菜,和著青稞面給我們做飯。不到半個月,兩袋青稞面吃完了。饑餓威脅著我們。老班長到處找野菜,挖草根,可是光吃這些東西怎麼行呢?老班長看我們一天天瘦下去,他整夜整夜地合不攏眼。其實他這些天瘦得比我們還厲害呢!

一天,他在一個水塘邊給我們洗衣裳,忽然看見一條魚跳出水面。他喜出望外地跑回來,取出一根縫衣針,燒紅了,彎成個釣魚鉤。這天夜里,我們就吃到了新鮮的魚湯。盡管沒加作料,可我們覺得沒有比這魚湯更鮮美的了,端起碗來吃了個精光。

以後,老班長盡可能找有水塘的地方宿營,把我們安頓好,就帶著魚鉤出去了。第二天,他總能端著熱氣騰騰的鮮魚野菜湯給我們吃。我們雖然還是一天一天衰弱下去,比起光吃草根野菜來畢竟好多啦。可是老班長自己呢,我從來沒見他吃過一點兒魚。

有一次,我禁不住問他︰“老班長,您怎麼不吃魚啊?”

他摸了摸嘴,好像回味似的說︰“吃過了。我一起鍋就吃,比你們還先吃呢。”

我不信,等他收拾完碗筷走了,就悄悄地跟著他。走近前一看,啊!我不由得呆住了。他坐在那里捧著搪瓷碗,嚼著幾根草根和我們吃剩下的魚骨頭,嚼了一會兒,就皺緊眉頭硬咽下去。我覺得好像有萬根鋼針扎著喉管,失聲喊起來︰“老班長,你怎麼……”

老班長猛抬起頭,看見我目不轉楮地看著他手里的搪瓷碗,就支吾著說︰“我,我早就吃過了。看到碗里還沒吃干淨,扔了怪可惜的……”

“不,我全知道了。”我打斷了他的話。

老班長轉身朝兩個小同志睡覺的地方看了一眼,一把把我摟到身邊,輕聲說︰“小聲點兒,小梁!咱倆是黨員,你既然知道了,可不要再告訴別人。”

“可是,你也要愛惜自己啊!”

“不要緊,我身體還結實。”他抬起頭,望著夜色彌漫的草地,好久,才用低沉的聲音說,“指導員把你們三個人交給我,他臨走的時候說︰‘他們年輕。一路上,你是上級,是保姆,是勤務員,無論多麼艱苦,也要把他們帶出草地。’小梁,你看這草地,無邊無涯,沒個盡頭。我估計,還要二十多天才能走出去。熬過這二十多天不簡單啊!眼看你們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衰弱,只要哪一天吃不上東西,說不定就會起不來,真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去向黨報告呢?難道我能說,‘指導員,我把同志們留在草地上,我自己克服了困難出來啦’?”

“可是,你總該跟我們一起吃一點兒呀!”

“不行,太少啦。”他輕輕地搖搖頭,“小梁,說真的,弄點兒吃的不容易啊!有時候等了半夜,也不見魚上鉤。為了弄一點兒魚餌,我翻了多少草皮也找不到一條蚯蚓……還有,我的眼楮壞了,天色一暗,找野菜就得一棵一棵地摸……”

我再也忍不住了,搶著說︰“老班長,以後我幫你一起找,我看得見。”

“不,咱們不是早就分好工了嗎?再說,你的病也不輕,不好好休息會支持不住的。”

我還堅持我的意見。老班長忽然嚴厲地說︰“小梁同志,共產黨員要服從黨的分配。你的任務是堅持走路,安定兩個小同志的情緒,增強他們的信心!”

望著他那十分嚴峻的臉,我一句話也說不上來,竟撲倒在他懷里哭了。

第二天,老班長端來的魚湯特別少,每個搪瓷碗里只有小半條貓魚,上面漂著一丁點兒野菜。他笑著說︰“吃吧,就是少了點兒。唉!一條好大的魚已經上了鉤,又跑啦!”

我端起搪瓷碗,覺得這個碗有千斤重,怎麼也送不到嘴邊。兩個小同志不知道為什麼,也端著碗不往嘴邊送。老班長看到這情況,收斂了笑容,眉頭擰成了疙瘩。他說︰“怎麼了,吃不下?要是不吃,咱們就走不出這草地。同志們,為了革命,你們必須吃下去。小梁,你不要太脆弱!”最後這句話是嚴厲的,意思只有我知道。

我把碗端到嘴邊,淚珠大顆大顆地落在熱氣騰騰的魚湯里。我悄悄背轉身,擦擦眼楮,大口大口地咽著魚湯。老班長看著我們吃完,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了,嘴邊露出了一絲笑意。可是我的心里好像塞了鉛塊似的,沉重極了。

挨了一天又一天,漸漸接近草地的邊了,我們的病卻越來越重。我還能勉強挺著走路,那兩個小同志連直起腰來的力氣也沒有了。老班長雖然瘦得只剩皮骨頭,眼楮深深地陷了下去,還一直用飽滿的情緒鼓勵著我們。我們就這樣扶一段,攙一段,終于走到草地邊上。遠處,重重疊疊的山峰已經看得見了。

這天上午,老班長快活地說︰“同志們,咱們在這兒停一下,好好弄點兒吃的,鼓一鼓勁,一口氣走出草地去。”說罷,他就拿起魚鉤找水塘去了。

我們的精神特別好,四處去找野菜,拾干草,好像過節似的。但是過了好久,還不見老班長回來。我們四面尋找,最後在一個水塘旁邊找到了他,他已經昏迷不醒了。

我們都著慌了。過雪山的時候有過不少這樣的例子,戰士用驚人的毅力支持著自己的生命,但是一倒下去就再也起不來了。要挽救老班長,最好的辦法是讓他趕快吃些東西。我們立即分了工,我去釣魚,剩下的一個人照料老班長,一個人生火。

我蹲在水邊,心里不停地念叨︰“魚啊!快些來吧!這是挽救一個革命戰士的生命啊!”可是越性急,魚越不上鉤。等了好久,好容易看到漂在水面的蘆稈動了一下,趕緊扯起釣竿,總算釣上來一條兩三寸長的小魚。

當我俯下身子,把魚湯送到老班長嘴邊的時候,老班長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微微地睜開眼楮,看見我端著的魚湯,頭一句話就說︰“小梁,別浪費東西了。我……我不行啦。你們吃吧!還有二十多里路,吃完了,一定要走出草地去!”

“老班長,你吃啊!我們抬也要把你抬出草地去!”我幾乎要哭出來了。

“不,你們吃吧。你們一定要走出草地去!見著指導員,告訴他,我沒完成黨交給我的任務,沒把你們照顧好。看,你們都瘦得……”

老班長用粗糙的手撫摸我的頭。突然間,他的手垂了下去。

“老班長!老班長!”我們叫起來。但是老班長,他,他的眼楮慢慢地閉上了。

我們撲在老班長身上,抽噎著,很久很久。

擦干了眼淚,我把老班長留下的魚鉤小心地包起來,放在貼身的衣兜里。我想︰等革命勝利以後,一定要把它送到革命烈士紀念館去,讓我們的子子孫孫都來瞻仰它。在這個長滿了紅�的魚鉤上,閃爍著燦爛的金色的光芒!

(選自人教版五年級下冊語文課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